2015年1月24日 星期六

劉彤 牧師爆柴玲和遠志明事件的內幕

生命河靈糧堂的 劉彤牧師今(1/24/15)在靈糧堂的內部小組長集會時談到他為什麼選擇對柴玲的控訴不作任何的處理。

"這不但是一件發生在二十多年前,雙方都還沒有信主時發生的事件。柴玲還沒有辦法拿出任何證據;反而是 遠牧師方面還有一些旁証。"
"柴玲在事件後,在遠師母到美國和遠牧師團聚之後,兩家還有交往,柴玲還送給遠牧師香水,和遠師母手鐲等物件。遠師母至今還保留著那手鐲。"

這真的講起來很奇怪,哪有強暴受害人事後還送給加害人禮物的?

"此外柴玲說周愛鈴牧師去勸說柴玲老公的美國牧師不要管這件事。事實上周牧師並不是要那美國牧師不要管這件事,而是去說明情況。那美國牧師原先還以為柴玲在二十年前曾經遭一位華人牧師的性侵,所以才要出來管這件事。但是他一聽說這是雙方受洗前的發生的一件羅生門,他就立刻決定不再管這事。"

柴玲說這事是在侮辱兩位牧師。一位是周牧師會去跑去關說,另外一位是那個美國牧師,被人關說了以後甚至會放棄主持'正義'。。。 這件事告訴我們不好憑猜想去論斷別人的行為。

劉牧師還提到,他當時見柴玲的時候感覺很不好。因為遠牧師之前已經跑去波士頓向她道歉,但是柴玲就是一味地想公開此事,甚至要求遠牧師到美國國會去向她道歉,並且堅持在網上公開此事。有炒作她正在從事的「女童之聲」的嫌疑。為了避免讓人拿來當槍使,劉牧師才決定不處理此事。

我自己也認同幾位知情牧者的決定,如果這件事是遠志明在有了牧師的身份之後再犯了的事,那麼教會有義務積極調查真相之後並做出處理 (像那位美國牧師當初聽到的反應)。 但事件是在雙方信主前,又是羅生門的情形下,教會已經作的夠多了,不適合再更進一步。教會是神的家,要按神的心意行事。 否則如果要按照人的要求來辦事,在那麼多人的教會中,人人都是悔改罪人,有那麼多人與人的關係,教會豈不是就成了熱鬧的街坊委員會了?  我們更要絕對小心不可以讓神的家被利用來炒作。

PS

對於柴玲公開信的控訴我自己也有一些疑問,因此在博上寫了 給柴玲的公開信函 (連結)
十八位牧師的 調查報告 (連結)
3/2/2015 遠的 否認信 (連結)

24 則留言:

  1. 小組成員在1月24日當天會議後就在此網站散佈刘彤的說法。刘彤的這些論點連兩位見証牧師都沒記載的事情,他那裏得來的消息? 合理推論那就是远志民告訴他的。請問這是資深牧師該做的事嗎?

    回覆刪除
  2. 劉牧師沒說,你也不好合理推論。 我知道遠牧師夫婦在聖誕節前來過靈糧堂,
    美國牧師的事是周愛玲牧師告訴的。為何不能說?

    回覆刪除
  3. 怎麼不能合理推論?連兩位見証牧師都沒記載的香水,手鐲或國會道歉的事,不是劉牧師好友远志民告訴他的,難道是基督顯靈告訴他的?沒有經過証實的事,劉牧師為什麼就只相信远志民而未給柴玲機會答辯或自己去調查? 身為牧師選擇不原諒柴玲姊妹也罷還要用這些未經証實的爆料繼續傷害基督的子女,這是他身為牧師該做的事嗎?対牧師不是說"這是he said, she said"的事,那他為什麼要站在远志民這一邊,而不當一位公正的牧師呢?妳若愛劉牧師就該勸他在基督面前悔改,而不是在網絡上繼續為他散佈這些未經証實的爆料。

    回覆刪除
  4. 請不要隨意猜測,周牧師發表的是備忘錄並不是筆錄,沒有記載所有的細節。
    周,徐兩位牧師都提到聽到雙方的論述有差別,這些論述都沒有寫出來,遠牧師的論點一直沒人多寫。柴玲可以發表公開信到處控訴,你倒不准別人講講遠牧師方面論點?

    國會道歉的事情是柴玲和她的老公自己提出來的(她老公在美國國會工作)
    把這些事情講出來怎麼就是傷害柴玲?好歹也是他自己的要求。

    本來這種事調解的牧者是應該替雙方保密,但柴不顧幾方的反對自己鬧公開,你說別人還要將對她不利的事保密嗎?就只能她自己到處上網嚷嚷?
    要求公評就應該資訊平衡,這是基本的道理。有興趣看看我對她寫的公開信,很多問題需要她回答。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多人只是沒有柴玲的勇氣肯花時間精力與資源, 不然也會想去告這些所謂牧師師母教會領袖, 因為他們連一些基本人品都沒有, 為自己事業利益地位可以任意來傷害人, 然後用聖經大道理來壓人滅口. 事實上我十幾年來等待神揭露這幫領袖的沒品, 柴玲的事讓我看到了.

      為了自己利益整天胡說八道自居不凡所謂的領袖, 在宗教圈裏更容易出頭. 不會奇怪
      ( 我在矽谷靈糧堂初創期在劉彤牧師下待過 1997 – 2008 )

      刪除
    2. 有人知道本來兩人曾經是情侶嗎?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zzYEidDLTw
      沒有立場,只是意外看到亮點。2:14:38 參考影片。

      刪除
  5. 辯不過,腦羞成怒就刪我的回覆嗎?你也太沒度量了吧?

    回覆刪除
  6. 沒人刪你的回復,我也沒辦法一直盯著網頁看。我有收到email, 我會試著回

    回覆刪除
  7. 你講的那個是信仰百川上的(蔡先生?)的文章,我有看過。
    然而我們是基督徒,如果作所以的事都要靠著人的方法,那她應該去找法官。
    牧師最重要的任務是牧養教會,所以當教會有危機的時候,他應該首先照料他的羊。不是去按照什麼人的要求和規矩,尤其是其中有一方自己先破壞規矩

    回覆刪除
  8. How come my reply post keep being remove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想有一個可能,我的blog 有 Spam guard, 所以你的post含link的被當作 spam, 自動被removed.

      刪除
  9. 我真的不知道呀,我從上一個回復就睡了,到現在醒來。一看email一大串。我保證不是我做的

    回覆刪除
  10. 打抱不平的email 原文刊出如下
    我若錯怪你了,我向你道歉。首先我先申明我對柴和远的事件是採中立立場的,畢竟只有他們兩人才知真相,外人都難判決誰在說謊?但身為基督的劉,周,和徐牧師們怎麼可以就因為他們不相信柴玲姐妹的指控就放棄信主的她呢,傷害她呢?我說過誰都可以講論這件事情,但縦使柴玲是怎麼的不合情理,身為牧師的劉,周牧師就必須饒恕她,憐憫她,而盡一份基督事工的責任,為她保密。縦使运志民被錯怪,也應該由他自己出來承清,怎會輪到劉牧師去説三道四,更何況他也是聽周,或徐牧師說的。用這些傳言去為他當時粗魯的處理這件事合理化是不對的。有錯就道歉,在基督認罪悔改有這麼難嗎?我舖上百言大川蔡先生的文章就是想和你針對劉牧師事後的處理態度加以討論。

    https://andrewtsai.wordpress.com/2015/01/28/liu_commenting_on_sexual_assault/

    我已拜讀了妳對柴玲的質疑,其實我也有。我也認為柴玲身為控訴人,她有回應大家質疑的責任。雖然运志民選擇逃避而不回應,但他這些年自稱是主的牧羊人,也享盡了主的思膏,如果他沒說謊那他為什麼不出面維護主的聖名,打撃那群劉牧師所謂的撒旦們呢?難道你對运志民就沒質疑嗎?

    回覆刪除
  11. 劉,周,徐 三位牧者原本是想要把這件事情保密的。你看事件從去年六月在波士頓靈糧堂開始被處理,一直到柴玲寫公開信為止,都沒有外人知道。
    現在柴玲單方面公開控訴她的觀點,外界也有韃伐之聲,劉,周,徐 三位牧者才出來說他們所知的一些事實或觀點。這樣做不是想要傷害「強暴案中接受調解的柴玲」。
    這樣做乃是在 「柴玲公開打擊遠志明案」中作見証。

    我相信三位牧者所說的都是實話,柴玲說她對二十幾年前發生的事記憶很清楚。但半年前調解會中發生的事,經她的口說出來竟有些變調,你說三位牧者能夠不出來為這件事作見證嗎? 就眼見柴玲打擊遠志明和教會嗎?

    我之所以出來淌這個渾水,是因為我在柴玲的指控中看到了很大的疑點;更看出她的心態。上週在山上,神給我一段經文,就是那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見我的另外一篇 "愛你的鄰舍")。祭司和利未人走過去了,因為怕他們華麗的衣服沾上土和血,沒有去救那受傷的人。我覺得牧師們因為顧及他們的名聲,和你所說的保密考慮,所以沒辦法做主持正義的事。那我既然看到,知道了,就不能不管不顧。

    這周在山上,神又將六四事件和大債與小債的意念放在我心中。神雖然沒有說強暴事件中事實是如何,但是神想要我做的事情已經很清楚的告訴了我。
    我做事情,還是要顧及世上的習俗和禮法,但我願意更多的尋求神的心意。其實所有的基督徒不是都應該如此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新的證據都已經出來了,很多人已經作證指出遠志明的劣行,最近的案例是 2013 年,而按牧團的大牧師們包括劉彤的推卸責任,以及神州傳播的蠻橫都已經暴露出來。再多想要弄法的企圖也沒有用。遠志明至今不敢面對質疑態度早已說明一切。远志明的酒肉牧師朋友們也該出來道歉認罪了吧?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刪除
    2. 我先猜你是一位姐妹,作為一個弟兄及男人,我在之前就猜到某些男人在與異性交往的時候有一些特有的習慣。例如其主動性如何,遭到了拒絕會如和反應,等等。
      從這四個例子看起來,好像只有柴玲一例是成功的。而且看起來Y每次都是進行主動,可能一把抱住人家,再摩摩蹭蹭等等。除了柴一例之外,其他都是遭到了拒絕會收手。
      可能在Y看起來,一把抱住我摩摩蹭蹭就是示愛的表示。如果對方沒有明顯的拒絕,就當作是對方同意了。我想這個模式用在4個例子上都是這樣的。只是柴沒有明顯拒絕,這可能也是可以解釋為什麼C和Y兩方面認知有那麼不同。我這樣說你認同嗎?

      2013那一年發生的兩件例子讓我比較關注,因為那是以牧師的身分進行的。雖然都是有賊心沒賊膽,但是以牧師的身分就算是有賊心也是不可以。

      刪除
  12. 我有試著去移除 comment, 在活著是為了敬拜中,用的是我另外一個account。
    結果留下"the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dminister" 的記錄 ,你可以去看看。

    回覆刪除
  13. 台灣有一個藝人叫做秦偉 他強暴很多女生 做很多壞事
    這樣壞事做了數十年 很多苦主都是教會的女生
    大家都摸摸鼻子 自認倒楣 沒有人會講出 是後來有一個女的失心瘋 講出來
    當初沒有被爆料 也是因為秦偉在教會擔任要職 後來根本也沒有牧師袒護他
    像劉彤這樣會袒護的牧師 其實很少 也沒有 因為他有錢 有名 也比較霸氣
    大教會 只要是人 都可以出來服事 當小組長 有心機的 慢慢都可以往上爬 並且從中取利
    可是出事了 大牧師 也是能壓就壓 一切為自己利益為考量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呂寶寶、看到你的另一封留言、很訝異、不過我相信你。神必會主持公義。
      不要讓這些事毀了你自己的平安喜樂

      刪除
    2. 我也在 Facebook 上、就搜尋這個名字就能找到我(blog 名)

      刪除
  14. 他們本來就是人品不好的人
    https://mistreatedbyrolcc.blogspot.co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