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7日 星期五

掌權者是神的用人(羅13:4)

羅馬書十三章「4 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於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申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5 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 6 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 7 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保羅在這裡告訴我們:在上掌權的、也就是一般我們現在所說的政府,或是以前的王權,都乃是神的用人;我在前面用了僕人和用人兩個詞;照我的想法,僕人當然是知道所事奉的是誰,並且只有一個主人的服事者,而用人就是被用的人,不一定知曉,甚至並不是專一服事的,或者還有別的主人;
 
保羅在這裡所用的「用人」這個詞,卻是我們指教會裡的工作人員,包括牧師、傳道等的工作人員的 minister,所以我們不要輕看保羅這句「他是神的用人」的份量;那麼既然他是神的用人,那麼神是否會給他一些權柄呢?是的,他會有從神而來的權柄;
 
第一個權柄就是保羅在這裡所說的「佩劍」,保羅說他的佩劍不是空空的,好像是一個裝飾品那樣;不是的!在上掌權者的劍是有開鋒的,也就說是可以殺人的;對外是可以有戰爭的權柄,對內可以刑罰作惡者或者是反對他的百姓,這兩件事都是要殺人流血的;
 
有人說神反對人殺人,並舉例十誡當中就寫明了不可殺人,所以國家也不該有死刑;但是我們從這裡的經文就可以看出來,國家的權柄就包括用劍,而用劍就是可以殺人;至於十誡中的不可殺人,那是頒給每一個個人的;但是頒律法叫人不可殺人的神,不久以後就叫他的百姓大開殺誡,對某些民族甚至是發出了滅族的命令;
 
神的命令是非常清楚的,他還曾因為掃羅王沒有執行他的命令,留住了對方王的性命,而大大的降怒於掃羅王;這告訴我們什麼呢?是說神是出爾反爾的嗎?當然不是,十誡的命令是給個人的,那是不可殺人,但是神給了國家殺人的權柄,例如戰爭和刑罰百姓;當然最終要執行殺人命令的人還是個人,但他們在國家的權柄下面殺人,就不在此限;
 
除了佩劍的權柄之外,國家或是掌權者還有另一項權柄,那就是徵糧或者是徵稅,也在這一段經文當中被提及;保羅在第七節當中說:「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這些都是指著在上掌權柄者所有的權柄;
 
他們可以向人民徵稅或是納糧,而我們當納給他們;這是神賜給他們的權柄;我們身為基督徒雖然是屬神的,但我們在地上也是屬地的,是神將我們交在他的用人的手中,而納稅納糧就成了我應盡的義務,是我們所當作的,我們不當抗拒也不當抱怨;
 
保羅不但要我們如此去作,我們還不可因為我們納了糧,繳了稅就得意洋洋,認為我們繳了稅,就理所當然的要得到服務,好像是我們當得的;保羅還說了:「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如果我們是作惡的,那麼我們自然要懼怕國家所有的刑罰的權柄;
 
即使我們沒有作惡,那我們也當要對我們上面的權柄有恭敬的態度,不僅僅是因為他有刑罰百姓的權柄,乃是因為我們心裡要知道:他是神放在我們以上的;這就是第5節所說的:「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
 
對於在上掌權者,基督徒就應該順服且恭敬,這是使徒的教訓,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
賜福給我們。


2020年1月16日 星期四

順服掌權的另一理由(羅13:3)

羅馬書十三章「1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2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3 做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 4 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於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申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基督徒大約都沒有問題順服於好的政府,如果吏治清平,政府廉能,那麼人民真沒有什麼不順服政府的理由,基督徒更不是反政府的惡徒,既然使徒藉著聖經要我們順服於在上掌權的,我們自當順服於掌權的政府,但是當政治不是清平,政府不以公義對人民,考慮到我們的需要,保羅就給我們多一點的理由;
 
在六月分爆發的香港市民「反送中」立法的示威抗議,演變成政府對於示威抗議者的武力鎮壓,在當時演變成市民與政府、與警方之間的對立,造成雙方之間關係的嚴重撕裂;在當時(也就是我寫作之時)就有人喊出:不能為市民服務、反而為中國政權服務的政府,不要也罷!
 
但是真的嗎?假設說過了一段時間,這個衝突淡了下來,但是警察卻開始大罷工;會不會有人額手稱慶、說太好了,我們的禱告應驗了,這種警察真是不要也罷!我告訴你,不出一個禮拜,就會傳出另外一種禱告:希望警察快快回來上班吧,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
 
怎麼會這樣?因為警察都不上街,街上各種惡事橫行,犯罪彼彼皆是,善良的市民在街上被搶被襲,商家都不敢開門,以免遭到搶劫和其他的損失;商家不開門,打工的人也沒薪水可領,沒地方吃午飯,就這樣,警察只要罷工幾天,香港的經濟和治安都受到巨大的影響;
 
就算是前一陣子還在譴責警察暴力的人,這個時候也希望警察趕快回來他們的崗位;原來這才是警察真正發揮功用的地方,去鎮懾作惡之人,這樣一般的百姓的生命財產才得到保障,正常的經濟活動也才能夠繼續,社會也才能夠好好的運行;
 
所以保羅說「做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還有「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申冤的,刑罰那作惡的。」這是非常正確的解釋了,為何我們的社會當中的確是需要有在上掌權柄的官員或是警察,他們是對付那些作惡的,是保障我們的,是於我們有益的;
 
在這次的大示威遊行中,我們看到民意被推到了政府和警察的反面;許多人在自媒體或論壇上,論到警察時會發洩他們不滿的情緒,甚至用一些很不堪的字眼來罵警察,這只能說明人就是很情緒化的思維;當情緒上來的時候,他們的言論就偏頗而失了公允,現在譴責警察濫用武力的那些人,在將來警察不能有效的使用武力保護他們的時候,又會來譴責警察的無能;
 
回想起台灣以往有位政客,在談到對付示威遊行的群眾會妨礙交通,影響市民生活的時候,還發出過豪語「通通抓起來」,在當時還獲得許多人的支持;我很好奇當年支持這位政客「通通抓起來」的人,在此次香港大示威抗議中,又持有什麼樣的立場呢?
 
在這幾節的經文之中,保羅很清楚的闡釋了為何聖經、也就是神、要啟示我們應當順服在上掌權柄的,縱然我們按照位份我們乃是神的兒女,但是當我們還是在地上,在我們的肉身之中,我們還是要順服那些在上掌權柄的;因為在維持社會的正常運行的這方面方面,他們也是神的用人;在宏觀當中,他們也是將神的旨意給行出來的,願上帝保守我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

不抗拒掌權者(羅13:2)

羅馬書十三章「1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2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3 做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 4 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於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申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為了加強探討的衝突性,在這裡我不要用一般的政府為例,反而要用目前政在進行中的香港「反送中」大遊行為例;我寫這篇文章的日期是6/12/2019,而當我寫完到發表為止大概要到2020年一月,我們到時候可以看一看事態究竟會是怎麼發展的;
 
在這此的大遊行行動中,有許多牧者以及教會也加入反對政府這樣立法的行列當中,他們會說神是公義的,這個立法也有可能變成箝制信仰自由、迫害傳道人的工具,以及反對警察對示威抗議的平民動用武力;這些理由看起來都是對的,說實話我都讚成;但是所有的牧者和教會,都沒有人記得或是提出保羅在羅馬書十三章對基督徒提出的教訓;
 
我們身為基督徒或者是牧者,常常我們還是不能了解神全部的旨意;是的,我們可能比外邦人多了解一些神的旨意,知道一些基本原則,但是我們還是不能明白神完整的旨意;當我們面對我們認為不義的政府(然而,又有哪一個政府是義的呢?),面對政府不公平的命令,我們會想:這和聖經的教導不同,和聖經的原則不同;
 
於是,這樣是否就給了我們不順服掌權者的理由?是否我們就可以用我們是基督徒,有禱告的權柄,去求神改變掌權者,呼求神超自然的干預;再者,如果禱告沒有果效,我們是否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來反抗這些掌權者,抗拒他們?我們可不可以這樣做?
 
答案是沒有一定的答案,因為我說過了,我們不明瞭神完全的旨意,也許我們的想法和神的旨意一致,政府是需要改變了,於是神就以他的權柄要政府剛好在這個時間點上改變,這也是一種可能;但是更可能的是:神的旨意還是要這個政府在既定的道路上繼續走的更遠,直到神要使改變的時間來到為止;
 
那麼如果神的時間還沒有到,而我們卻以自己的看法和自己的力量去抗拒掌權者,那麼就如這裡的經文所說的:「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這就是說:即使我們的看法實在是合於公義的,但是如果我們所作的要催促神的時間,那麼如果我們遭到刑罰(大約是從掌權者而來的),
 
若是果真如此,那我們就不要埋怨神對我們的受刑受苦的時候不管不顧;因為這是聖經早就告訴我們的;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如果我們真的是因為義而受苦的,就是說政府實在是不義的;例如如果我們是因為要傳教要幫助人而受到政府的刑罰,那麼我們還是可能算是作為義而受苦的,那麼我們在天上必有獎賞等待我們;
 
在一般的情況下,基督徒除了順服主之外,也就是要順服在我們之上掌權者;除非神有給我們清楚的異象和感動,不是出於自己而是出於神的;例如國父孫中山先生就是基督徒,但是他也推翻了滿清政府,對吧?政府的權力雖然是從神而來的,但是神將權力交給他們並不是永久的;他們的權力也是神由前一代政府那裡取過來,轉交在他們的手上;
 
因為如此,他們也是神所命的,我們就當順服他;除非經由我們有限的先知功能,我們得知神有不同的心意,那我們就當順服神的心意;否則在沒有特殊指示的情況之下,基督徒不該存心對抗政府,就算政府的施政和自己的心意不同,也當順服在上掌權的,願上帝保守我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2020年1月14日 星期二

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羅13:1)二

羅馬書十三章「1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2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3 做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 4 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於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申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保羅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原因是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說實在話光是這一句原因,就不太容易讓所有人都接受;有人就會說:神不是公義跟慈愛的嗎?那麼某某人是這樣的殘暴,怎麼可能他的權柄也是出於神呢?
 
上面的某某人可以是希特勒,史達林,或是毛澤東;反正把你最討厭的政權的領導人代換進去,然後再說某某人的權柄是出於神的,也是神所命的;確實當我們這樣一做,我們就發現這個句子真的很難唸下去;可是聖經上明明的是如此說,那我們又該怎麼看?
 
我們在上次說過神有許多僕人可以用,但是他有時也用一些反面的用人;於是我們說有正面的僕人以及反面的用人;僕人是要聽從主人心意的,而用人則是並不知道自己被用,如果知道可能也不甘願被用;但是神為了要成就祂要成就的事,主掌了歷史的走向,就使用了所有可以影響歷史關鍵的人;
 
有人會問,希特勒時代納麼悲慘,那難道也是神所主導的嗎?是啊,如果不是這樣子的,不然我們只能承認世界的歷史並非在神的掌管之中,或者像某些人所說的,是撒旦在掌權;是的、我們知道人有背逆不順服的,是的、我們知道在這世界上掌權的是撒旦,但是在這一切的後面,最終掌權的還是神;
 
希特勒危害了一整個世代的人,但是他的影響及於到世世代代,直到如今,我們還在用他的例子在警誡世人,當然都是反面的例子;沒有他的存在,總還是會有人想試試看他那一條路到底是行的通還是行不通;撒旦或許一時之間在某些戰鬥上好像取得上風,但是在整個戰爭上,還是神在主導整個勝利;
 
聖經當中的列王記,就充滿了不少讓人嘆氣不止的以色列王,好不容易出了一個順服的以色列王,但是接下來的兩三個王又再去拜偶像、築丘壇;難道神沒有能力去阻止那些以色列王,當然不是!「王的心在神的手中,就好像壟溝中的水、隨意流轉」
 
只是神有時的心意就是任憑,無需干預,那也是很有必要的;如果神將他的子民牢牢的抓在手中,那麼後面的歷史的演化一定不是像我們所知道的這樣,那麼耶穌基督還會照我們所知的方式來嗎?還是根本就不來了?恩典還有可能會流傳到外邦人嗎?這些問題我們都沒有答案,也不會有答案的;我們只要知道這個世界乃是按著神的旨易在運轉的;
 
只是因為這個原因,保羅就寫下「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並在第二節當中寫下「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這些話對於任何一個正常的政府都適用,也沒有理解上的問題;但是若是我們所面對的政府是一個挾制宗教自由的,或是罔顧人權的政府,那我們是否也是無條件的順服呢?
 
這個問題其實離我們並不太遠,按照保羅所寫的經文看起來這個答案看起來好像就是這樣的,但是在全面的順服之前還有一點我們必需先檢討的,還是一樣,我們在下一篇中再來討論,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我們。


2020年1月13日 星期一

禱告代求

近來在環繞我們的世界上正在發生許多事,我們應該要為那些事禱告
我為澳洲大火禱告,更為以色列禱告,澳洲大火讓許多的人和動物失去家園,因此而消失的動植物更是不計其數,這些都是因爲人的罪所造成的氣候變遷所引起的,對澳洲大陸而言,氣候變得乾燥少雨,結果就成了星星之火可燎原!

所以我們要為大火熄滅禱告,求神能夠憐憫這地;我們也同時也要為世人的貪心與輕乎管家的職分而代為認罪。歷代誌下七章14節「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
 
此外因爲人的惡而造成中東緊張的局勢,我們也要為此禱告;伊朗曾經大聲說過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這個國家要是擁有核武將會是人類的災難;因此我們要為以色列禱告
神說祝福以色列的必蒙祝福,咒詛以色列的,他也要咒詛他們,我們當祝福以色列,願神所揀選的地和子民都有平安

我也要特別為在台灣的弟兄姊妹們禱告,我知道他們剛剛經歷過大選,希望政黨的競爭不要造成社會的仇恨和撕裂;基督徒更要明白,我們除了是地上國度的人民以外,我們也更是屬天上國度的子民,我們真正的主是耶穌基督;教會更是一個合一的教會,是在同一個靈裡的合一,希望教會裡不要有顏色而分歧。
這些都是我的禱告,如果你們也同意可以在這裡阿們,如果有什麼要補充的也可以在此留言,我們一起來為這些事禱告,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與你們。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羅13:1)一

羅馬書十三章「1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2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3 做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 4 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於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申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保羅的這一段的聖經,在今日是很具有爭議性的教導;隨著環球資訊的發達,有越來越多的人不再真心奉行這樣的教導;在我寫這一章的時候,香港正有百萬人上街反對惡法,逃犯送中法案,認為這是香港自治的大倒退,並擔心政治犯在過境香港的時候就可以被遣送中國,因此有許多牧師與教會也出來參與在其中;
 
我們在紙上讀聖經,就算是要解經都不難,但是當我們自身的權利受到影響,我們是否還堅持神的話語是唯一的真理呢?又像如此這般,當我們身處變局之中,我們身為基督徒或者是牧者,又應該如何將聖經上的教導應用在我們自己的身上?我們也可以趁這個機會來討論一番;
 
還是和以前一樣,讓我們將經文解釋清楚了,那麼我們再討論實際的問題才會有所依據,十三章第一節就是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我們看到這裡,很容易想到在上有權柄的就是政府;
 
我以前在講以弗所書第六章的時候,也講過公司裡的老闆也是在上有權柄的,我們當順服他;但是很明顯的,老闆並沒有所有的權柄,我們也不是凡事都順服他,只有在他所有的權柄範圍內的事,那我們就要順服於他,因為他的權柄是來自董事長的嗎?不是的,我們最後一直的探索,為什麼你在這家公司,而他是你老闆,這裡面必然有神的安排在其中,所以我們說,他的權柄也是出自神的;
 
保羅說「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所以就連公司裡上司的權柄也是出於神的,只是神也沒有將所有的權柄都賜給你的老闆,不然你可能就慘了;世界上唯一得到所有權柄的,那就只有耶穌基督;馬太福音28章:「18 耶稣進前来,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赐给我了。」
 
老闆有權柄,我們就應該在這權柄的範圍內順服他,同樣的道理,古時奴隸的主人或者是統治者的王,或者是如今的政府,教會中的執事或是長老,他們都是各種不同的範圍內是在上有權柄的,那麼我們這些在權柄以下的,就應該要順服這權柄的持有者,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那有沒有可能某些執政掌權者的權柄不是來自神呢?我們在讀歷史時,有時我們會讀到如「王莽竊國」,意思是說王莽取得政權是名不正言不順;或者我們看歷史上某些暴君,今日我們還能看到如北韓的金正恩,那樣殘暴無德的統治者,那我們還要說他們的權柄是出於神的嗎?
 
是的!我們必需這樣講;比如我們說王莽竊國,我們說他可以將國權由漢哀帝以及外戚的手中偷過來;但是有任何人有可能將權柄由上帝那裡偷過來嗎?當然沒有,所以有人可以得到國家的權柄者,我們只好相信那是出於上帝的作為;
 
但是出於上帝的作為並不代表就是符合上帝的心意;有些執政掌權者壞到一個程度,連我都不願意上帝和他們有扯上任何關係;然而這是聖經的經文,還是保羅在羅馬帝國時期寫下來的;我們有時說中共政權不好,共產黨不信有神,但是羅馬帝國在當初是信宙斯之類的多神論者;
 
中共政權再不好,至少還是中國人自己在掌權;而羅馬帝國對於猷太人的保羅來說,還是外邦來的統治者,而且還是奴隸治度的擁護者;他們至少壓迫了基督徒有長達二百五十年之久;然而保羅還是在當時寫下「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如果神允許羅馬帝國大規模的迫害基督徒,還讓使徒寫下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那麼我們怎麼能說某某政權不合神的心意,一定不是出於神呢?畢竟我們不能眼觀千年,籌劃百世;由於篇幅的限制,我們要在下一篇中再來討論神正面使用的僕人以及神在反面使用的人;願上帝保守我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2020年1月12日 星期日

要以善勝惡(羅12:21)

羅馬書十二章「17 不要以惡報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 18 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 19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申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申冤在我,我必報應。」 20 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 21 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
 
其實羅馬書第十二章的解經在上一篇就可以結束,我們已經舉例告訴大家為什麼我們「不可為惡所勝,反而要以善勝惡」但是因為這一節經文太重要了,太具有歸納性了,因此我要再用一篇來講解,來告訴大家,我們基督徒在地上要記得我們不可為惡所勝,反而要以善勝惡;
 
如果我們能夠好好思想,看透事情超越事物表面,我們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身其實並沒有善惡,甚至人也不可以用善惡來分來定性,真正唯一善惡的源頭乃是在這一切背後的靈界勢力;也就是神本性對我們的善以及要抵擋神的撒旦所代表的勢力;
 
當我們知道一個小嬰孩死了,我們就說那一定是一件惡事嗎?那也不一定,或許那個嬰兒在胎中就遭遇到某些傷害,或者是他這一生註定有很艱難的路要走,早一點歸回主懷也不見得是壞事;如果一個人的衣服被升降梯勾住,我們將衣服扯破而將人救回來是好事,因為人比起衣服是重要多了;而人的靈魂比起身體是長存的,如果為了救靈魂而必需捨棄身體,那麼身體也是可以捨了;
 
耶利米書29:11「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後有指望。」;神向我們所存的一切旨意都是好的,是為我們的終極好處;如果撒旦帶給我們金錢和快樂享受,那我們要小心了,因為我們將要失去的肯定要更大更重要;
 
我們活在事上,常會受到很多的試探和誘惑,這些誘惑常常是要我們作一些看來是簡單的事,例如說是說謊、把過錯推給別人、出賣我們手上有的情報,放水等等,就可以換來許多的金錢、難得的地位、贏來的愛情、以及讓人羨慕的享受;或許某些人真的如此作了,看起來也沒有人追究,但當我們真的如此作了,我們就是為惡所勝,在試探前面跌倒;
 
我們不要小看為惡所勝這件事,許多在社會上看起來尊貴有地位的人,甚至貴為總統,常常都是曾經在惡的面前低頭,為惡所勝;情節嚴重、留下真憑實據被捕入獄的例子也是不少;基督徒、包括牧者,在名利以及地位面前,或是競爭成為教會內的執事長老,或是拼博成為知名牧者,曾經為惡所勝的人也不少;
 
這些事將來到了天上都要顯露出來,我們將來到了天上,可能發現許多曾在地上頗為知名的牧者或者根本不能得救,或是雖然得救卻只是僅僅得救,大家不需要奇怪,我們只要知道神是公義和公平的,他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羅馬書2:6)
 
反之,即使我們在地上是無名無利,在教會裡面也只是一個最小的弟兄,沒有人推舉我們成為執事長老,也沒有能力作大筆的奉獻,但是只要我們願意遵行神的旨意,一心行善、就是合神心意的事;這個善字,不一定是指修橋鋪路、周濟窮人,乃是神看為好的事;
 
醉漢的一個酒瓶子砸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你看到了、回家拿掃把和簸箕來清掃乾淨;半天之內有許多的小孩子和動物經過,沒有一個受傷的,你說那是不是合了神的心意?不一定要是有口才能傳教的牧師傳道才能行合神心意的善,我們都可以;
 
往往當我們照著神的心意行了,撒旦的心意和計劃就被破壞了,它的惡就行不出來了,那我們就是以善勝惡了;「不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這兩個方面就是我們身為基督徒,每天所應當留意去行出來的,浙就是遵行上帝的旨意,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