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1日 星期四

萬物是藉著他造的(約1:1)

約翰福音一章:1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2 這道太初與神同在。 3 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
 
使徒約翰所寫的約翰福音,一開始就從太初談起;什麼是太初?太初是一個中國字詞,乃是帶有哲學意味,它是想述說開始時無形無質,只有先天一罡,是比混沌更原始的宇宙狀態。很興奮是不是,然而太初是只在中文翻譯中才存在的,在原文中那就是「起初」的意思。
 
起初這個詞呢,在創世記的第一章第一節也同樣的用到,也是:「起初,神創造天地」果然我們看到那個起初的情景就是:「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我們在這裡看到。在起初時也就只有神沒有其它的,竟然連光都沒有,那就是太初。
 
創世記已經告訴我們那些,那麼約翰要帶我們去到哪裡、要說些什麼呢?約翰說太初有「道」,英文的版本都翻譯成 WORD,就是話語的意思,而原文希臘文是Logos,其實它的意思要比話語要更豐富些;這一次我必須說,中文的翻譯有比英文來得更好些。
 
我們因爲自古就有道家會講述道,對於「道」這個字要有更深的認識,不會認爲這就是簡簡單單的話語而已,果然約翰接下來就說「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也就是說這個道既是與神同在的,這個道也就是神。
 
這對於世人是無法闡釋清楚的,同在就是共同的存在,是兩個以上的個體在一起才叫作同在,既是同在就不會是就是,我們說願神與你們同在,但是我們不會說你們也是神對不對!這是很難理解的,當然我們後世用三位一體就可以解釋了,這就是一體的同在。
 
約翰再次強調這「道」是在起初就是與神同在。而這個起初(太初)到底是有多起初呢?那下面這一句就把這個起初給顯明了。那就是「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
 
如今我們四處觀看。我們見到萬物;這裡的萬物並不是說一萬種物品而已,而是所有的物品、物種。這個世界一定是有物品的嘛,包括我們也是在萬物中存在著的,那你可以想像一個沒有任何物品存在世界嗎?我不行!而退到那個情景。那就是太初。
 
那麼世界是如何從虛空的無有到現今的被萬有所充滿了呢?那就是要經過這個造物的過程,萬物就是被造出來的。那麼,既然是被走,那又是被什麼,或者是被誰所造的呢?約翰就用了一個人稱的代名詞「他」就是被他所造的,既然是代名詞,所代的就是「道」
 
約翰說是那與神同在的道創造了一切,而一切、沒有例外的,都是被他所造的。也就是說,除了在太初就在的神與道之外,此外的一切都是被造的,也都是被他所造的。這就包括了我們今天能夠看得到的一切,和我們所看不見的,也包括靈與天使,都是被他所造的。
 
如果我們倒回去到創世記去看世界被造的過程「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裡說起先是有神在運行活動,然後神說話了,祂說「要有光」,這世上就有了光,神也藉著說話來造物啊。
 
創世記是舊約,是希伯來語所寫的。那裡的「神」是唯一的神,但是在希伯來語中卻必須用多數位格來表現的。無論如何,希伯來人就用造物主來形容神。而約翰卻又以道與神同在。並且強調是「道」創造了萬物。那麼這個道,或是他,到底是誰呢?
 
我在這裡也不賣關子了,就先劇透這個「他」就是基督,約翰寫這個福音書就是要爲基督來作見證的,和他筆下的另外一位約翰,也就是施洗約翰,是一樣的,也就是要為基督來做見證的。

 


2024年7月10日 星期三

不要效法惡只要效法善(約三:11)

約翰三書:11 親愛的兄弟啊,不要效法惡,只要效法善。行善的屬乎神,行惡的未曾見過神。 12 低米丟行善,有眾人給他作見證,又有真理給他作見證。就是我們也給他作見證,你也知道我們的見證是真的。13 我原有許多事要寫給你,卻不願意用筆墨寫給你,14 但盼望快快地見你,我們就當面談論。 [15]  願你平安!眾位朋友都問你安。請你替我按著姓名問眾位朋友安。
 
在約翰三書裡介紹了兩位人物,一位是丟特腓,另外一位就是這裡所介紹的低米丟。當我看到丟特腓這個翻譯名字的時候,我在想是否和合本在翻譯的時候就有貶低這個人的意思,但是當我看到同章低米丟這個名字時,我就確定翻譯裡有一個丟字並不是在貶低。
 
因為丟這個字的同音字非常少,而且丟特腓這個名字若要採用其它的翻譯的話,只能用‘迪歐特腓’了。這樣就更麻煩了。況且低米丟又是低又是丟的,若看字面是更像是有貶低的意思,但是文中卻說他是行善的,那就不至是貶低的意思了。
 
約翰對於丟特腓的批評很直接,對於低米丟的讚美也沒有吝嗇,在說到他時,雖然和合本就直接說他是行善的,但是原文確實是隱喻的,是根據上一句「不要效法惡,只要效法善」的教訓,就說低米丟在這一點上是得到大家誇讚的。
 
「低米丟行善」這樣的翻譯就比不上「低米丟在效法善的這件事上,都贏得眾人的稱讚」來得精細。約翰所舉的這個榜樣低米丟是因爲他行善嗎?那我們是否是只要行善就好。還是我們應該作的是效法善,也就是我們的主。
 
不要效法惡啊,那就是撒旦以及跟從他的人,身爲基督徒,我們所應該效法的就是善,也就是神。我們跟從神,能夠行善就說明我們是屬乎神的。而行惡的人呢。就不要想要見著神,見神的那一天就是死期。
 
關於低米丟是效法善的這件事呢,有許多人為他做見證,甚至這裡還說:有真理給他做見證,也有我們給他作見證。我對於真理是如何給人作見證十分的好奇。這到底是在說是神(聖靈)爲他作見證呢、還是聖經爲他作見證呢?我想比較可能的就是聖靈爲他作見證的。
 
就是說有話語透過先知在誇獎低米丟,就好似在啟示錄當中也有主的話語爲地上的七教會做見證了那樣。就算你不信聖靈爲他作了見證,那你總也要相信眾人爲他作了見證,還有約翰他們也爲他作了見證。說他是效法善的。
 
約翰爲何要在書信的末端,對著該猶誇讚一個原本藉藉無名的低米丟呢?我相信低米丟是一個約翰與該猶都認識的人,那會不會就是那個因爲接待了弟兄被丟特腓趕出教會的人呢?我想這是很有可能的,約翰就是要爲底米丟背書啊;看來約翰是要力挺底米丟而要反對丟特腓啊。
 
約翰可能會因爲此事前往該猶所在的地區、參與底米丟事件的討論。丟特腓作爲教會中的活躍分子(好爲首)又要趕那接待弟兄的低米丟出教會,那麼作爲長老的約翰就不能不管了。必需前往處理。也就很快的與該猶見面了。
 
和在約翰二書中一樣,這位作爲長老的約翰還是願意當面談論,畢竟面對面的交流是要勝過用筆墨書信的交通的。最後約翰還囑咐該猶,要他按著姓名順序,也就是要他一個一個的向眾位朋友們問安,既然問安,也就會將書信的內容大至的與對方溝通一番;這真是約翰將影響力預先施展開來的辦法了。


2024年7月9日 星期二

好爲首的人(約三:9)

約翰三書:9  我曾略略地寫信給教會,但那在教會中好為首的丟特腓不接待我們。 10 所以我若去,必要提說他所行的事,就是他用惡言妄論我們;還不以此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願意接待他也禁止,並且將接待弟兄的人趕出教會。
 
在這裡、約翰的書信揭露了教會的一個真正的大問題,不是世人不肯信主,不是官府要來打壓,也不是弟兄姐妹開始怠惰,而是教會裡的弟兄姐妹彼此要爭鬥,想要按自己的意見打壓他人,妄想主掌教會的走向。
 
大家是否還記得,在約翰二書當中,約翰曾教訓一位愛心充沛的夫人,要他不可接待傳那些與我們所傳的道不同的傳道客旅,連向他們問安都不可。這是約翰自己教導人如此做,沒有想到在教會裡會有人:以己之道還諸己身,但這次是約翰的教會所差遣的弟兄被教會排斥,這命運是不是好像仍出去的迴旋鏢,又回來打到自己呢?
 
我想不能這樣說,我們不能排除確實是有這種可能:約翰想要排斥別人,而別的教會裡也有主事者(被約翰稱為好為首的丟特腓)就排斥約翰。如果是這樣,那麼地上的教會組織可以說是各自割據的一盤散沙,是這樣嗎?
 
或者是另外一種可能,也就是如約翰在兩封書信中所說的:約翰要人排斥傳不同道的傳道人,是因爲要維護耶穌基督的純正;而約翰說丟特腓不應當排斥他們的傳道人,也是爲了耶穌基督,要維護基督的完整而不分裂,是這樣嗎?
 
我們在這裡沒有足夠的資料來判斷是哪一種情況,從聖經當中所記載的我們只知道:約翰叫人不要接待傳異端教訓的,是因為他們傳耶穌並不是成了肉身來的,也就是諾斯底主義,可能就是幻影說的;
 
而那個丟特腓是不是真的好為首,也就是好爲大,因爲某些原因就排斥其它教會的旅行傳道人,我們在這裡並沒有足夠的資料可以如此下定論。此時,我們只好相信教會。也就是耶穌基督的身體,會做出正確的選擇,怎麼說呢?
 
約翰的書信被選擇編纂進入聖經書信,不是嗎?我們現在要從兩千年後來看約翰與丟特腓孰是孰非,總是無法和當代的教父們親自認識、考察、在此事上受感動所做出的判斷。最後,約翰的書信被選入聖經的集錦,這並不只是說約翰的書信寫得好,更代表教父們對約翰的信仰和生命的肯定。
 
因此,我相信丟特腓是真的好爲首的,這也標誌了教會在各個時代都可能會有的問題,事實在。就在耶穌自己的帶領下,門徒們仍然難免的就在彼此爭論誰爲大。那時主耶穌問他們在爭論什麼、他們不敢回答他。
 
主耶穌只是告訴他們:「若有人願意做首先的,他必做眾人末後的,做眾人的傭人」這個丟特腓欲做眾人之首,卻只想興風作浪,排擠他人,用惡言妄論他人,而且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願意接待他也禁止,並且將接待弟兄的人趕出教會。
 
像這樣的一個人出現在教會中,那就是教會的麻煩了;好在,教會並不是由寡頭所領導的,這樣的人想要成爲教會的領導也必定會爲聖靈所阻擋、改變;甚至是將這樣的人從世上取去,以面阻礙了基督的身體的良好成長;這些事情我們都應當謹記。


 

2024年7月8日 星期一

一同為真理做工(約三:5)

約翰三書:5 親愛的兄弟啊,凡你向做客旅之弟兄所行的,都是忠心的。 6 他們在教會面前證明了你的愛。你若配得過神,幫助他們往前行,這就好了。 7 因他們是為主的名出外,對於外邦人一無所取。 8  所以我們應該接待這樣的人,叫我們與他們一同為真理做工。
 
和約翰二書、寫給那位甚有愛心的夫人不同的,長老約翰在二書中教訓那位熱心接待客旅的夫人,得先要辨明對方所傳的道是否是真道,是否合於我們所領受的;如果不是,不僅不要接待他們,甚至是與他們問安都不可;問他們的安,就在他的惡行上有分。
 
而在寫給這封該猶的書信上面,長老約翰這則是大大的爲他接待客旅的行爲稱讚該猶。那該有所接待的是誰呢?大約是與約翰長老同一個教群內的弟兄姊妹,因為這些人回來以後,就向約翰誇獎了該猶的愛心的行爲。
 
從這樣書信的背景來看,該猶大約是早先也是在這個地區的弟兄,後來搬往它處,大約是在那裡定居了。在此後教會又差遣弟兄們外出宣教,經過了該猶所居住的那個地區,就受到了該猶的招待,這就是該猶幫助他們繼續向前行。
 
那有沒有可能是該猶久在異鄉居住,好不容易見到老鄉所以就熱情的招待,當然我們也不排除有這種可能,但是約翰乃是說:他們是爲主名外出,並且對外邦人一無所取,這一點對傳道人是特別的重要,如果一個人傳道的目的是為了能夠擴展他自己的地界,好能夠收取更多的奉獻的話,那麼這樣的傳道的目的就不純。
 
這就是爲何從約翰此處教會出發的宣教團隊,乃是向外邦人一無所取,約翰還誇獎他們是忠心的。既然是一無所取,那就是什麼也不拿;不像今日又些基督教的宣教行動,辦得好像是巡演,專門往基督徒多又富足的地方去,那他們是為什麼宣教呢?
 
我所曾經待過的一個教會,曾經宣佈他們邀請某位知名的靈恩派大牧者(更像是個大明星)來教會舉辦特會。當初對方聽說我們是個兩千人的教會、就答應了下來;後來他們的工作人員來實地考察,才發現我們所謂的兩千人是要舉辦三場崇拜才能容納兩千人,於是就不再願意前來。
 
後來那個教會的主任牧師,就在主日的時候「透露」,對方的團隊如果要來,除非我們的教會「包底」二十萬美金的奉獻才會來。所以一方是認爲参加的人數固然重要,當然可以說要人多才有效果,但是更重要的是奉獻能夠到數目也就可行。
 
而在另一方面,當時的那個主任牧師的「透露」也是有著奇妙的心態。我在當時的時候並沒有特別的感受,只當是聽到了一項茶餘飯後的談資,在日後我才慢慢地體會到這裡面所包場的有許多的蹊蹺。

本來這樣的事情是不適合寫在解經書裡面的,但是這些事情和在本書當中,約翰所寫的另外一些事情是有關係的。所已我還是決定把這件事給紀錄下來。
 
約翰在稱讚該猶的時候,等於是用「配得過神」來肯定該猶。這也是在告訴我們:不要以爲我們要出錢出力的招待就是我們的付出、是虧損;相反的、我們能夠在這樣的事工上有份,乃是我們的幸運。

出外宣教的弟兄們是忠心,招待客旅的弟兄是有愛心的,沒有人是以私利為出發點,所要成就的純粹是爲了主而作的。約翰說:這樣的事情是「一同為真理做工」,真理的工就是神的工;當我們能夠在這樣的事情上有分,那又是何等的幸運啊。



 

2024年7月7日 星期日

約翰三書簡介(約三:1)

約翰三書:1 做長老的寫信給親愛的該猶,就是我誠心所愛的。 2 親愛的兄弟啊,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  3  有弟兄來,證明你心裡存的真理,正如你按真理而行,我就甚喜樂。 4 我聽見我的兒女們按真理而行,我的喜樂就沒有比這個大的。
 
又是一封短短的書信,他要比約翰二書還要更短,它也是只有一章,甚至在文字上要少了一行;因爲許多人直觀的誤解,所以我們要在約翰三書的開頭再度重申一遍,約翰二書和三書很有可能和約翰福音以及約翰一書並不是同一個作者;也就並非是使徒約翰所寫的;
 
我在初習聖經之時也就是如此的認爲,光看書名想當然爾的就認為所有的約翰書信都是使徒約翰所寫的,但是恐怕是並非如此。我們可以参考書信的內容,可以從作者的自稱,書信筆法和口吻的不同,加上其他的参考資料,許多聖經學者認為作者是以弗所教會的一位著名的長老約翰;
 
當然也有可能,這位作長老約翰會不會就是使徒約翰呢?有種說法就是使徒約翰在離開耶路撒冷後就離開前往以弗所,在那裡居住,而在長久的以長老的身分服事後也就以此自稱,這也是極有可能的,但這也因為年代久遠此事已經不可考了。
 
這樣就很好的解釋了爲什麼作者在這裡自稱爲作長老的,當然若是他也就是使徒約翰,但是如今也在教會內當長老的,爲了不要顯得雙方的關係特別生分,約翰仍然是僅僅是自稱爲作長老的,那也不一定。
 
而此書的受信者該猶,則顯著的與約翰有著年齡上很大的差別,這個我們到了後面再來解釋為何是如此說的了。因爲這樣的假設。這位該猶就大約不是保羅同工當中,前後共提到有三位不同出身處的該猶了;
 
和保羅相關的一共有提到馬其頓人該猶,是在以弗所暴動中保護保羅的(那是在 徒19:29),特庇人該猶,是幫助保羅攜帶捐項帶給耶路撒冷信徒的(徒20:4),以及哥林多人該猶,他是一個好客的人。接待了全教會的人(羅16:23);而此處的該猶,大約只是剛剛開始他的服事而已。
 
那爲何約翰長老要寫這封信給該猶呢?就是要安慰鼓勵該猶在他的服事的道路上,告訴他的服事是有價值的,並且在遇到了可能的挫折之後,還能夠繼續的努力,在服事的道路上能夠百呎竿頭更進一步。
 
在一開始,長老約翰就給與該猶祝福,願他的身體健壯,凡事興盛,最後還補了一句: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這話的前面是祝願,後面半句是肯定,也就是說長老約翰是已經肯定該猶是有興盛的靈魂的了。
 
靈魂興盛是要怎麼看出來的呢?此時該猶甚至和約翰不是同在一城,那約翰是如何知道該猶的靈魂是興盛的呢?這就是由有來往的弟兄將該猶的狀況報與約翰聽,約翰聽到了該猶的狀態,就知道該猶的心裡是有真理的,並且是按真理而行的,並且說他是甚為喜樂的。
 
爲何約翰憑著這些消息就能肯定該猶是靈魂興盛的呢?因爲他得知該猶所行的、與世人爲了私利而行的乃是大大的不同。世人來來去去,不爲名來就是爲利而往,而該猶所行的不是爲名也不是爲利,乃是爲了贏得靈魂;就這樣約翰就可以得知該猶是爲了真理而努力,爲真理而戰,這就成了約翰的喜樂。
 
約翰並說他看見他的兒女們是按照真理而行的,這裡的兒女們乃是複數,表明是一群人,也就是指著該猶以及他的同工們,這些人大約是受到了約翰所在的教會的支持,再加上年齡上的差距,這就是為何約翰稱他們爲兒女們。


 

2024年7月6日 星期六

敬拜讚美組曲 (與我們一同敬拜) + 當求智慧 (箴言簡介 2)

敬拜讚美組曲  (與我們一同敬拜)  07/07/2024
耶穌你醫治
耶穌基督是主
工人的禱告

我們在原唱之外加了和聲,適合聚會領唱,網路聚會效果尤佳
在曠野遇見神敬拜使用版本
音樂版權仍歸原創作者所有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https://youtu.be/7W7xpXK4jE8?si=sUqyfuZghvHHrFmp


 當求智慧
(箴言簡介 2)    

側耳聽智慧,專心求聰明,呼求明哲,揚聲求聰明,尋找她如尋找銀子
箴言1:32~2:22
https://youtu.be/FlOnJ3gD24k?si=cg3CYJAUENKf7Uc1


 

 

 

 

2024年7月5日 星期五

不要在他們的惡行上有份(約二:11)

約翰二書: 10 若有人到你們那裡,不是傳這教訓,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問他的安。 11 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份。12  我還有許多事要寫給你們,卻不願意用紙墨寫出來,但盼望到你那裡,與你們當面談論,使你們的喜樂滿足。 13 你那蒙揀選之姐妹的兒女都問你安。
 
以講道常提到愛的使徒竟然要弟兄姐妹們不要接待客旅,不要接他們到自己的家裡去住,甚至在路上遇到了都不要和他們問安,這是真的嗎?不用懷疑,約翰甚至把這些寫在書信當中,也就是留下了千古的證據,是無可否認的。
 
其實關於不要問人安的教訓,主耶穌也曾經講過;當他差遣七十個門徒們兩個兩個的出去,他也曾經吩咐他們要小心,他說:你們去吧!我差你們出去,如同羊羔進入狼群。不要帶錢喔,不要帶口袋,不要帶鞋,在路上也不要問人的安。無論進哪一家,先要說:『願這一家平安!』那裡若有當德平安的人,你們所求得平安就必臨到那家;不然,就歸你們了。
 
爲什麼不要在路上和人問安,因爲他們是羊羔進入狼群,豈有羊羔向狼問安之理。雖然路人並不一定、甚至大約不會害那些出去傳道的門徒們,不會害他們的肉身;但是在靈裡面那就是相爭相殺的場面了,所以主要他們不要隨便和人問安,一但問安了,就開始談論世俗的事了,世俗的靈就進入門徒裡面了。
 
但是對於接納門徒的人家,這裡面一定有神所做的預工在裡面,門徒都要住進人家的家裡去了,那怎麼會不彼此問安呢,所以不是不要與人問安,而是不要隨便和人問安,這正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在這種屬靈爭戰的時候就要注意了。
 
約翰所寫的這封書信受信的夫人,因爲接受耶穌基督的愛,也領受了主的命令要我們彼此相愛,也因此她就熱心的招待客旅,當然也與他們熱情問安,因爲他們也是傳基督的,她以爲他們是自己人,但是約翰卻看出來他們乃是群狼。
 
他們雖然傳的是耶穌,但是卻實在是諾斯底主義,也就是傳一個不一樣的耶穌。到了今日,諾斯底主意雖然可以說是已經是消失了;但是藉著耶穌基督的名,卻傳著不一樣的道的團體,如今還是以各種異端團體而存在著。
 
那麼異端的團體又有哪些惡行呢?約翰在這裡並沒有一一敘述,他只是說「我還有許多事要寫給你們,卻不願意用紙墨寫出來,但盼望到你那裡,與你們當面談論」是啊,有許多傳道的見聞,以及和異端鬥法的經歷,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還可以,但是卻不值得用筆墨寫下來,更是不值得寫在聖經裡。
 
那寫傳著耶穌卻不守真裡的團體,他們的危害是特別大的,這也就是約翰稱他們是在行惡的原因;這些人有很大一部分已經是已經在尋求生命的意義,他們體認到生命不應該只有今生和肉體的,所以他們開始尋求。
 
終於他們遇到一群傳耶穌基督是救主的人,正式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給到生命答案的人,於是他們很高興的就信了教,以爲這樣就可以進到永生;但是他們卻沒有想到:他們看到了路標的名字是對的,但卻是別人亂掛的。這條路並不是那條真正的道路。
 
這便是他們所行的惡了,迷惑了有心尋求真道的人,將本來有機會循著真道來到神面前的人,不知道引導到哪裡去。這當然是重大的惡行。而我們若是以任何形式幫助他們,甚至是拿一杯涼水給他們喝,那都是在他們的惡行上有分了。那都是在他們的惡行上有分了,這願神憐憫和帶領我們。


 

2024年7月4日 星期四

越過基督的教訓不常守著的(約二:9)

約翰二書:8 你們要小心,不要失去你們所做的工,乃要得著滿足的賞賜。9  凡越過基督的教訓不常守著的,就沒有神;常守這教訓的,就有父又有子。 10 若有人到你們那裡,不是傳這教訓,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問他的安。 11  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份。
 
約翰乃是深諳屬靈的爭戰之理,他知道在世上有基督的追隨者正在努力的爲主做工,我們或多或少的知道我們是爲何而作,或者是用「爲何而戰」是更爲貼切的形容;基督的跟隨者不會是被操控的木偶,而是爲所知翰所信的在奮鬥的。
 
對於別的隊伍可就不能這樣說了,他們當中有許多的人是被自己的惡慾所驅使,有的爲名、有的爲利、有的爲了想要高人一等;魔鬼們會用各種的引誘來驅使人們爲各種各樣的原因而努力,他們也是在爭戰。
 
有這樣的和那樣的隊伍在這世上活動,我們也在其中;隨然大家的目的不同,但是有一樣東西是每一支隊伍都要爭的,那就是「人」,有的隊伍要人的錢,有的隊伍要人來崇拜他們,甚至有的隊伍認爲他們在做正確的事,他們也是要人信耶穌,但是他們要人信的,卻是一個不一樣的耶穌。
 
對於我們來說,這樣的隊伍是最危險的,因爲我們不容易看出他們來,除非對真理很明暸的,像是約翰或是保羅這樣的牧人,許多人是很容易被他們迷惑的。以爲是找到了通往天國的路徑,誰知是通向滅亡的。
 
在第9節中,約翰告訴我們如何才能確保我們是行在正確的道路上,他說「凡越過基督的教訓不常守著的,就沒有神;那住在著教導中的,他才有了父,也有了子。」我在這裡用的是中文標準本的譯文,我們也可以看看兩個譯本之間的翻譯共通之處。
 
在這句話裡面,最重要的就是「基督的教導」,我們要遵守的也就是基督的教導。不是要每天和聖靈打招呼,不是要每天冥想聖靈;這些事可不可以做?當然可以,但是我們從這些活動當中所得著的,也應當是與基督的教導相符合的。
 
我曾經有遇過基督徒,他們每天花很多的時間打坐冥想,然後自己練習方言和靈歌;有這樣的恩賜當然也是好的,但是他們在與弟兄姐妹交流的時候,動不動就說聖靈告訴他們這個、告訴他們那個,說這是聖靈的啟示;我們也都讓他們說了。
 
但是與他們深入交流,就發覺他們對於聖經的認識有許多、諸般的錯誤;另外他們也喜歡常常高舉靈異的經驗;雖然沒有明說,他們的意思就是像他們有這麼多屬靈經驗的,應當要在會中作領袖、受人尊重。
 
又多與他們相處,也發現他們會特別爲了有世上的好處臨到他們而感謝讚美主的,特別喜歡高舉這樣的經驗;當然這只是佐證,有一點偏離主題,他們對於自己的利益比較在乎,但是對於讓他人得益的事,就並不太熱心了;這確實是要較細心的觀察比較才能分別出來的事情。

人雖然難以分辨,但是神一定可以;神會把自己給那些常常守著基督教訓的人。就是能夠愛神也愛人的人,就能夠得著神自己。想想看當約翰年輕的時候經過撒瑪利亞,因爲人不肯接納耶穌,約翰就求主允許他禱告求天上降下火來燒滅那城。
 
你想,如果神將自己的能力給了那時候的約翰,他那個時候一禱告就從天上降下火來燒滅許多人,那又怎麼樣呢?所以,我們最重要的,就是要將自己的生命轉化於合於基督的教訓的,那麼我們就會有父,也會有子。


 

2024年7月3日 星期三

不傳這教訓,不要問他的安(約二:7)

約翰二書:7 因為世上有許多迷惑人的出來,他們不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這就是那迷惑人、敵基督的。 8  你們要小心,不要失去你們所做的工,乃要得著滿足的賞賜。9 凡越過基督的教訓不常守著的,就沒有神;常守這教訓的,就有父又有子。 10 若有人到你們那裡,不是傳這教訓,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問他的安。 11  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份。
 
約翰隨即傳達了這封信中最核心的意見。主要我們彼此相愛,那我們見到弟兄姊妹們彼此互相熱情的打招呼;有弟兄姐妹們從遠方來,那當然要熱情的招呼,用好吃好喝的招待,到了晚上沒有地方住,那就住在我們家裡可好啊!
 
這就是有弟兄姐妹認爲不好,甚至是將這些事帶到約翰的面前,並且引起了約翰的重視,特別寫了這封信,在第10節處寫了「若有人到你們那裡,不是傳這教訓,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問他的安。」
 
特別強調愛心的約翰長老,竟然叫這位有愛心的夫人「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問他的安」竟然是要限制她招待人。但是這是有前提的,就是句中的「不是傳這教訓的」約翰乃是要這婦人不要招待傳異種福音的人。
 
在約翰的那個時代,最著名的一種異端就是諾斯底主義,他們說基督並不是成了肉身來的,甚至有人說耶穌乃是一個幻影,因此當他被釘十字架時也並不是真正的受傷,不是真正的流血,也不是真正的死,這當然是嚴重的異端。
 
但是諾斯底主義的人也傳耶穌,「他們不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可見他們也傳耶穌,只是他們所傳的耶穌並非是成了肉身來的。那麼有這樣也是傳耶穌的人來了,看起來也是和我們一樣,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那我們是要招待他們還是不要招待他們? 

約翰明明白白的禁止這樣的招待:不要招待他們,甚至與他們問安都不可。爲什麼呢?難道主要我們彼此相愛就是指基督徒,還必需是按照真道而行的基督徒之間彼此相愛就好了,這個彼此相愛並不包括外人?我可以告訴大家:並不是這樣的。
 
要知道主在講好心的撒瑪利亞人的例子時,並沒有誇獎那個祭司和利未人,他們因爲宗教的原因必需保持潔淨,就不能沾血。而那個撒瑪利亞人也沒有先檢查對方是否與我同族(因爲他的衣服都被搶去,看不出來了)救治他只是因爲他也是一個人,人就應當彼此相愛。
 
另外耶穌也見過一個人擅自奉主名在趕鬼,弟子們說要禁止他,但是主卻說「不要禁止他;因為沒有人奉我名行異能,反倒輕易毀謗我。不抵擋我們的,就是幫助我們的。」(馬可9:40)這個人顯然所傳的並不是真理,因為他不肯跟從耶穌,但是為什麼耶穌卻不讓門徒禁止他呢?
 
要能夠明白這些,那就一定先要明白屬靈爭戰的真象。在世上的世人之間,除了可見的肉體爭戰之外,還有我們看不見的屬靈爭戰。跟隨耶穌基督傳真理的是一支軍隊,鬼魔們當然是另外一支軍隊,那個自己奉主名趕鬼的,雖然沒有加入耶穌的陣容,卻也是反對鬼魔的,他趕鬼,耶穌也不去反對他;甚至主可能也在某方面用他,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諾斯底主義傳耶穌是幻影,他們是在將基督徒從真理的陣營拉走,雖然在表面上他們傳的也是耶穌,但那就是屬於相對陣營的了。我們若是在他們的傳道上提供方便,比如說提供他們食宿,那就是在助長敵方陣營,所以與約翰要禁止這個夫人招待他們,甚至是與他們問安都不可。
 
那麼若是我們看到了一個諾斯底主義的門徒,被土匪打劫了躺在路旁,那我們是救還是不救呢?我說:那個人受傷躺在路旁的時候是在傳諾斯底主義嗎?不是的,那時他只是一個受傷的人,所以我們若是看到了就應該要救他,替他裹傷和醫治。
 
可能一邊裹傷還一邊向他傳真正的福音;他醒來之後若是信了真正的福音,那我們就多了一位弟兄了。但是若是他傷好了以後,還要繼續傳諾斯底主義,那我們又在屬靈上站在敵對的陣營中了,到那時就讓他走,以後也不必再問安了。
 
屬靈的爭戰不以消滅對方的肉體為得勝,因爲就算是肉體消滅了,他的靈還是站在原來的那一邊。而主要我們彼此相愛,那也是在不支持敵方陣營的情形下,甚至這個愛,會是能夠贏來對方的重要武器。


 

2024年7月2日 星期二

愛與真理(約二:2)

約翰二書:2 愛你們是為真理的緣故,這真理存在我們裡面,也必永遠與我們同在。 3 恩惠、憐憫、平安從父神和他兒子耶穌基督,在真理和愛心上,必常與我們同在!4 我見你的兒女有照我們從父所受之命令遵行真理的,就甚歡喜。 5 太太啊,我現在勸你:我們大家要彼此相愛。這並不是我寫一條新命令給你,乃是我們從起初所受的命令。 6 我們若照他的命令行,這就是愛。你們從起初所聽見當行的,就是這命令。
 
約翰重點的講到「愛你們是爲真理的緣故」這樣子就將愛與真理連接在一起了。他說愛是從神而來,神既然是常與我們同在,那我們就會和他一樣會有愛,也會有一樣的愛,這個愛甚至是可以留存到永遠的。
 
甚至在問安的語句上,約翰用了願「恩惠、憐憫、平安」這幾個人人都需要,人人都想要的恩惠願望在他的問安祝語中,在基督教中這也是非常常見的用語,是從父神和他兒子耶穌基督而來的,我們在保羅的書信中也常常得見的。
 
但是比較不常見的是後面的半句,這些恩惠「在真理和愛心上,必常與我們同在!」又再一次的強調了真理和愛心,也就是說你想要恩惠、憐憫、平安嗎?那你也要處在真理和愛心裡,因爲這個祝福只在真理和愛心中。
 
我不曉得收信的夫人看到此處有沒有感受,她是非常有愛心的,不然他不會這樣時常的接待客旅,至於真理、我想她是比較欠缺的,不然她不會犯下需要教會的監督長老來特別寫信給她的問題,我不禁懷疑她讀信到這裡,會不會已經有感「真理是我所欠缺的嗎?」
 
約翰並沒有讓她在懷疑中太久,不然會打擊她的信心;約翰隨即就說「我見你的兒女有照我們從父所受之命令遵行真理的,就甚歡喜」 也就是說:你看你的兒女們都是照著我們從天父那裡所領受的命令而遵行真理的。
 
這也就是告訴她兩件事:第一,遵行真理並不難,約翰肯定她所熟知的兒女們都能夠遵行真理,已經讓教會長老甚是歡喜,所以這並不難;第二,不是隨便什麼人來傳的、說的都是真理,唯有從天父那裡所領受的才是真理,而我們已經領受了,也在傳給教內眾人。
 
我想聽到這裡,可能心裡有懷疑的人會在想說:這是不是約翰想要包辦真理呀?而如果說別人所傳的不算,只有你們所傳的、才是從天父那裡領受的,這是不是有點搞小圈子的意思?不過這種想法可能也會被下面這件事給沖銷掉,那就是她的兒女都已經和約翰是在同一個圈子內,並且約翰還是大家所公認的著名長老,服事主多年的,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聽一聽呢?
 
結果一聽約翰的勸告,在第五節約翰就說:「我現在勸你:我們大家要彼此相愛」誒,這有什麼稀奇的,我們在教中這麼久了,所聽得翻來覆去也都是這一句呀?不必約翰說什麼這是新命令還是舊命令、是從起初所受的命令。
 
但是約翰卻非常重視這一點,不但在第五節裡這樣說,在第六節裡又換了一個說法,又再說了一次:「我們若照他的命令行,這就是愛。你們從起初所聽見當行的,就是這命令。」是的,這命令是主耶穌在被賣的那一夜,親自交待給門徒的;並且在同一段話當中,主耶穌還稱呼約翰為他的朋友。(這是被記在約翰福音15章裡面的)
 
我相信約翰一定是不敢稍忘主在最後交待的這件事,這是他紀念主,並被主親口稱之為朋友的那一幕,我相信在約翰的一生當中,他必定已經講過無數次了,而在教內的人人,都曉得這便是約翰一生所傳的、所遵守的,就是主的這個命令。
 
如果說在這個世上,有什麼人是關於這個命令的專家,又有發言權的話,那一定是非約翰所莫屬的。我相信這位夫人也是心中明白的。到目前爲止,這位受信的夫人恐怕還是不明白爲什麼教會長老要寫信給他。不要急,我們馬上就可以知道了。


 

2024年7月1日 星期一

約翰二書的受信者(約二:1)

約翰二書:1 做長老的寫信給蒙揀選的太太和她的兒女,就是我誠心所愛的;不但我愛,也是一切知道真理之人所愛的。 2 愛你們是為真理的緣故,這真理存在我們裡面,也必永遠與我們同在。 3  恩惠、憐憫、平安從父神和他兒子耶穌基督,在真理和愛心上,必常與我們同在!
 
轉眼我們已經將約翰一書查考完畢,要進入約翰二書了。約翰二書並不是真正的接在你看一書後面寫的序列,這個一書二書三書都是編纂者為了方便指明是哪一部書信所給定的名字,就是作者名為約翰所寫的三封書信,彼此之間並沒有一定的順序關係,甚至可能是有兩個作者。
 
今天我們要查考的約翰二書顯得有點短短的,事實上他就是寫給教會當中的一位姊妹,以及他的家人。從約翰他的自稱看起來,他與這所教會的關係相當密切, 約翰雖然是自稱為長老,但是他這個自稱的長老不一定跟我們如今的長老意思相同。
 
很可能他是做教會監督的,也就是說是他看管下眾教會的其中一間;我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因為從信中看來,約翰所得知這個婦人的消息,很可能並不是第一手的眼見親聞,因爲到了信末就透漏出來短期之內雙方都還沒有辦法見面,約翰是盼望能夠到他們那裡,能夠當面的與之談論。

約翰在這封書信當中並沒有像保羅一樣自稱為使徒,而是自稱爲長老;所以有許多聖經學者說他是以弗所教會的長老約翰,而非是使徒約翰;另一種可能他就是使徒約翰,他也在教會作監督長老,並且這樣自稱就是為了拉近雙方的距離,好像是在說:你我都是同信一教的弟兄與姊妹,只不過我年紀長些,並且在行走天路的路上要走在你前面一些,這樣他說給的勸諫會比較能夠讓人接受。
 
你看他是如何稱呼這封信的受信者,他先肯定對方是蒙揀選的「夫人」,和合本將這個詞翻譯做太太,這對於某些人,例如上海人,讀起來就完全沒有問題,我則比較喜歡標準本和新譯本所使用的「夫人」一詞。
 
這位夫人的兒女大概是已經成年了。而且從文中看起來,他們並非是不敬虔所以需要教會長老寫給他們一封信以資告誡;相反地、他們可能是非常敬虔的,並且是熱衷教會裡服務事工的,這一點我們可能從第10節就可以看出來,因為他們家可能是常常接待來訪的宣教人的。
 
這位夫人接待客旅的善工在教內應當都是頗有名聲的;然而也有另外一位姐妹在旁邊觀察到這樣的情況,她可能是看到那位夫人對於客旅是一律接待,也不論他們所傳的是什麼,傳基督但是必需要行割禮,她接待;傳耶穌是基督,但是是以幻影的形象來到地上的,她也接待。
 
於是就有13節裡面所提到的另外一位蒙揀選之姊妹,她很有可能是與那位夫人是同一個地區、同一間教會,但是來探訪他的兒女;或許這些兒女就住在約翰常常停留的這個地區,於是他們就把這個情況上報給約翰,而約翰就提筆寫信給這位夫人,也就是我們今天所查考的約翰二書。
 
約翰在這封書信中也照樣按照他所傳的,以彼此相愛之理來稱呼,約翰在這個上面用了很好的一個轉折,他說我們彼此相愛,「不但我愛,也是一切知道真理之人所愛的」就把彼此相愛這件事給引導到真理上面去了。
 
為什麼?因為約翰要跟這位婦人說的不是怎麼樣彼此相愛,要說以愛來待人,恐怕沒有人能夠比的過這位婦人;而約翰說要和這位婦人說的是說:我們一定要認識真理。我們愛,是因爲我們認識真理,這真理就是我們裡面的耶穌基督。
 
約翰說的很對,我們愛是因為神先愛了我們;我們愛,是因為主給了我們要我們彼此相愛的命令,所以我們愛,必需要照著耶穌基督的樣式,那才是真正的愛。這就是約翰所寫的這封信,是這樣的與那位常常接待客旅的夫人來問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