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4日 星期六

羅馬書講經 (5)

由於信以至於信

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至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

低流量,無影像版本在這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cx_1os13EE

。。。想你的朋友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本乎信,屬乎恩(羅4:16)

羅馬書四章「13 因為神應許亞伯拉罕和他後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義。14 若是屬乎律法的人才得為後嗣,信就歸於虛空,應許也就廢棄了。15 因為律法是惹動憤怒的,哪裡沒有律法,哪裡就沒有過犯。 16 所以人得為後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屬乎恩,叫應許定然歸給一切後裔,不但歸給那屬乎律法的,也歸給那效法亞伯拉罕之信的。」
 
保羅說:「若是屬乎律法的人才得為後嗣,信就歸於虛空,應許也就廢棄了。」這是一句讓猷太人很難反駁的話,因為猷太人其實自己並不承認凡是憑著肉體的遺傳、就得以承受應許,否則在生以撒之前,亞伯拉罕還從夏甲生了以實馬利,但是猷太人說以實馬利的後代並不能承受應許;
 
律法本身也不是這麼說的,律法中有些條文說違反律法中某些罪的,要從猷太民中被剪除,也就是和應許無份了;所以猷太人是完完全全的相信,只有屬乎律法的才能真正算是亞伯拉罕的,以及能夠承受應許的後嗣;然而保羅卻從應許的根源來駁斥這種說法;
 
在前面所說過的,亞伯拉罕得應許的根源是因著他信神,並不是他的行為符合律法;而律法加給亞伯拉罕的後裔是後添的,是外加的,是為了要讓人知罪;如果要讓人屬乎律法才能算是得這應許的條件,那豈不就是違背亞伯拉罕因信神才能得這個應許的原意了嗎?如果是這樣,那麼這個應許本身就是變調了、不是信實的了,不是信實的應許又怎麼可能會兌現呢,那也就是等同是廢棄了;
 
比如你和你孩子說:打掃完房間就給你一百塊錢,孩子興沖沖的就去打掃了,還打掃的很乾凈;打掃完了他來問你討賞要錢;但是你這個時候說了:你這次考試有沒有考到前十名?他這次考第十三名,沒有在前十名;於是你說,這一百塊要等到你考了前十名才給你!孩子於是失望極了;
 
現在我要問你,如果你是如此的行事,請問你,剛才你給的應許是個什麼樣的應許?你的孩子以後還能再相信你嗎?或許從此以後你的孩子從此以後就覺得你的應許就是一文不值的;這應許也就不成應許了我們有的時候會犯這樣的錯誤,但是神是信實的,神是說話永不返回的神,他的應許一定不會是如此;
 
這個應許是本乎亞伯拉罕的信神,但即便是亞伯拉罕也一樣是罪人,也是不配有這個應許的,乃是神「算」他為義的,因此這個應許也就是屬乎恩典;是神的恩典才產生了這個應許,是屬乎那些像亞伯拉罕一樣、信神的後裔,但是保羅也說這個應許亦屬乎律法的,為何?因為人願意屬乎律法,也算是一種程度的信神,信這個應許,只是有些誤解罷了;
 
在這個中間,保羅在第15節寫下了一句「因為律法是惹動憤怒的,哪裡沒有律法,哪裡就沒有過犯。」這是真話,律法和神的憤怒是連在一起的,神用律法規定人的界限,叫人待在這個界限之內,在這個界限以外,不知道多遠的地方就會有神的憤怒;
 
如果人違反了神的話語,就是違犯了律法,再迷途往下走出去,就進入了神的憤怒;所以律法是和憤怒是連著的;原文的意思就可以說是「律法再下面就是憤怒」,這會是比較好的翻譯法;
 
而「哪裡沒有律法,哪裡就沒有過犯」意思就是說在神沒有說不准許的地方,就不會有犯法的事;比如說一般人大多數是一天裡面,有早中晚三個時段吃飯,這是約定俗成,但是神並沒有律法規定何時該吃飯,所以如果你改動吃飯的時間,那並不犯律法,你一天吃兩餐或是吃四餐,那也是由得你;
 
保羅何以要在此處說這樣的一句話?那就是告訴我們律法就是這樣死板板的,只是一些規定而已;而這些規定和界限並不能使人成為義,唯有信神才能讓人被神稱為義,這就是這樣;感謝讚美我們的主,他是信實成就應許的主。

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

因信而成為後嗣(羅4:11)

羅馬書四章「11 並且他受了割禮的記號,做他未受割禮的時候因信稱義的印證,叫他做一切未受割禮而信之人的父,使他們也算為義; 12 又做受割禮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禮,並且按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未受割禮而信之蹤跡去行的人。 13 因為神應許亞伯拉罕和他後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義。 14 若是屬乎律法的人才得為後嗣,信就歸於虛空,應許也就廢棄了。15 因為律法是惹動憤怒的,哪裡沒有律法,哪裡就沒有過犯。 16 所以人得為後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屬乎恩,叫應許定然歸給一切後裔,不但歸給那屬乎律法的,也歸給那效法亞伯拉罕之信的。」
 
保羅在陳述了我們是因信而可以蒙福之後,還沒有要停止的意思,他還要陳述:我們是因信而成為亞伯拉罕的後嗣的;為什麼成為後嗣是如此的重要,因為在第13節保羅說了:「神應許亞伯拉罕和他後裔必得承受世界」這是一句新顯明的應許;
 
創世記十五章18節「當那日,耶和華與亞伯蘭立约,說:“我已赐给你的后裔,從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從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就是指整個迦南地;而到詩篇三十七篇中,多次提到耶何華必使義人承受地土,永居其上,而惡人必遭剪除;這時便只是一般性的指地土,而沒有特指哪一塊地土;
 
到了主來的時候,在天國八福當中,第三福就是:「溫柔的人有福了,他們必承受地土;」既然萬族中都有人要因著亞伯拉罕得福,而得福的人都可以承受地土;那萬族中的人就不再會只限於承受迦南地的地土,這樣彼此競爭了,保羅說:亞伯拉罕的後裔必得承受世界;
 
這樣當人回到神所造的人起初的期望,有神的形象樣式、不再虧缺上帝的榮耀時,那時我們就要完成神造人的目的,為神管理神所造的世界,而萬物也都要服了我們;這就是保羅所說的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要承受世界;請注意,這句話當中亞伯拉罕是要和我們一起承受世界,而非只是他的後裔承受世界;所以這句話應當是在人復活之後的應許;
 
那麼誰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呢?有一次主和法利賽人以及律法師辯論,講到了道是如何傳承下來,權柄是從何而來的問題;「39 他們说:“我们的父就是亚伯拉罕。”耶稣说:“你們若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就必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40 我将在 神那里所聽見的真理,告诉了你们,现在你们却想要殺我;這不是亚伯拉罕所行的事: 41 你們是行你们父所行的事。 」(約翰福音8章)
 
後來還說:「44 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
 
所以主看後嗣,並不是看誰是誰生的,或是大兒子或是小兒子等等的分別;真正的後嗣必定要和父相同,有著相同的種子;在希伯來文化中後嗣就是種子,肉身的種子就是 DNA,而靈裡面有靈的種子,那是和肉身無關的;從魔鬼那裡得到種子的就成了魔鬼的後嗣,從亞伯拉罕那裡得到種子的才是亞伯拉罕的後裔;
 
亞伯拉罕是因信神而得到的義,神說一句他就信一句,也照樣跟從,這就是信的種子;亞伯拉罕並沒有律法可以遵行,神也不需要他去遵行律法,他在靈裡面並沒有壞的種子,聖經中並沒有記載他主動的作過任何的壞事情,他最大的特徵就是他完全的信神;
 
神的應許是因為亞伯拉罕信他而賜下的,律法是外添的(羅5:20)也是後添的;如果一定要守律法才能承受應許,那麼亞伯拉罕的信就沒有價值了,如果一定要經由律法才能成為後嗣,那就是追求律法而不是信的種子了;願上帝保守我們,也讓我們的信更加的堅固,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2019年8月21日 星期三

登高走禱

清晨五點鐘,城市已經沒有安寧了,人處在城市中可能並不意識到這點,我開始向山上進發,耳中雖然聽到蟲聲鳴鳴,但是車聲也一直沒有斷過,向山中走了一公里多還仍是如此,走到兩公里處,山道拐了兩個彎,外界的聲音開始落了下來,我關了耳機中的敬拜音樂,這是我開始禱告的地方;
 
有人曾經批評我為什麼要用「在曠野遇見神」這個名字,好像在告訴人:神在曠野(或是基督在曠野),但那並不是我原意,我只是誠實的說出我自己的經歷,在喧囂的城市當中,我們真的很難聽見神對我們說話,就像是我們自己思考,思路都很容易被突然而來的車聲所打斷;
 
本來以為清晨的安寧可以給人同樣的效果,但是我試過了,有的時候能夠有一些效果,可以得到隻言片語,但是隨後一定也有擾亂,我們在城市中,即使在清晨五點鐘,也很難得到超過五分鐘的安靜;
 
不過還是清晨好,不管是在城市中或是山中,不管在哪裡都逃不過空中噴射客機的噪音,唯有清晨時班次較少,可以得到短暫的安寧,這是我一週兩次要在清晨就入山的原因,因為我想聽到神向我說話,我渴慕他的言語,感謝讚美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割禮與否(羅4:9)

羅馬書四章「9 如此看來,這福是單加給那受割禮的人嗎?不也是加給那未受割禮的人嗎?因我們所說,亞伯拉罕的信就算為他的義。 10 是怎麼算的呢?是在他受割禮的時候呢,是在他未受割禮的時候呢?不是在受割禮的時候,乃是在未受割禮的時候。 11 並且他受了割禮的記號,做他未受割禮的時候因信稱義的印證,叫他做一切未受割禮而信之人的父,使他們也算為義;」
 
有關於割禮是否必要,從古至今有許多的爭辯,最重要的論據就是在這裡了,亞伯拉罕是在什麼時候被稱義的呢?這是在摩西的書、創世紀的裡面有清楚記載的:亞伯拉罕是在七十五歲的時候,就蒙耶和華的祝福,說他的後裔要成為大國,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而得福;
 
那時他還叫作亞伯蘭,也還沒有行過割禮;那亞伯拉罕是什麼時候行的割禮呢?那要等到他到了一百歲,妻子撒拉生了以撒之時,耶和華才要以撒在出生的第八日行割禮,並且也要亞伯拉罕一併行割禮;從亞伯拉罕的被稱義,到他行割禮,中間足足有二十五年;
 
保羅就以此為論據,在這裡詳細的論述了;我們信基督,所要得的福是從上帝而來,而這福是是因為一個尚未受割禮的亞伯蘭而賜下來到人間的,我們這些地上萬族的人啊,全都是因為這個深信獨一真神上帝的亞伯蘭而得的福,而他當時並未行割禮;
 
割禮在亞伯拉罕以及以撒之後,也並未就此成為猷太人的必需,這是一直要到四百多年後,耶和華在西奈山上吩附摩西時,還沒有提到割禮;一直到約櫃完成,從會幕當中,耶和華在吩咐諸多事奉的事項時,這時才把新生男嬰在第八日要行割禮,設為規條(利未記12章);是和什麼物可吃,什麼物不可吃是一起頒佈的;
 
曾經有一個不知道什麼教派的傳道人來找過我,他們是主張一定要守週六為安習日的,而且也要求會眾一定要守十誡;言談之中我也得知他們教派之中,要服事的弟兄一定要「補行」割禮;他譴責我們這些不守週六安息日的基督徒是對律法挑三揀四;
 
我向他解釋第七日(7th day) 要守安息日的意思是七分之一的意思,不是一定指日曆上的禮拜六;使徒保羅在各地建立的教會很多都是在週日聚會的,可見他是深明七分之一的意義;但是他聽不進去;我靈機一動(或是說聖靈感動我)就問他你們教會的弟兄姐妹禁吃豬肉嗎?
 
他愣了一下說不禁啊,凡物只要憑著信心禱告祝謝了,都可以吃,豬肉當然可以吃;而我就告訴他利未記十一章講到何物潔凈何物不潔凈,而第十二章就講到要以色列的男子行割禮,兩者是神在同一場給摩西的啟示中賜下的;你們現在要求弟兄要行割禮卻又準許大家吃豬肉,這才是對律法的挑三揀四;
 
基督徒是應該喜愛耶何華的律法,就好像是我們喜愛學生時代的課本一樣,那裡面所教的東西都是對的;但是我們是否還每天攜帶手帕和衛生紙在身上?是否還是在吃飯時不能講話?這就要看場合和看需要,但是這些教訓的目的都是對的,我們也了解和學到了健康和衛生的生活方式;
 
割禮正是這樣的一件事,那是神子民的記號,這是為什麼所有屬神的以色列子民都要行割禮的原因;但是如今我們有了靈裡面的割禮,那就不再需要肉體上的割禮了(見本書第二章);如今我們乃是以聖靈為印記的,是聖靈與我們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有了聖靈為記,那肉體上的記號自然就不重要了;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我們。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蒙神算為義的人是有福的(羅4:6)

羅馬書四章「6 正如大衛稱那在行為以外蒙神算為義的人是有福的, 7 他說:「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 8 主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
 
大衛的話是從詩篇三十二篇1-2節,這是他在犯了姦淫和殺人罪之後(見撒下十二章13),向神悔改,向神感謝他的寬容與赦免時所寫的;可是我們也知道大衛犯罪的下場是:刀劍不離開大衛的家,他的嬪妃也給別人得著、與人行淫修辱大衛,並且他與別示巴所生的孩子也死了、不得存留;
 
在經過這些種種的災難性的管教之後,大衛仍然說:「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為什麼?大衛在犯罪之後並不是沒有接受管教,他接受了很嚴厲的管教;但是他知道神並沒有離開他;所以他的罪還是被赦免和遮蓋了,因此他是自覺有福;
 
在許多基督徒的想法當中,我們的罪得蒙赦免就是應該我們不用再負任何責任,也不必再被懲罰;於是就有基督徒超速被照相機閃了一下,就禱告求神最好這相機是壞掉的,或者是這次最好是照不清楚的;約翰一書一章:「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凈我們一切的不義」,所以我認自己超速的罪,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有罰單?
 
醒醒吧,基督徒在這一方面並沒有特權;開車超速吃罰單是天經地義的,神若是讓基督徒的罰單都逃掉,那才是真正的不公義;「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什么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 神看是可喜爱的。」(彼前2:20),可見基督徒若是犯罪也不能不受地上的責罰;
 
不管是第七節的「赦免其過,遮蓋其罪」,或是第八節的「不算為有罪的」,都不是指犯了罪以後有沒有後果,因為神不是專門管理我們作了壞事以後要得什麼報應的神;這些話的意思是我們這個人,在犯了事以後有沒有因此得到一個「罪人」的標籤;
 
如果有人硬要用拳頭打石頭,那麼手會痛、會受傷那都是自找的,和神並沒有什麼關係;只是人看到這個人如此,在心裡就給他貼上一個「傻瓜」的標籤;別人下次看到他就心想:這個用拳頭打石頭而骨折的傻瓜!就算我們不算他是傻瓜,將這個記憶抹去,不再因這件事追討嘲笑他;但是那人的手骨折,還是要慢慢的養傷;
 
手傷總還是易好的,就算是骨折大概也只要兩三個月就會好;但是「傻瓜」這個標籤可能可以跟這個人一輩子;同樣的道理,犯了罪的後果比較起來還算是好承擔的,但是「虧欠了上帝榮耀」,「罪人」這些個罪名,是要到我們死後,接受審判的時候還會被提起來被算上的;
 
因此大衛說:「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還有「主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他在兩處都說是有福的;雖然他確實是受過管教,也知道所有的管教都要過去,但是那些罪是被赦免了,那就是在永恆中也被赦免了,大衛認知到那是真正的有福;
 
保羅在第六節說:大衛稱那在行為以外蒙神算為義的人是有福的,我們知道大衛所說的就是他自己;我們觀看大衛的作為,即使是貴為以色列王,管理著以色列人民,但是神稱大衛為義也還是在他的行為之外,也不是靠行為或是立下什麼功勞;
 
神稱大衛是最合神心意的人,那我們比起大衛來又是在何等光景之中呢?所以我們要多多的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也賜福給我們,就如同他賜福給大衛一樣。

2019年8月19日 星期一

亞伯拉罕因信稱義(羅4:1)

羅馬書四章「1 如此說來,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憑著肉體得了什麼呢? 2 倘若亞伯拉罕是因行為稱義,就有可誇的,只是在神面前並無可誇。 3 經上說什麼呢?說:「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 4 做工的得工價,不算恩典,乃是該得的。 5 唯有不做工的,只信稱罪人為義的神,他的信就算為義。」
 
我們在聖經上讀到亞伯拉罕的故事,其實我們並沒有看到他做了什麼特別了不起的事情;年輕時候的亞伯拉罕,在那個眾人都拜各種假神的地方和時代,他並沒有跟著眾人拜眾假神,在那其實不是什麼行為或是功勞,那是因為他相信有一位獨一的真神;
 
我們也沒有看到聖經上記載亞伯拉罕是特別聰明有智慧,或者是有愛心,或者是特別的慈愛、喜歡作慈善,特別喜歡幫助人,造橋鋪路等等,這些事情我們都沒有看見聖經上有記載;聖經上唯一特別稱道他的地方就是:神叫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相反的,我們看見亞伯拉罕有種種不好的行為,例如說他也說謊,在法老面前不說自己的妻子是他的妻子,又例如他憑著血氣打仗殺人,加亞伯拉罕和中國的古聖先賢來比一比,例如說是孔子、孟子、墨子等等,我們並沒有看到亞伯拉罕勝出的地方,真的唯一亞伯拉罕值得被稱道的地方,那就是他信神;
 
所以有什麼可誇的呢?亞伯拉罕憑著肉體又行了什麼、得了些什麼呢?如果我們靠肉體行事,那是利用神為我們所造的肉體來行事;行事的時候可以作惡、可以玩樂、最多也就不過是作工,人作工可以成就什麼呢?人作工可以成就人的事,並不能成就神的事情,而救恩就是神的事情;
 
當年諾亞要建方舟,那是一件巨大的工程,有些巨大的木料甚至不是幾個人就扛得動的;我相信除了他們自己家的八個人之外,諾亞必定還雇用了一些工人,付給他們工價,也同時勸勉他們要悔改;這些人一方面拿錢(或糧)幫忙造這個方舟,另一方面他們也在訕笑這個傻子肯花那麼多錢(糧),在陸地上造這個沒有用的東西;
 
他們參加造方舟沒有?有!他們悔改了沒有?他們白天上工造方舟,晚上拿到錢還是繼續的去作惡,一點都沒有悔改;最後呢,他們得救了沒有?沒有,聖經上記載最後能上方舟得救的只有諾亞的一家八口,這並不是諾亞狠心,不照顧那些為他作工的人;聖經上說是神最後將方舟的門關上的;而作工的人得工價是應該的,但卻並不能使人得救;
 
保羅說:「做工的得工價,不算恩典,乃是該得的」,這句話乃是將作工得工價與從神那裡得恩典,分為清清楚楚互不相干的兩件事;一個人可能一方面作工得工價,另一方面也得救,例如是牧師傳道人;但是他們得救不會是因為作工的果效,而是純脆因為恩典;這和那些沒有作工卻得救的人,是同樣的基於恩典;
 
亞伯拉罕有為神作工嗎?從聖經上的記載並看不出來;我們沒有看到他要勸人信唯一的真神,也沒有看到他去教化人,要人作討神喜悅的事情,這些都沒有;他所作的唯有就是信神,他也知道只要如此做就足夠了,不需要去特別做一些好事去討好人或是討好神,而神就稱他為義;
 
這個就叫作因信稱義,很簡單很單純的是因為信,並不需要去特別作什麼;但是我也要在這裡提醒大家,不要將「因信稱義」作為不作工的藉口;被稱義的亞伯拉罕,神叫他作任何事他也就去作了,這樣就是信的最高表現;若是一個人總是拒絕神叫他去做的事,那麼那個人就不能叫作信,也就不會被稱義了;願上帝保守我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