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31日 星期日

路加福音查考 38

敬拜讚美10/31/2021
 
在曠野遇見神敬拜使用版本 音樂版權仍歸原創作者所有
 

歌頌
愛中相遇
我要高舉你的名- 靈感團隊

在曠野遇見神敬拜使用版本 音樂版權仍歸原創作者所有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路加福音查考  38
主教我們禱告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弟兄與兒女(來2:13)

希伯來書二章「11 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一,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 12 說:「我要將你的名傳於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 13 又說:「我要依賴他。」又說:「看哪,我與神所給我的兒女。」 14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15 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
 
第12節所用的經文「我要將你的名傳於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我們知道這是出自於詩篇22章22節的經文,那是大衛王所寫的詩章,這一篇也是著名的彌賽亞詩篇中的一篇,在篇中句句都像是出自於耶穌基督的口那樣,在近一千年前就預示了彌賽亞所要說的話。
 
其中的第一節就是「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為什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這不就是當耶穌被定在十字架上,在快要斷氣前所說的那一句話嗎?其中還有許多句話似乎也是耶穌會說的話,因為今天的重點不是在詩篇,有興趣的弟兄姐妹可以自己看。
 
這裡作者引用了詩篇22:22節的經文,且明說這就是主的話「我要將你的名傳於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這是寫在「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的這一句話之後,可見我們的主真的稱我們為弟兄了,他就是來將神的名傳給我們,亦即就是要讓我覺們認識神(見我以前在講解1:4處對於名的解釋)
 
並且主在各樣場合當中都是頌揚神的,下一句「我要依靠他」野可以翻譯成「我也要仰望他」,這在舊約當中也有被多次使用到過。但是如果加上「看哪,我與神所給我的兒女」這一句,那應該就是指著以賽亞書8章所用的經文了。
 

以賽亞書八章「17 我要等候那掩面不顧雅各家的耶和華,我也要仰望他。 18 看哪,我與耶和華所給我的兒女,就是從住在錫安山萬軍之耶和華來的,在以色列中作為預兆和奇蹟。」在這裡我們要特別弄清楚此處的斷句,是耶和華給我、他的兒女,而不是耶和華所給、我的兒女。

我們在這裡要搞清楚的一件事就是,我們是神的兒女,而我們是基督的弟兄;如果我們用「主的兒女」時,那個主所指的一定是神、而不是基督。因為神是我們的父,而基督是神的兒子、是我們的長兄;所以我們是耶穌基督的弟兄,而不會是兒女。

在這裡所有使用的兒女,在希臘原文裡就是一個字、是一個名詞,而且不一定有和主詞有相對關係。比如說我和兒女,相似的用法有「我和房子」在一起拍了一張照片。這裡的房子可以是我的、也可以不是我的,我就和一棟房子在一起拍了一張照片,如此而已。

所以我們這些「兒女」既然都是同樣有血肉之體,那麼他要來到我們這些「兒女」們同在一起,並且因為要為我們作一些事情,他也一定要和我們一樣,也要同樣的有血肉的身體。所以基督就有了血肉的身體,那麼他究竟要為我們作些什麼事呢?

原來他是要藉著他身體的死,要打敗那掌死權的魔鬼,這是怎麼打敗呢?他就是要用復活來打敗死權;如果人可以復活那就不怕死了。並且還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隸的人。誰的奴隸?魔鬼的奴隸。很好笑吧?人因為怕死就成了魔鬼的奴隸,它可以用死亡威脅、驅使人為奴隸。

怕飢餓缺乏,無安穩處過日子而死,就被魔鬼用貪婪驅使,用自私驅使;怕被人害而死,就被魔鬼用猜忌、苦毒,憤怒、苦毒而驅使,等等. . . 而我們的主來就是要救我們脫離這些的,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9日 星期五

主作我們的弟兄(來2:11)

希伯來書二章「7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並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 8 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既叫萬物都服他,就沒有剩下一樣不服他的。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 9 唯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 10 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裡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 11 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一,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
 
神造人的心意是要叫人管理一切神手所造的,要人管理萬物、那麼萬物就要服在人的腳下,這裡還說,應該是沒有一樣不服人的。但是這是真實的現狀嗎?在一方面,今天人有能力殺害或是傷害所有的物種,然而能夠傷害人的物種卻很少(病毒除外)
 
但是那應該不是萬物服了人,真正服了人的只有狗、連貓都不是完全的服人,更不用說是萬物服在人腳前了。所以在這裡說「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這就是如今的現實了,因為人犯了罪,萬物在人的身上看不到該有的榮光,於是就不能服人。
 
但是也有例外,這裡說「唯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這是指在肉身內的耶穌,因為取了人罪身的形象,就暫時的比天使小一點了,這個比天使小只是暫時的,當他回到天上去時就要接受天使的敬拜了,他的榮耀就遠超過天使了,也能夠差遣使者了。
 
這裡又說「耶穌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這死的苦並不是耶穌應該要受的,因為他並沒有犯罪;沒有犯罪卻因為神要施恩給人,替人人嚐了死味,那是為了要救人,使神的旨意圓滿,就配得了那尊貴榮耀為冠冕。
 
為什麼神要讓萬事萬物如此發生呢?因為神本是藉著基督造了萬物,如今他的手也是托著萬物的運行,而且萬物都要歸於他,他是萬物的歸宿;人是缺乏榮耀的,如今也是他要帶著眾兒子進到榮耀裡面去。既然如此,他就代替眾人嚐了死味,將眾人經過死亡再進入榮耀的路先給走了一遍。
 
主和我們的關係是非常親密的,他並不因為我們是犯罪的、是污穢的就對我們敬而遠之或是避而不是見我們;相反地他取了和我們一樣的肉身,也來到我們當中跟人一樣的生活,並沒有享受特權。這是有大能大力的神、創造天地的神和人過著同等、低下的生活;他沒有嫌棄我們。
 
基督本有神的形象,他不以與神同等為強奪的;他到我們中間不是來譴責我們的犯罪,不是來取笑我們的失敗,他來乃是與我們同在,作為弟兄來帶領我們一起努力,來帶領我們改過、成聖;簡單的講就是他開了一條可以得榮耀的天路,讓我們可以跟隨他進入神國。
 
這裡又說「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一」,得以成聖的就是我們,作為主的弟兄我們到時候是可以成聖的,那使人成聖的當然就是基督、是神的兒子。我們與基督乃是同有一位在天上父,這就是我們都是出於那唯一的真神。
 
主是真的稱我們為弟兄而非僕人,在最後的晚餐之後的臨別贈言中,他就對門徒們說這話,約翰福音15:15「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做的事。我乃稱你們為朋友,因為我從父所聽見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我們有主為朋友為兄弟,真是太美好了,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來2:6)

希伯來書二章「5 我們所說將來的世界,神原沒有交給天使管轄。 6 但有人在經上某處證明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 7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並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 8 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既叫萬物都服他,就沒有剩下一樣不服他的。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 9 唯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
 
在猶太人的塔木這套書的當中,有記載著撒旦是如何從天使長變為魔鬼的,它裡面寫著路西弗原是大有能力的天使長,帥領著眾多天使管轄我們現在的這世界,但是因為犯罪,就被神逐出天上,掉到半空之中,但是如今仍然不義的佔據這世界、作這世界的王。
 
當耶穌受洗後,聖靈曾帶領耶穌到曠野中受魔鬼試探時,撒旦曾指著萬國的榮華向耶穌說「這一切的權柄、榮華我都要給你,因為這原是交付我的,我願意給誰就給誰。」這話關於這世界的部分原是不假,因為這世界原是交給路西弗天使長看守的,只是如今他背叛神後再佔有這世界、他已是不義,並非是他要給誰就給誰的
 
但是在這個世界之後,還有一個將要來的世界(新天新地)神就沒有計劃要再給天使轄管了。主在回答撒都該人(路加福音20章)關於七兄弟與寡婦在復活後該如何相處的問題時曾經說「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 35 唯有算為配得那世界與從死裡復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 36 因為他們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樣;既是復活的人,就為神的兒子。」
 
所以按照主的說法,我們人、並非是人人都能夠進入那新世界的;但是若是配得那世界的,在死了又復活後,就和天使那樣不嫁不娶,並且不能再死,還算得神的兒子;這樣就是新的人了。這些新人,作為神的兒子,就要代表神來管轄那新世界。
 
這裡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這是作者對於自己、身為人的評價,神啊,你竟然顧念我們!這也是詩篇第八篇的作者大衛,所發出的感言。為何說神顧念人呢?經文中說「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並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
 
這就是在說,我們是比天使要小一點的,不管是在聖潔可靠與能力等各方面都要輸於天使,然而神還是眷顧我們,他賜人榮耀尊貴的冠冕,這是在說人本來沒有這些冠冕,但是神因著恩典就給他那冠冕。這是怎麼樣呢?我們可以看撒迦利亞書第三章,裡面記著約書亞穿著污穢的衣服站在耶和華的使者面前,那神是怎麼眷顧他的呢?
 
神的使者對約書亞說「我使你脫離罪孽,要給你穿上華美的衣服。」又說「要將潔淨的冠冕戴在他頭上。」他們(天使)就把潔淨的冠冕戴在他頭上,給他穿上華美的衣服,耶和華的使者在旁邊站立。這也就是天使是奉差遣為那承受救恩的人效力的例子。
 
但是這件事指的是已經發生過的事嗎?不是的,那我們怎麼能看出來呢?我們可以看萬物對我們的態度就知道了,因爲按照神的心意,神是要萬物都服在我們的腳下,但是現在萬物當中服在我們腳下的只有狗吧,所以這件事還沒有發生;但是神的旨意是一定會成全的,只是時候還沒有到而已。
 
那這件事是要如何的來成全呢?我們要到明天再來講,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7日 星期三

用神蹟、奇事和百般的異能並聖靈的恩賜,同他們作見證(來2:4)

希伯來書二章「1 所以,我們當越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恐怕我們隨流失去。 2 那藉著天使所傳的話既是確定的,凡干犯悖逆的都受了該受的報應, 3 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這救恩起先是主親自講的,後來是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 4 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蹟、奇事和百般的異能並聖靈的恩賜,同他們作見證。」
 
我們今天還就同樣的經文來看另外一個話題,那就是神是如何確保真道的傳遞下去。我們昨天才講到主親自所傳給我們的真道、就是得救的重要基石,所以有關於真道的傳播、與對於真道的順從,是對於我們所得到的救恩機會的重要把握、不至於隨流失去。
 
不管是傳道、或者是督促人行道都是需要傳道人和牧者參與神救恩的工作。保羅在羅馬書(十章)中就說「14 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
 
因此牧者與傳道人是在於救恩的事工中是不可缺少的,真道也需要人來傳;並且督促羊群順服真道也需要牧者;那麼我們可以說人在救恩的事工當中也是重要的一環嗎?是的,是重要的一環!但是並不是真正決定性的關鍵。在這裡的第四節我們可以看到真正的決定性的關鍵就是「神按自己的旨意」
 
傳道人和牧者當然是神救恩事工中的一環,然而這不是在於人自己的意志和力量,從來沒有人從小就自己立志要為主作工、甚至殉道也不可惜的;而是連傳道人的興起,都是在神的旨意當中,就如羅馬書當中所講的「沒有奉差遣、怎麼能傳道呢」
 
再看我們今天的經文、我們就知道,神不但會興起傳道人,並且也「用神蹟、奇事和百般的異能並聖靈的恩賜,同他們作見證。」有的英文翻譯說第4節是為救恩的道作見證,但是我們知道就算是為道作見證也都是反應在人的身上而蒙了見證的。
 
真的,一個人被神呼召到變成真正的為主所用,中間也要經過一段很長的過程。如果一個傳道人在他一生為主所用的過程中,從來沒有神恩典的見證、那麼我想他是很難堅持下去。並且、如果傳道人或是牧者沒有由聖靈而來的恩賜,他的工作也是難以為繼的。
 
施洗約翰在曠野開始傳道、卻吸引千萬人前往領洗,那肯定是神蹟的見證;保羅的一生所見過的神蹟,也不比其它的使徒少,甚至他自己都成為神蹟的管道。神對於他所使用的僕人、也是不吝嗇給與特殊的幫助的,這就是神給的見證。
 
但是這裡面也可能會帶給人某些迷思,那是不是教會大就是有神蹟,有神的祝福呢?是不是牧人成功、就是有神的同在呢?這是不一定的。唐崇榮牧師是成功的牧師、也蓋了大教會;然後很多的成功神學的教會也蓋得超大的,那他們通通都是神蹟的顯現與神的祝福嗎?
 
不一定,因為繁榮是人可以造出或是炒作的出來的;當施洗約翰在曠野的事奉非常火熱的時候,另一方面、聖殿當中祭司的獻祭也同樣是火熱的,所以我們能不能夠看出來哪一個是靠著神蹟、哪一個是人為的繁榮呢?對於不經心的人來講這兩者看起來都是一樣,但是若是你細心的觀察,就能看出神的祝福和幫助是在哪一方的,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6日 星期二

感謝神的保守

10月24號週日的晚上,北加州下著大雨,這雨已經下了超過24小時了,我白天錄了講道,但是在晚上剪接的時候發現有一點不太好,需要補錄一個鏡頭,於是我在晚間八點多的時候自己去到會堂,正在準備錄影,卻發現我們會堂開始有進水的跡象。
 
水是從玻璃門下面滲進來的,來到外面一看,那個水已經超過水泥地面約有兩公分高,就來到玻璃門的鋁門窗架。正在開始滲進來,地毯開始出現濕水的印子,我知道如果再不處理,那整個會堂的地毯都會濕掉、必須更換,那會是很大的工程。
 
可是在這個時候怎麼辦呢?禮拜天的晚上我能找誰來幫忙呢?看來得自己解決這個問題,於是我想到裝修剩下來的磁磚片,可以將之貼在鋁門窗的下緣擋住積水,待我找來足夠的磁磚片,此時的水已經高過那磁磚片了,就算貼起來也擋不住水,而且那水還有越來越高的趨勢。
 
我本來想在旁邊的土地上挖一個洞,可是看到水越來越大我知道一個洞也沒有辦法足夠快速的排水,因為圍牆外面還是土地,是排不夠快的。這個時候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只好停下來禱告。
 
我在禱告的時候還在想,我要禱告什麼呢?是讓雨立刻停止嗎?那個雨正下在興頭上,絲毫看不出會停的樣子。禱告讓水離開教會嗎?我想像摩西分開紅海這樣的神跡,在如今是不會再發生了;因為主已經告訴我們「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他們求看神跡,除了約拿的神蹟以外,再沒有神蹟給他們看。」(路加11:29)
 
真的想不出來怎麼辦,還是把這個情況禱告交托給主;正禱告時,我就想起幾週前買的水幫浦,原本是計畫用那個水泵將浴缸洗過澡的水排到院子裡去澆花與果樹,但是浴缸裝好了以後只盆浴過一次,並且因為水泵的管子還沒有買到合適的接頭裝好,就都還沒有啟用。
 
原本這個水泵是準備當作浴室設備的一部分的,所以淹水時我想都沒有想到這個水泵可以拿來用;但是既然禱告的時候讓我想到它,我就立刻開始將水泵和水管裝置起來,開始將積水的地方開始排出去,那時積水最深處已經超過七、八公分了。
 
從晚上八點開始排水,天還在一直下大雨,我就先去睡覺準備晚上起來查看(反正今夜已經不用想好好睡覺了),到了夜間一點多起來看了一次,積水最深還有三四公分,但是鋁門窗處只有一點點,到了四點再看一次,水泵已經快要吸不到水了,就這樣危機過去了。
 
以後要怎麼辦呢?還是要請專業的水渠公司,他們要挖開水泥重新鋪排水管,並且因為此地植物多淤泥也會多,他們要做容易清淤的設記。我們只準備在會堂的周圍做工程來保護會堂,就這樣也要價五千美金;多的也不敢多做,畢竟這樣的大雨在北加州是少有的,應該用不太到。
 
無論如何要感謝讚美我們的主,他讓我在剛好的時候目睹到水開始滲入,祂又讓我提早買了水泵,並在我的禱告中提醒我還有水泵可用,感謝讚美我們的主,一切的榮耀頌讚都是歸給你的,阿門。
 

 

當越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來2:1)

希伯來書二章「1 所以,我們當越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恐怕我們隨流失去。 2 那藉著天使所傳的話既是確定的,凡干犯悖逆的都受了該受的報應, 3 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這救恩起先是主親自講的,後來是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 4 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蹟、奇事和百般的異能並聖靈的恩賜,同他們作見證。」
 
第二章一開始就有一個「所以」,就是說這裡的斷章就文詞上其實有些勉強,在前一章的末尾講到「天使也是為那 將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這也就是告訴我們,救恩不是一件小工程,而是神為我們成就的那件大事,主為這件大事死了又復活了,天使也要為這事、為這些人效力。
 
這是大好的事、機會難得;那麼、我們是否也要參與在這件大事裡面?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有那個「所以」的原因,這裡說「我們當越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恐怕我們隨流失去」在這麼偉大的計劃面前、如果錯過了,那不就太可惜了嗎?
 
是的,這就是這一段經文所在說的,第3節就明說「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這樣應該是說的很明白了吧,那麼這一切救恩會可能失去的轉機、是在第1節地方「我們當越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恐怕我們隨流失去。」
 
這就是說,我們聽了道,就可以決定我們是否隨流失去。這裡面有兩層意義。第一層是我們聽了真道,但是我們卻干犯悖逆,那正如第2節所說的「凡干犯悖逆的人,都會要受該受的報應」,這裡的道是天使所傳的(給摩西),所以當然是確定的。
 
因為真先知和假先知很難分辨、甚至基督都有人假冒的;每個人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但是天使就不是世間能有的、且天使都是忠於神,這個道如果是天使傳的,就當是確定的了。這就告訴了我們,若聽了真道、我們就當順從真道,而非干犯悖逆。
 
那如今我們又當如何確定所聽的道是否是真的呢?這裡說這救恩主親自講的,那為我們死了又為我們復活的主 所傳的道當然是真的,我們應當順從那真道。但是主僅僅只親自傳道給幾十個人,就算加上只聽了一兩次講道的人,也只不過是幾萬人,那麼事隔兩千年,經過多少代人,我們要如何確定我們所聽的道都是真的?
 
在第3節的最後也說:主親自講的道,後來是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這樣過了兩三百年,也將之彙總在聖經裡面,這應當已經是穩妥了;然而後世的人就這麼自己看聖經,是否人人都能夠順從真道呢?還是不能夠的,我們還是需要有人為我們證道的,將聖經上所記載的道、給活化了讓我們明白,並帶領我們遵行,我們還是需要領頭羊。
 
這就是為何我們需要有牧者。然而有牧者、也有披著羊皮的狼、吃羊喝羊的假牧者,那我們要如何辨別真牧者和假牧者呢?我認為從經文中告訴我們有兩個個重點,一個辦法就是看他是否是在為主在證道、還是在傳他們自己、謀自己的好處。
 
第二點就是如這裡所說:那真實活在我們當中的神,會用神蹟、奇事和百般的異能並聖靈的恩賜,來給這些傳神真道的神僕人作見證的。這些都有很多的例子可以證明,光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例子都有不少了;但是那並非是今天經文的重點。
 
經文就是如此告訴我們,會有神蹟、奇事和百般的異能並聖靈的恩賜,這些見證都是真實可見的,並不缺乏少有,我們只要留意就必然可見到。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祭(來2:17)

希伯來書二章「16 他並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後裔。 17 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 18 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希伯來書的作者大膽的寫出來說「他並不救拔天使」這就是說明了一件沒有人講過的事,那就是救恩並非是普遍的,神向亞伯拉罕說要賜福給他的子孫;這在猷太人當中都是覺得這是雨露均沾的,但是在此之前,他們認為救恩並不會臨到外邦人,但是如今救恩也臨到外邦人了。
 
那為什麼救恩不能也給天使?當然我們這裡所講的是那些犯了罪的天使,這裡面也包括魔鬼,所有當初跟從路西弗天使長一起離開本位的天使們,當然也還包括很少數、自行犯了罪的天使們。在這裡,作者就將神的救恩計劃並不包括天使給講了出來。
 
這當然和我們並沒有直接的關係,至少是現在,但是我們是否也會好奇這是為什麼,或者是我們如果知道了主為何不救拔天使的原因,最終也會對我們有幫助的。是的!其實這背後原因也會對我們有影響的,這個原因在第六章中也有被寫下來,我們到那個時候會再詳細的講解。
 
我們直接講結論,人之所以能夠承受救恩,是因為人對於神的善道、神的權能,今生與來世的認識都不清楚;就是因為如此,因為人的心眼被魔鬼弄瞎了,所以如果犯罪,那麼人也是無辜的。如果人就是因為這樣就和造人的神隔離的話,那豈不是正遂了魔鬼的下懷?
 
而天使和天使長犯罪,他們對於神的國度,神的權能都非常的清楚,然而他們竟然故意犯罪,挑戰神的權能。不守他們當守的本位;在這樣之後,如果還有救恩給他們,那麼以後是否再有天使也挑戰神的權能,不遵神的旨意,也都可以施予救恩嗎?那麼這救恩豈不是成為神國之義的對頭了嗎?當然不是!
 
亞伯拉罕的後裔之所以能夠承受救恩,一方面是因為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而神之所以給亞伯拉罕應許,懹亞伯拉罕的信就算作他的義,乃是因為神體諒人有肉體的軟弱,靈裡的眼又瞎了,容易被試探都還不自知,這樣才讓人有救恩的。

那麼神是怎麼知道他給人救恩是值得的?人會不會得救以後就賴上救恩,繼續一錯再錯?或者是人只要有肉體就沒得方法救,不管是神原諒人多少次,人最終還是會站在神的反對面,如果是這樣,那麼人就不值得這救恩,因為反正救與不救都是一樣的結果。

基督為了這事,就曾經道成肉身,取了和人一樣會犯罪的身體,和他所要救的弟兄是相同的;因為是相同的,他才能代表人向神認罪(將人的罪揹負在自己身上,求神原諒),並且代表人向神獻祭,這就是祭司的功能了,所以這裡說他「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

並且他既然親身體會過人的軟弱,也因為被試探而受過苦;他就能夠搭救被試探的人。在這一方面,他代表神並不是只是高高在上為神;而是神已經明白人是因為軟弱,在罪中掙扎的痛苦,神都了解。這樣當神說可以救我們的時候,我們就能信神真的能夠救我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4日 星期日

天地就都改變了;唯有你永不改變(來1:12)

希伯來書一章「10 又說:「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 11 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像衣服漸漸舊了。 12 你要將天地捲起來,像一件外衣,天地就都改變了;唯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 13 所有的天使,神從來對哪一個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做你的腳凳」? 14 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
 
在講說了基督乃是坐寶座、掌王權的主人,而所有的天使及各級的使者只不過是做事的僕人而已。這樣就知道基督的位置乃是高高在上,是與神同坐寶座的等級,那也就是天地間的最高級別。而講到天地間,我們就可能會聯想到天地間有多少君王,最終也是悠悠的過客,沒有誰能夠與天地那般悠久長留的。
 
沒錯,創建羅馬帝國的亞歷山大愷撒如今又在哪裡呢?他在短短的32年的一生之中,竟然征服了歐亞非三個大陸,創建了人類有史以來的最大帝國。而不論是東方的漢唐或是元帝國、大清帝國,都只不過延續了幾百年而已,最後它們都過去了,但是天地卻依然悠悠長存,沒有改變。
 
天地是長存的,是的!但是希伯來書的作者卻寫下這樣的一段經文「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這就是說基督在天地存在之前就存在了, 不僅是早於天地、並且天地都是他的手所造的。然後又說「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這可以說明了基督才是真正的長存,甚至遠遠的超過天地。
 
就是這樣而已嗎?不止!希伯來書的作者、又再用一個比喻來顯明這樣的相對關係,他乃是用衣服來比喻天地,天地像衣服那樣穿過了,季節過了,就要收起來了,雖然中文的翻譯是用捲起來,但是我認為原文也可以翻譯成摺起來,就好像我們換季時要把過季的衣服收起來那樣。
 
那麽當天地過去了,那還有天地嗎?我相信是還有的,是另一個天地出來、是和我們如今的天地是不一樣的。用一個不知洽不洽當的比喻,比如說地球的歷史上、就我們所知的範圍內就有過四次冰河期(不算小冰河期),每次至少持續一萬年,那就可以比喻為一個天地。
 
在一個天地裡會有一個天地內的生物,轉到另一個天地時、天地之間會有另外的生命在其中。而我們的主,也就是基督,是創造天地的主,他創造一個天地,到了舊的天地過去,他又再創造另一個天地。所以我的主乃是天地的主,不但他的存在是超過天地,他還是主掌天地輪換的主。
 
這樣就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我們甚至於連我們所處在的這個天地內的事情和變化都搞不明白,我們就更不能明白天地輪換,像是舊衣服被捲起來是什麼概念了;然而這卻是我們的主的作為,他將天地捲起來,天地就改變了。
 
這是物質的世界,天地雖然長壽,卻總有年限,但是在靈的世界裡,無論是基督或是天使,都是長存超過天地的,因此光是長存並沒有什特別;只是我們的主是掌管天地變化的主,所有的天使和使者都要敬拜他,聽命於他,但在靈裡面也有仇敵,它也是長存的,只是神已經預言,仇敵的頭要作基督的腳凳的。
 
天地的輪換和仇敵的阻攔、使得我們這些神所創造的人是必定要死的,那掌管天地輪換的主,以及效力的天使,卻是在進行另外一個計劃叫作救恩,這是基督裡的一個大奧秘,我們看到作者說「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這就是奧秘的一部分。
 
原來我們這麼有限的人卻在神的眼中是這麼重要,主讓天地改變也要保存我們,還讓已經永久長存的天使,都奉主的差遣來為我們這些將要承受救恩來效力,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引頭,讓我們能認識神國度的一小部分,我們在其後將會引用這個而講解更多,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3日 星期六

路加福音查考 37

 敬拜讚美10/24/2021 揀選 謝謝祢 十架愛 - 靈感團隊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2021年10月22日 星期五

神的使者都要拜他(來1:6)

希伯來書一章「 6 再者,神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神的使者都要拜他。」 7 論到使者,又說:「神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僕役。」 8 論到子卻說:「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 9 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
 
希伯來書的作者繼續比較基督與神的使者,這已經不再是普通的天使了,詩篇104篇當中曾寫下「4 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僕役。」如果我們回到詩篇去看其用字時,發現這些指的是有管理權與代表權的使者與管家,那麼這些使者是誰呢?
 
我們發現這很有可能就是主耶穌要來給認施洗時所用的聖靈與火,這是施洗約翰所說的,馬太福音3:11 「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 」
 
這裡說到聖靈與火,但是主在與尼哥底母講到聖靈時曾這樣說聖靈,是在約翰福音3:8「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可見風所指的就是聖靈,而火卻是我們還沒有見到的那一位,將來他也要為我們施火洗的那一位。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三章寫下「13 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 14 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 15 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
 
所以這火的僕役(其實應該說是管家)是將來要考驗我們建造工程的那一位,不論是聖靈還是火,都是要被基督所使用的僕人,當然他們對我們這些人來說都是在上掌權,要來建造我們,檢驗我們的掌權者,但是他們也都是基督的用人,是在基督之下作工之人。
 
但是子呢?論到子時,希伯來書的作者所用的是詩篇45章「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7 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這裡的字句出現了有「神膏抹神」的句子出來,好像是大衛的句子「主對我主說」類似的句子。
 
所以基督是那坐寶座的神,是有正直國權的神,然而卻也是那子神,還有父神是那用喜樂油膏基督的神。這樣看起來,使者雖然已經是握有權柄,可以改變人的生命,並在末後檢驗所有人工程的使者與管家,仍然是聽命於那坐寶座掌國權的主。
 
在希伯來書第一章當中,作者就使用了多篇詩篇當中的句子,來指著基督說話,這些句子都是寫在耶穌降世為人之前,但卻又都是為那在寫作當時還沒有來的彌賽亞所寫的,是的,那就是指著神子耶穌基督所說的,神使他承受了比天使的名更尊貴的名。
 
在神使基督來到世上來時,就曾說「神的使者都要拜他」,不論是基層的天使,或是神的使者和管家、就是風與火、也都是僕役而已,唯有基督是配得坐在寶座上,是得以承受敬拜的,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基督要遠超過天使(來1:4)

希伯來書一章「4 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 5 所有的天使,神從來對哪一個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又指著哪一個說「我要做他的父,他要做我的子」? 6 再者,神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 ,就說:「神的使者都要拜他。」」
 
在說明了基督是神的兒子、而先知只不過是僕人之後,在這裡,西伯來書要比較基督與天使,或是要說明基督與天使的關係。他首先說「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而這就是基督要遠超過天使的原因?這句話就讓許多人看不懂了。
 
為什麼所承受的名這麼重要?這個名又是誰給基督的呢?有人說這承受的名是神給的,這倒也是沒錯、然而神是最公義的,神之所以讓基督承受如此之名,是因為他是實至名歸的。是的,實至名歸這個成語在解釋「名」的這個概念上,是幫助華人了解「基督的名」這個詞最重要的語句。
 
在猶太文化中,這也是神所啟示給猶太人的文化啊,一個人的名就代表這個人的總承和特性。在過往我曾經講過一個比喻,就是用郭台銘的名以及伊隆馬斯克的名來作比喻;當我們要與這兩個企業產生互動時,我們就不得不想到他們在過去不管是在承諾、與執行方面歷史成績。
 
那麼這兩位企業家的名是誰給的?是眾人所給他們的公評;你聽到郭台銘給一個承諾,你可能就會想到過去在威斯康辛州設廠時所給過的承諾達到了沒有!如果是馬斯克給一個承諾,你可能會想這個承諾應該會實現的,但是在時間上,可能要晚一點,這就是他們的名、對我們的意義。
 
而神給基督的名、是依照基督的能力,按照神的預定而給出來的。為何基督所承受的名會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呢,那就是因爲基督所將要成就的事,是遠遠要超過天使所能成就的,例如天使就不能給我們救恩,他們只能在旁邊輔助基督,所以基督的名就比天使的名更加尊貴。
 
並且在詩篇2:7就這樣寫著: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這是唯有基督是被稱為神生的,就連同是靈界也有永生的天使,他們也非是自有永有的,而是和我們一樣是受造的。天使和神也非是父子關係。
 
而「我要做他的父,他要做我的子」這句話乃是有認養兒子的意思;而神也從來沒有認天使作為養子,只有將來要承受救恩的人才能夠成為神的養子;基督是兒子,而天使卻連養子都不得為。但是這裡又說「神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既然有長子,那就也有其它的兒子。
 
那麼天使不會是兒子也不是養子,那麼誰又會是養子呢?那就是我們這些承受救恩而將要成為神兒子的人,我們將會跟隨著長子,進入神的國度裡,那樣我們就要成為神的養子了。這種榮耀和身份,也不是天使所會享有的。
 
只是神曾經給過所有使者命令,神指著那要來到世上執行救恩計劃的基督說「神的使者都要拜他」這個不只是位分高低的比較而已,而是主與僕人的關係了。神的使者那是包括天使,不但他 們得位分是在基督之下,他們也要拜基督為主了,這就是天使與基督的關係了,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基督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來1:3)

希伯來書一章「1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 2 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3 他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
 
希伯來書的作者,在書寫的時後,其實有用到一個比較法,他在書中先寫到先知,又講到天使,後面又再講到亞伯拉罕和大祭司;就這樣,作者要證明耶穌要超過他們所有的。在一開始就講到神要「眾」先知,還是「多方多次」來曉諭列祖。但是這樣夠了嗎?還不夠啊!
 
已經動用了眾先知,又有許多次的曉諭,這樣還是不夠,還是要神的兒子出來曉諭我們,這樣豈不是神的兒子要超過眾先知甚多呢?是的,耶穌是要超過眾先知,並且甚至眾先知之所以能夠講出預言,那是因為基督乃是啟示的源頭,甚至古時的先知,也是從基督那裡得著啟示。
 
更加能夠證明這一點的便是,是先知的預言當中,許許多多的預言都是為了將要來的基督來作見證的,這不僅僅是指施洗約翰,更是指以賽亞,大衛王、以西結等許許多多的先知都為基督的降生、被賣、受死來作見證,就知道基督是遠超過先知;這是因為基督乃是兒子,而先知只不過是僕人。
 
好了,在上一篇中我曾說我要解釋什麼是他「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我們知道萬物都是藉基督所造的。被造的萬物基本上在被造之後,都可以按照神的設計,自己運行,像是各種動物植物都可以生生不息的延續下去;動物呼吸得到氧氣排出二氧化碳,而植物吸收二氧化碳,光合作用後放出動物所需的氧氣。
 
這些事物似乎可以按著設計的,可以一直自行運行下去。但是有的時候這運行也會出錯,那就需要基督用權能命令托住萬有。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萬物並非一直被托住、被操控;乃是常常,或者說是偶爾才需要糾正或是被扶一把,並且這就是基督一直在照看我們。
 
這有點像我們發射的人造衛星,如果衛星軌道完美安放的話,那它就可以一直運行下去。但是人所造的衛星和神所造的萬物都一樣,也都並非完美的,偶爾會需要用噴射推進,來調整一下軌道的;這是由太空中心偵測到衛星的誤差,就由太空中心發出一個無線電指令,衛星就發動一點點的噴射氣流,就矯正好軌道了;
 
而對於萬物,那托住萬物的便是基督,所用的不是無線電指令,所用的乃是他權能的命令。而這個命令一發,被造的萬物無不遵從。如若萬物並非是藉由基督所造的,那有怎麼樣會有這樣的事呢?例如太空中的衛星不止來自一個國家,A國的太空中心,就法指揮B國的衛星啊。
 
最後還有一句話,「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這是神對人特殊的恩典。我們也因為罪的原因而並非完美,而每一個人都必因這罪的緣故必需死。而基督除了托住我們之外,他也要用寶血洗淨我們的罪,打敗掌死權的魔鬼,這樣之後,他就得以坐在至高者、也就是神的右邊。
 
同樣的,這句話也非是三言兩語就解釋的清楚的;好在聖經裡有多處的描寫,就是在將這件事講清楚的,這就是神的救恩的計劃,我們在此處先只要知道是如此就好了,我們總是會講到,或是再講到救恩的了,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神兒子曉諭我們(來1:2)

希伯來書一章「1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 2 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 3 他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希伯來書開章明義、就將神兒子的作爲、目地,和我們的關係,在這短短的幾節經文裡就宣示了出來。對於猶太人來說,他們就要選擇接不接受神兒子的說法;在舊約當中雖然有彌賽亞、受膏者等的稱呼,但是神有兒子,卻是他們所不能接受的。
 
他們接受第一句「神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這是猶太人信仰的特徵,神不但在古時向猶太人的列祖顯現,而且在歷史當中也不斷的、藉著先知向列祖們顯現。但是希伯來書的作者話鋒一轉,就說在現在這個末世,神藉著神的兒子來直接曉諭我們。
 
當然我們知道神兒子所指的就是耶穌基督,到了保羅傳教之後,生活在外邦的猶太人雖然還不承認,但也總是聽說過這個說法;至於他們能不能夠在讀了此書之後也轉爲相信,那這一切就都在神的手中了。讓我們自己再看下去。
 
希伯來書的作者不但說神兒子耶穌基督是那啟示者,也是那承受萬有的,就好比人的後嗣是承受家中產業的兒子那樣,神子也已經是為萬事萬物這些產業的主人,我們從主在復活後對門徒所說的那句「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馬太28:18)就可以知道了,而且這按照是神早就已經定好了的計劃的。
 
所以耶穌就是神國的王子?生下來就註定要承受萬有、作萬有的主人、好像人間的富二代那樣?大家千萬不要這樣想,因為作者的下一句就說了「(神)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所以耶穌不但不是什麼都不懂也不作的富二代,他還創造了諸世界,此外他的權柄也是他戰勝死權之後才得來的。
 
因此主的榮耀是實至名歸的,他之所以配得一切的敬拜和讚美、是因為他真正的配得而非是虛名;在這裡說「他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也就是說神的榮耀所發出的光輝,是由耶穌基督所彰顯出來,而且又說他是可以將神的本體給表現出來。
 
這裡就點出一個問題,因為我們人,對於神是既看不到又聽不到的;我們說先知可以聽到神的話語,但是沒有任何人曾經看過神;所以我們只能靠神的話語,從當中來認識神。到了耶穌收了門徒三年多,快要離去的時候,門徒還是不認識神,於是求問主。
 
約翰福音14章「8 腓力對他說:「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 9 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10 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你不信嗎?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 11 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即或不信,也當因我所做的事信我。」
 
耶穌回答腓力的這段話,就解決了我們無法認識神的問題。我們看不到聽不到神怎麼辦?但是當神子降生在世界時,卻有很多人看見他、聽見他,還和他一同日夜相處生活過好幾年。雖然我們不是那些人,但是那些人卻把耶穌是基督的事情給講出去、並且記下來,如今我們都可以很方便的讀到,那就是聖經。
 
後面還有兩句「他常用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那就是到如今他還在為我們所做的事,我想我們還是要用一些篇幅來解釋這兩句,要到下一篇再來解說,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基督徒是否該理財

最近看到有牧者在提問並解答基督徒是否要理財的問題,我想我是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的牧者之一,因為在我當基督徒之後、我曾是在股市中的投機者,專門投資冷門股賭暴利,後來在08年前輸到慘虧。後來戒股十年以上,直到19年聽到上帝要我買某一支股票,並且要我學以利沙幫助寡婦還債的那一幕,要我多預備容器,不要少預備。
 
結果就是從一個掙扎的矽谷小工程師到如今近三億台幣身家,買了這個宅院,也建立起會堂,不是靠任何人奉獻,也不是靠出書和其它的,神就是讓我退休專心並且安心的做他所要我做的工。
 
我或許不是靠炒股炒基金賺最多錢的牧者,我相信有許多的牧者其實更是富的流油,只不過是不敢聲張而已,因為他們還指望人繼續奉獻給他們。但是我在股市裡作價值投資這一塊的經驗,恐怕是很少有人能超過我的。
 
首先我所要講的是:投資股市或者是基金對基督徒來講絕對不是一種罪惡,那只不過是「凡事都可行,但不並不都有益處」的凡事中的之一。然而可行之事不代表沒有害處,我認為炒股或是其它的金融投資是實實在在的對基督徒是有害處的。
 
首先的害處便是要花很多的時間去熟悉市場和金融的新聞,我相信多數的人在除了在金融理財方面之外,還有自己的工作,如果在工作之餘還要花很多的時間關注金融市場,那你們想他們還有時間去讀經禱告嗎?還有時間去清心等候神嗎?
 
並且任何的經融理財都是需要本金的,如果說操作的手法是一樣的話,那麼在市場中的本金越多就可以賺得越多(或者說是賠得也越多)不過人人因為貪財都是想到賺錢,那他們也都需要本金,這樣人們還會有餘錢奉獻給上帝或者是作行善和捐輸的事嗎?
 
但是在另外一方面,我又看到投資理財的威力,這是真正可以改善人的生活,雖然只是今世的生活, 是有很大的幫助的;我想這是富足承平的年代,神給人的一大賜福。如果沒有人分享給我們的弟兄姐妹,那實在是一件很可惜的是事情。
 
有人講過,「你不理財,財不理你」,也有人講過「你不理財,財不理離開你」,但是如果我要給我的子女建言,我還是會叫他們將多餘的錢財、放在那種不需要打理的,固定投入的大盤基金,例如 S&P500, Nasdaq 100, 這種固定投資在美國前幾百名的上市公司的基金。
 
然後放著不動,讓時間及市場來為你賺錢,最好是再也不用操心的那種。那種越是常常需要打理的投資,如果操作得不好,就是更符合「你不理財,財不離開你」的描述了。
 
各位弟兄姐妹,我相信我們金天處在這樣一個和平且發展迅速的年代,是上帝給我們的賜福;但是這也是撒旦讓我們分心、放下許多讓我們遠離神的陷阱的時代。對於金錢的貪心就是一個很容易讓我們離開神的陷阱,讓我們緊緊的依靠神,不要讓我們賺得了今生的富足,卻成了難以穿過針的眼的駱駝,不能進入神的國度。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希伯來書開章(來1:1)

希伯來書一章「1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 2 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 3 他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我們在查考完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之後,我們要查考哪一部福音書呢?想來想去,我還是想到希伯來書這本神書。為什麼呢?因為使徒行傳用了相當大的篇幅來描述事件和旅程,我想是時候再回到基督教的要義,而希伯來書是講述基督教要義很好的一本書。
 
再者,這本書並非是保羅所寫的;並不是說保羅所寫的書信有什麼不好,但是保羅寫的書信在新約當中有很多,我們偶爾穿插一下別的作者所寫的、換一下感覺也不錯。而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雖然不是保羅所寫的,但是在剛剛結束的使徒行傳查考當中,可以說是充滿了保羅的言行記載,我們給大家換一下口味也好。
 
那麼希伯來書是誰所寫的呢?其實我們沒有人知道,至少是沒有人確定。雖然裡面對神學的看法以及見識和保羅的講述很接近,但是這很可能是作者受保羅的書信影響所致,但是保羅在書信中並不反對留下自己的名字,也常有的問安以及提到同工的名字,在希伯來書當中並都沒有。
 
所以有人猜是常為保羅代筆的西拉所寫的,這也是很有可能的;我們總想希伯來書的作者應該是個希伯來人,因為他對於舊約的內容相當的清楚,而且寫信和勸勉的對象也是亞伯拉罕的後裔;這也是這本書為什麼被命名為希伯來書的原因(原書並沒有名字,是後世在編纂聖經時所加的)
 
但是全書又是以希臘文所寫成,因此我們就猜想這會不會是曾經幫保羅和彼得都代筆過的西拉所寫的,因為作者不管是在遣詞還是用字方面都有相當高的水準,這就有可能是希拉了,這也是我自己的認爲。然而不論作者是誰,這部書真的是所有的新約經書中,對於基督有最深認識的一部書了。
 
雖然我們不確定這部書的作者到底是誰,但是對於它所要針對的對象,神學家們一至認爲是為了居住在外邦當中的猶太人所寫的,因為書的一開始就提到列祖,但是卻又不是用希伯來文、而是用羅馬帝國通用的希臘文所寫的,這就可見一般。
 
而當時居住在外邦當中的猶太人的信仰,可以說是用混亂來形容。有的人堅守猶太教的信仰,但也有人其實已經跟隨了世界;當然在此之中,也有的猶太人是信仰耶穌就是基督的。然而,即使是在信基督的猶太人當中,也有人會再度游移的。
 
此書顯然並不是給完全不知道耶穌是誰的人所寫的,因為也在一開始的時候,也寫出了「神的兒子」「坐在神的右邊」這些用詞都不是給不認是耶穌基督的人能夠看的。所以我們可以說此書是寫給猶太人基督徒、來堅固他們信仰的,或者是在基督信仰邊緣的人,也就是那些知道耶穌的事蹟,但是還不能下定決心、在猶豫的那些人。
 
而對於今天的我們,如果我們是基督徒,那亞伯拉罕也就是我們的祖先了;如今的希臘文,也翻譯成爲中文可以給我們閱讀了,這正是給我們堅固信心的好經書;除此以外,如今許多的基督徒對於基督、以及救恩的認識都並不夠,這也都正是我們所需要的。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

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徒28:31)

使徒行傳二十八章「25 他們彼此不合,就散了。未散以先,保羅說了一句話,說:「聖靈藉先知以賽亞向你們祖宗所說的話是不錯的。 26 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27 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 28 所以你們當知道,神這救恩如今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 

30 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裡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 31 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

保羅向在羅馬的猶太人的長老們傳講耶穌,結果有的人信了,但是還是有人不信,他們自己彼此不合,這個聚會就聚不下去了,就散了。在這個時候保羅引用以賽亞書六章9-10的經文來向這些猶太人來說話。這裡面說的是為何有人是始終不信的原因。

其實這話在申命記29章4節,和以西結書12章2節中有說過,這些先知的預言所說的是同一個對象,也就是以色列的百姓,然而是不是只是針對以色列的百姓呢?當然不是,外邦人當中也有這樣的,我們有時傳福音傳到後來人家始終不信,我們也想敬奉人家這句話。(但是真的最好不要)

也有異端邪教向我傳過教、辯論;這些不管是耶和華見證人,摩門教或是全能神教會,他們也是讀聖經的;辯到最後他們辯不過,他們也是悻悻然離開前丟下這段經文,那我們又該怎麼看呢?首先、我們不要隨便用這一段經文,特別是在還不真明白真正意義的時候。

其實我們會信有很多的原因,有的時候我們看到一個神蹟的顯現我們就信了,有的時候我們聽到人家一講就信了。那樣就是因為聽的和看的就信了。但是並非所有的人都可以這樣簡單的就信,並且在異端邪教橫行的世代,我們也不應該這樣輕易的就信,否則人們一樣因為聽了和看了就跑去信佛教、或是其它偶像。

我們看到了,聽到了,但是真正要用來判斷那看和聽的,原來是心;如若心被豬油給蒙了,那麼就算是眼已經看到了,耳也聽到了,但是就是不能夠明白。神啟示話語給我們,但是人讀了經文卻不能看到其精髓、或是看到神真正要要我們看到的,那就不能真正的認識神,

誠然,神的本質和行事不是我們可以見到和聽見的。有時我們可以在一處看或是聽到一個神蹟的小小的顯現,在另一處又看到或聽到另一個小顯現;然而神是永在的神,而且神是讓萬事互相效力,讓愛神的人得益處的神,那麼我們從不同之處看到神的作為的部份,當然是要出自同一位神的手,這樣我們就可以用心眼來看到神。

同樣的,當異端和邪教來傳騙人的道,他們也可以用這句經文來堵不信的人的心,但是我們正是可以從各處所顯露的蛛絲馬跡中來看到,他們的不真不實。反而是那些信他們教的人,只看到他們所蓋教會的宏偉和輝煌就信了,卻看不到他們教導中的錯誤,那才是豬油蒙了心。

猶太人查考聖經以爲內中有永生,卻不知這經就是在為主耶穌作見證的。這樣,保羅講這句話,那可真的是有理有據的。就這樣,保羅在羅馬的這幾年,他一直在對猶太人以及外邦人都傳福音;同樣的,人們當中不分是否是猶太人與否,他們中間有信的也有不信的。

這裡說他「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使徒行傳到這裡就畫上了終點的句號。我們知道保羅遭監禁的情況後來又有變化。從其它的書信當中我們得知,他曾一度獲得更多的自由,但是後來又被囚,以至於死。只是他在羅馬所作之事就是在為主作見證,而他也確實做到了這一點,接觸了許多的人,也寫了不少的書信,這便是主給保羅所開的宣教之門。

使徒行傳的查考到此全部結束,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16日 星期六

路加福音查考 36

 敬拜讚美  10/17/2021
 
耶和華坐著為王
不要放棄
願為主閃亮

在曠野遇見神敬拜使用版本
音樂版權仍歸原創作者所有

路加福音查考  36
 
愛鄰舍如同自己
 
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2021年10月15日 星期五

猶太人在羅馬得聽福音(徒28:22)

使徒行傳二十八章「16 進了羅馬城, 保羅蒙准和一個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處。17 過了三天,保羅請猶太人的首領來。他們來了,就對他們說:「弟兄們,我雖沒有做什麼事干犯本國的百姓和我們祖宗的規條,卻被鎖綁,從耶路撒冷解在羅馬人的手裡。 18 他們審問了我,就願意釋放我,因為在我身上並沒有該死的罪。 19 無奈猶太人不服,我不得已,只好上告於愷撒,並非有什麼事要控告我本國的百姓。 20 因此,我請你們來見面說話。我原為以色列人所指望的,被這鏈子捆鎖。」 21 他們說:「我們並沒有接著從猶太來論你的信,也沒有弟兄到這裡來報給我們說你有什麼不好處。 22 但我們願意聽你的意見如何,因為這教門我們曉得是到處被毀謗的。
 
23 他們和保羅約定了日子,就有許多人到他的寓處來。保羅從早到晚,對他們講論這事,證明神國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書,以耶穌的事勸勉他們。 24 他所說的話,有信的,有不信的。 25 他們彼此不合,就散了。未散以先,保羅說了一句話,說:「聖靈藉先知以賽亞向你們祖宗所說的話是不錯的。 26 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27 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 28 所以你們當知道,神這救恩如今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 」
 
在這個時候,保羅以犯人的身份到了羅馬,那還是要受監禁的,但是這時的監禁程度還是很鬆散的,只是派一個兵丁看守他,和他捆鎖並住在一起;但是這時候他也是被允許會客的,他見了羅馬教會的弟兄姐妹,也見了在羅馬的猶太人首領,保羅與他們辯說。
 
保羅將他在耶路撒冷受審的情況與猶太人的首領說了,我們可能會想他和祭司長之間既然有訴訟,那麼這些猶太人的長老可能不會願意聽保羅分辯;但是我想錯了,他們居然是願意的,他們願意聽保羅講述這道,祥細探討神國的道、與耶穌到底是不是迷賽亞。
 
可能就這一念之差,保羅也拯救了這些猶太人中的許多,因為如果他們不願意來聽,那麼如今的保羅也就無法追著他們去傳道,但是在神的安排之下,猶太人還是願意約了時間,許多人就來到保羅的住處,和保羅就著律法和先知書,和他們來討論耶穌的事。
 
為什麼一定要討論耶穌的事呢?聖靈就不能就降臨在人的身上將人轉化嗎?那是不行的,因爲聖靈來就是要為耶穌作見證,信耶穌的人得聖靈重生,那是應該的事;但是如果不信耶穌的人也得聖靈也重生,那麼聖靈就等於為耶穌作了反見證,因為信不信耶穌就無關了。
 
因此在這個討論中,要弄清楚人信不信耶穌是非常重要的。不信耶穌的人不會得耶穌的靈來相助,但是得聖靈與信耶穌也不一定有一定的先後關係;多數的人是先要信耶穌在先,然後才能得聖靈的幫助;但是也有像保羅這樣在不信主的時候先被聖靈降臨然後成爲信的。只是我要說,他們在聖靈降臨前雖然是不信的,但是已經是預定要信了,這句話我也不多加解釋了,反正明白的就會明白,不明白的怎麼解釋也是不會明白的。
 
這也並不是說只要人信耶穌從死亡後又復活了就保證是得救了,真正的得救還是需要有一個順服主的過程的。人會去信一件事的原因有很多,有的人還會信媽祖成佛呢、對吧!但只有聖靈能夠幫助真正信主的人從初信進入信從順服的過程,那也就是成聖的過程;所以信並不一定是得救的證據,成聖才會是。
 
在這些猶太人當中,有人信了,也有人還是不信的,他們自己都沒有辦法達成一致,就這樣散了,也就沒有結果了;但本來聖靈的帶領從來就是一對一的,就算是親兄弟都不一定有一樣的帶領。不,就算是雙胞胎都不一定會有一樣的帶領,何況他們只不過是同族,那以後是否得救,就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了。
 
保羅在他們臨走之前,還對他們講了一段以賽亞書上所記的話;因為很重要,不想在這裡用很短的篇幅就帶過去,所以我們還要再加一篇來講使徒行傳的最末尾,不過即使如此,使徒行傳也就快要結束了,願上帝賜福給你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2021年10月14日 星期四

保羅歷盡艱險到達羅馬(徒28:14)

使徒行傳28章「1 我們既已得救,才知道那島名叫馬耳他。 2 土人看待我們有非常的情分,因為當時下雨,天氣又冷,就生火接待我們眾人。 3 那時,保羅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條毒蛇因為熱了出來,咬住他的手。 4 土人看見那毒蛇懸在他手上,就彼此說:「這人必是個凶手,雖然從海裡救上來,天理還不容他活著。」 5 保羅竟把那毒蛇甩在火裡,並沒有受傷。 6 土人想他必要腫起來,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時,見他無害,就轉念說:「他是個神!」
 
7 離那地方不遠,有田產是島長部百流的。他接納我們,盡情款待三日。 8 當時,部百流的父親患熱病和痢疾躺著。保羅進去為他禱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 9 從此,島上其餘的病人也來,得了醫治。 10 他們又多方地尊敬我們,到了開船的時候,也把我們所需用的送到船上。

11 過了三個月,我們上了亞歷山大的船往前行。這船以「宙斯雙子」為記,是在那海島過了冬的。 12 到了敘拉古,我們停泊三日, 13 又從那裡繞行,來到利基翁。過了一天,起了南風,第二天就來到部丟利。 14 在那裡遇見弟兄們,請我們與他們同住了七天。這樣,我們來到羅馬。 15 那裡的弟兄們一聽見我們的信息,就出來到亞比烏市和三館地方迎接我們。保羅見了他們,就感謝神,放心壯膽。」

保羅這一船人被狂風吹著,就從愛琴海的南部被吹到意大利南部的一個島叫作馬耳他(米利大),這段旅程共十四天,就在海上漂了有一千多公里,船就被吹到這個小島上了。並且如果船的軌跡再往南一點或是再往北一點,錯過了這個島,那他們就要被吹到非洲去了。

這個島並非是個荒島,但是也並非是個充分開發的島。島的長度不及五十公里,如今是意大利南部海外的旅遊勝地,距離意大利南端約有百公里。在當年,島上也就只有港口處有城鎮,而城鎮以外就是荒野地,還有土人居住。保羅的船就是擱淺在野地土人的區域,但是所幸這些土人也是有文明的,並非沒見過羅馬人的。

土人對這些落難的羅馬人還是很熱情的,還烤了火招呼這些在雨中、又冷又濕的落難人來烤火取暖。一下子上島了近三百人,要有屋頂避雨是不太可能的,就只能用葉子擋著頭淋著雨,烤烤火而已啦;但是想不到大災剛過,保羅又迎來一災。

保羅為了拾柴捆放在火上,結果柴捆中一條蛇受熱竄了出來,咬住了保羅,土人定是認識那蛇的,知道那是隻毒蛇,而且是很厲害的毒蛇;但是保羅卻只是把那毒蛇甩在火裡,並沒有怎麼樣,並沒有像土人想的那樣會腫起來,或是徒然仆倒死了。

土人就想「他是個神」,可見人的宗教關念是多麼的混亂,任何超能力的活物,甚至是一塊石頭,都可能有人認為那就是神。但是很奇怪的,在路加的記載中,並沒有看到保羅向這些土人傳福音的記錄,我想這可能是語言不通的原因吧。

但是語言的不通沒有妨礙雙方的其它交流,島長熱情的款待他們,達三日之久,島長的父親患熱病和痢疾躺著,保羅為他禱告給他按手,就治好了他。這話流傳出去,島上的其餘的病人也都來了,也都得了醫治,這又是真正的神蹟醫治了,認為果語言能通能夠傳福音的話,一定會有很多人願意信主受洗的,不過這裡也沒有記載。

只是土人熱情的招待他們,將所需的供應都交給他們,交到船上。這個可能就是他們擱淺損壞的船,在暴風過後,好歹這艘不能動得船還是可以作爲一個防止日曬雨淋的居所了,這中間的過程一定是省略了許多沒有講,他們又找到了港口,又找到了船,要繼續往羅馬進發,在島上過了冬,三個月之後又再要開航。

這艘船又叫作宙斯雙子,可見這個世代被偶像的影響力是極大的。就是這樣,又經過了幾個港口,保羅終於到了羅馬城。也和那裡的弟兄姊妹,之前只有書信往來的弟兄姐妹們聯絡上了。我們今天就先寫到這裡,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13日 星期三

保羅脫離海難的危險(徒27:44)

使徒行傳二十七章「 30 水手想要逃出船去,把小船放在海裡,假作要從船頭拋錨的樣子。 31 保羅對百夫長和兵丁說:「這些人若不等在船上,你們必不能得救。」 32 於是兵丁砍斷小船的繩子,由它飄去。 33 天漸亮的時候,保羅勸眾人都吃飯,說:「你們懸望忍餓不吃什麼,已經十四天了。 34 所以我勸你們吃飯,這是關乎你們救命的事,因為你們各人連一根頭髮也不至於損壞。」 35 保羅說了這話,就拿著餅,在眾人面前祝謝了神,掰開吃。 36 於是他們都放下心,也就吃了。
 
37 我們在船上的共有二百七十六個人。 38 他們吃飽了,就把船上的麥子拋在海裡,為要叫船輕一點。 39 到了天亮,他們不認識那地方,但見一個海灣有岸可登,就商議能把船攏進去不能。 40 於是砍斷纜索,棄錨在海裡,同時也鬆開舵繩,拉起頭篷,順著風向岸行去。 41 但遇著兩水夾流的地方,就把船擱了淺,船頭膠住不動,船尾被浪的猛力衝壞。
 

42 兵丁的意思要把囚犯殺了,恐怕有洑水脫逃的。 43 但百夫長要救保羅,不准他們任意而行,就吩咐會洑水的跳下水去先上岸, 44 其餘的人可以用板子或船上的零碎東西上岸。這樣,眾人都得了救,上了岸。」

上次我們說到,船終於在黑夜時,在陸地附近拋了錨,停在接近陸地的淺海,但是這麼大的船要靠岸也是不容易的。水手們想:單單是他們自己幾個老經驗的人上岸比較容易,就想要放下小船自己逃生去;但是這個想法被神感動給保羅知道,就告訴百夫長,他就斷了他們的念想。

到了天亮了一看,果然附近有陸地,但是沒有港,大船要靠岸並不簡單,只能想辦法讓船擱淺在岸邊再上岸。到了早上,保羅因為眾人多天未曾進食,就勸眾人進食,因爲前面就不再是蜷縮在船上忍耐船身顛頗就可以了,而是要開始行動了,需要體力。就讓眾人吃飽了,然後將船上的麥子拋在海裡,減輕船身重量,便於船隻靠近岸邊。

此時的保羅從一個囚犯,好像搖身一變成了指揮者一般,原有的船長和百夫長等人,這時都已然脆弱不堪也不能再帶領嗎,此時也只能仰望保羅來帶領。保羅就叫人作了餅,在眾人面前祝謝了神,掰開吃。這樣眾人都放下心,也就吃了。這裡我們可以看見一個可以仰望的榜樣的重要性。

保羅是從神那裡得到了應許就生出了信心,然後眾人是看到了保羅的信心,自己的信心也就建立起來了。這也正往往是教會裡信心建立的方式;當有需要信心的時候,要有牧者或是先知從神那裡領受信心,然後再能將這信心展示給會眾們看見,這樣會眾才能有信心建立起來。難能可貴的是保羅在這個時候,也不忘彰顯神的榮耀,眾人是仰望保羅,而保羅讓他們看見,自己是仰望上帝的。

就拿2020年的這次疫情來說,有的牧者是主動宣布停止聚會,然後是要依靠口罩和疫苗來渡過難關的;可是也有些教會,是被動的停止聚會,並在疫情期間是依靠神,用禱告來保護會眾及其家人。雖然看起來其行爲和結果都差不多,但是我相信在會眾的心裡的信心的投放,是不一樣的。

最終水手們還是將船航向一個海灣,讓船在靠近陸地的地方擱淺了,船頭卡住了,船尾被波浪衝擊就破壞了,這個時候就要眾人泅水上岸了。士兵們在這個時候想要殺囚犯,因爲這些押解的士兵若是讓囚犯逃脫,他們要受很重的懲罰。但是如果是在囚犯逃脫時將囚犯殺了,則不會被懲罰。

這些囚犯,若在這不知是什麼地方之處上了岸,再逃到附近的樹林荒野裡面,就根本追不回來了,所以他們想要在此時殺囚犯,還好百夫長想要保住保羅,就不許他們如此做,這才沒有如此做。大家就靠洑水,或是靠木板等東西浮於水上,從破船處划水到岸上而得救了。

這樣他們這些人就都的救了嗎?還沒有完結呢,但是最大的磨難已經過去了,可以喘口氣了;靠著主的應許,保羅必將到羅馬城內再為主作見證,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12日 星期二

神的賜福是現在進行式


神的賜福是現在進行式,已經賜給我們,所以領受吧,不要為明天憂慮

 


 



保羅遇深海船難(徒27:18)

使徒行傳27章「14 不多幾時,狂風從島上撲下來,那風名叫友拉革羅。 15 船被風抓住,敵不住風,我們就任風颳去。 16 貼著一個小島的背風岸奔行,那島名叫高大,在那裡僅僅收住了小船。 17 既然把小船拉上來,就用纜索捆綁船底,又恐怕在賽耳底沙灘上擱了淺,就落下篷來,任船飄去。 18 我們被風浪逼得甚急,第二天眾人就把貨物拋在海裡。 19 到第三天,他們又親手把船上的器具拋棄了。 20 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顯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
 
21 眾人多日沒有吃什麼,保羅就出來站在他們中間,說:「眾位,你們本該聽我的話不離開克里特,免得遭這樣的傷損破壞。 22 現在我還勸你們放心,你們的性命一個也不失喪,唯獨失喪這船。 23 因我所屬、所侍奉的神,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邊說: 24 『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愷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 25 所以眾位可以放心,我信神他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 26 只是我們必要撞在一個島上。」

27 到了第十四天夜間,船在亞得里亞海飄來飄去,約到半夜,水手以為漸近旱地, 28 就探深淺,探得有十二丈;稍往前行,又探深淺,探得有九丈。 29 恐怕撞在石頭上,就從船尾拋下四個錨,盼望天亮。 30 水手想要逃出船去,把小船放在海裡,假作要從船頭拋錨的樣子。 31 保羅對百夫長和兵丁說:「這些人若不等在船上,你們必不能得救。」 32 於是兵丁砍斷小船的繩子,由它飄去。 33 天漸亮的時候,保羅勸眾人都吃飯,說:「你們懸望忍餓不吃什麼,已經十四天了。 34 所以我勸你們吃飯,這是關乎你們救命的事,因為你們各人連一根頭髮也不至於損壞。」 35 保羅說了這話,就拿著餅,在眾人面前祝謝了神,掰開吃。 36 於是他們都放下心,也就吃了。」

保羅前往羅馬的旅程可以說是步入了大危險了,船在海上卻起了狂風,「友拉」是希臘文東風的意思,「革羅」意即北風。這也就是說有大的東北風將他們的船給吹向西南了,也就是遠遠的漂向大海,遠離海岸,直向地中海的中心去,這對於平時只做短程航行的船,是十分的凶險的。

這裡寫到他們敵不住風,任風颳去,就知道情況的凶險。既有大風,就把船蓬給收了起來;船蓬落了可以減少船受風的面積,再不行,就要把甲板之上貨物給拋下海了,再減小受風面,後來他們就真得如此做了。

這裡又提到有隻小船,那是在大船與陸地之間接駁的小船,平常航行時就拖在大船後面,這次風浪大,怕小船與大船碰撞,於是就將小船給吊了起來。做了這些就是他們一切所能做的,第二天眾人就把貨物拋在海裡,第三天,他們就親手把船上的器具給拋棄了;這樣之後,船還是被狂風大浪催逼,他們的指望就都絕了。

人總要到所有的辦法都用盡了,才會澈底絕望,一但澈底的絕望了也就失了鬥志,連食慾都沒了;再加上船身在海上巔波,吃了恐帕要吐;我自己以前也有暈船的經驗,暈到後面真是有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覺。往船舷外望出去,只見到海浪濤天,不知何處是盡頭。

在這種情況下,還有誰可以保持樂觀呢?剛開始還可以,再過了一天、兩天、三天,我想即使是最樂觀的人,都恐怕要喪失希望了。暈船三天,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因爲他們不知道這個海的外面哪裡還有陸地,也不知道船會不會就沉了,自己會不會喪命,換作是你,你能夠保持樂觀嗎?

這個時候,保羅還保持著樂觀,但是不是依靠他自己,而是因爲神,就在前一夜神的使者向保羅顯現,再度告訴保羅「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愷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這正是神給保羅的再度確認。

保羅將他的樂觀分享給船上的乘員,我相信這些話對船上的人就是莫大的鼓勵;就算一開始他們不信,但是同在船上的路加和亞里達古等人是必定相信的。其餘的人看到有這樣信的榜樣,也必定會重拾一點信心,相信自己在經歷這一切之候後,也還能留下性命來。

然而這也並非是容易的事,從那時候之後又過了十天,他們還一直在海上漂著,然後,他們真的如保羅所說的,在黑夜之中好像靠近岸灘,這是很難形容的,有經驗的水手可以從波浪的變化,船身晃動的改變,知道自己是否離岸近了,果然放下探測,測得十二丈,這真是近岸了,就拋下錨,以免船又被帶往深海或是撞在海岸的岩石上。

這個時候應該要做的就是等待天亮,看看四周有沒有陸地;但是這裡又讓我們看到人性的醜惡,水手們居然想要用小船先上岸,這樣他們可以早些上岸得救,但是船上其他的人呢?保羅為了確保船員們不偷跑,就砍斷小船的繩子,強將水手們留在船上操船,確保所有人都能得救。是誰讓他知道此事呢,當然又是神。

剩下的事我們再下一篇中再來說,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11日 星期一

保羅的羅馬行前段(徒27:1)

使徒行傳二十七章「1 非斯都既然定規了叫我們坐船往意大利去,便將保羅和別的囚犯交給御營裡的一個百夫長,名叫猶流。 2 有一隻亞大米田的船要沿著亞細亞一帶地方的海邊走,我們就上了那船開行,有馬其頓的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我們同去。 3 第二天,到了西頓,猶流寬待保羅,准他往朋友那裡去,受他們的照應。 4 從那裡又開船,因為風不順,就貼著塞浦路斯背風岸行去。 5 過了基利家、旁非利亞前面的海,就到了呂家的每拉。 6 在那裡,百夫長遇見一隻亞歷山大的船要往意大利去,便叫我們上了那船。 7 一連多日,船行得慢,僅僅來到革尼土的對面。因為被風攔阻,就貼著克里特背風岸,從撒摩尼對面行過。 8 我們沿岸行走,僅僅來到一個地方,名叫佳澳,離那裡不遠有拉西亞城。
 

9 走的日子多了,已經過了禁食的節期,行船又危險,保羅就勸眾人說: 10 「眾位,我看這次行船,不但貨物和船要受傷損,大遭破壞,連我們的性命也難保。」 11 但百夫長信從掌船的和船主,不信從保羅所說的。 12 且因在這海口過冬不便,船上的人就多半說,不如開船離開這地方,或者能到非尼基過冬。非尼基是克里特的一個海口,一面朝東北,一面朝東南。 13 這時微微起了南風,他們以為得意,就起了錨,貼近克里特行去。

14 不多幾時,狂風從島上撲下來,那風名叫友拉革羅。 15 船被風抓住,敵不住風,我們就任風颳去。 16 貼著一個小島的背風岸奔行,那島名叫高大,在那裡僅僅收住了小船。 17 既然把小船拉上來,就用纜索捆綁船底,又恐怕在賽耳底沙灘上擱了淺,就落下篷來,任船飄去。 18 我們被風浪逼得甚急,第二天眾人就把貨物拋在海裡。 19 到第三天,他們又親手把船上的器具拋棄了。 20 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顯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

在此,路加又用了不少的篇幅來紀錄了保羅在此後的旅程。前面說到,巡撫非斯都與亞基帕王審了保羅,並且決定要按照保羅的要求讓他上告於愷撒。當然如果要上告於愷撒、那麽人犯就要解往羅馬帝都去。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巡撫派出一位百夫長,那麼也會有許多士兵同行戒備。被押解的囚犯也不止保羅一人,我們也看出來,他們也允許路加與保羅同行,這樣我們才能看到如此詳細的旅程記載。

要知道這支隊伍只是一個地方政府所派出的隊伍,他們是有自己的武力,但是他們也一樣要遵守羅馬帝國的法律,他們也要自己張羅一路上的交通工具,特別是當要坐船渡海的時候,他們得像平民那樣和船東買艙位,人吃馬嚼的都要自己張羅。

在那個時代,流線形的船身還是屬於高科技,民間的商船都還不一定是像羅馬帝國戰船那樣有美麗的外觀、敏捷的操控性,所以多數的航線都只不過是延著海岸線航行,萬一有什麼問題還可以容易靠岸;不像我們今日的輪船,一離港就立刻航向汪洋大海。

當然在當時、航海更是靠天吃飯,最好是有順風,但是風太大、造成海象不穩的話也不行。特別是到了季節更替之際,風又大又猛、又變幻無常,航海實在是需要經驗還有運氣。是的、航海是需要依靠運氣的,需要避免掉惡劣的壞天氣。

在這裡從第4節開始,路加就寫出路上遭遇到的種種行船的問題,行止並不順利;到了第10節這裡,又寫出保羅有感前面的路並不平安,於是向百夫長提出警告。但是保羅是誰呢?他不過就是一個猶太人的傳教人,最多就是有幾次乘船的經驗而已吧,現在更只不過是個囚犯而已。

要說要讓百夫長不聽船長和掌舵的,而去聽保羅的靈感,我相信任何人都不會這樣做的,特別是此時一停下來,很可能就要在此地過冬;而船長所提議的再趕一程,就能夠趕到非尼基去過冬,那是一個島上的海口城市,總比現在所在的小地方克理特要好多了。

於是那艘船就起了錨,要往非尼基前去,這段路程並不長,只是從革哩底島上的一個地方移到另一個地方而已,沒有想到卻出了大亂子,成了差一點就船毀人亡的大海難,這個經過我們要到下一篇再來敘述,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10日 星期日

巡撫認為保羅癲狂了(徒26:24)

使徒行傳二十六章「24 保羅這樣分訴,非斯都大聲說:「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 25 保羅說:「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癲狂,我說的乃是真實明白話。 26 王也曉得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膽直言;我深信這些事沒有一件向王隱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裡做的。 27 亞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嗎?我知道你是信的。」 28 亞基帕對保羅說:「你想稍微一勸,便叫我做基督徒啊? 」 29 保羅說:「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鏈。」30 於是,王和巡撫並百妮基與同坐的人都起來, 31 退到裡面,彼此談論說:「這人並沒有犯什麼該死、該綁的罪。」 32 亞基帕又對非斯都說:「這人若沒有上告於愷撒,就可以釋放了。」
 
巡撫非斯都耐著性子聽保羅講他的領受、他的奉召、他所要做的事情,到這個時候他忍耐不了了,於是他就開口了「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非斯都和保羅認識了幾天,他從保羅的談吐、知識,認知保羅是有學問的人,這一點是無法否認的。
 
就連在這堂前答辯時,保羅的遣詞用句也都是顯得頗有學問;於是他只能說「你癲狂了吧!」這表明他完全不相信保羅所說的見證,認為他所說的都是狂言。保羅也不放棄,繼續勸非斯都;同時還將目標轉向亞基帕王,也勸亞基帕王相信。
 
非斯都是羅馬人,代表羅馬人的看法;亞基帕王雖然說是以東人、並非是猶太人,但是已經好幾個世代居住在猶太地區,作為羅馬帝國的猶太分封王,他應該是更認同於神會啟示給人,以及先知是如何在人間行事的,於是保羅就問亞基帕王信不信先知,意思就是問他信不信自己如同先知領受了神的召命,正在轉達神的旨意給世人,要眾人順服。
 
亞基帕王既然當了猶大王,自然是見識多廣,也非是等閒之輩,他怎麼會聽不出來保羅話中的用意呢?於是他也根本不回答保羅的問題,免得浪費時間,直接反駁保羅,就將保羅的意圖挑明出來,勸保羅別白費心機了,「光你幾句話,就想叫我做基督徒嗎?」
 
保羅見他的意圖被王挑明了出來,索性將話給講明了,原來保羅是想傳福音,他的目標還不只是巡撫和亞基帕王而已,他向神所求要得到的,不只是王一個人,而是今天一切聽到這話的人,這就是保羅所存著的、傳福音的心,不論是猶太人、撒馬利亞人,外邦人,保羅誰也都不放過。
 
巡撫非斯都和亞基帕王以爲他們是在審保羅,他們卻沒想到成為保羅是在和他們傳福音。一般人被囚兩年,好容易有機會被提審、那就是有機會被釋放或是被移送到羅馬,總之處境不會現在這樣無休止的拖著要好吧!一般人都會努力表現,爭取被釋放,但是保羅卻還是抓著機會傳福音。
 
保羅是奉召傳福音的,他果然是忠於他的呼召;如果他今天不試著傳福音、只想著自己脫身的話,那他就違背了所召他的;保羅被召去傳的、是世人所看不出的黑暗與光明,撒旦和神的權柄的選擇。如果保羅今天就放棄,那豈不就是說他看重世上的事要多過於那看不見的事嗎?
 
我相信亞基帕王是信有神的,他因為世上的原因選擇在此時忽視了這個選擇,不當基督徒;但是他的心裡還是畏懼神的,但也不敢在巡撫非斯都的面前顯露出來,只是他也不敢隨便處置保羅,他也是怕被神懲罰,因此他就選擇置身事外,告訴非斯都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亞基帕王是這樣這樣說了「這人並沒有犯什麼該死、該綁的罪。」又說「這人若沒有上告於愷撒,就可以釋放了。」於是保羅長年被關鎖的命運從此就要被改變了,前路又會是如何,保羅就全部交在主的手裡了;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9日 星期六

路加福音查考 35

 敬拜讚美 10/10/2021 在我身邊- 靈感團隊 親近祢 Close To You 以馬內利 Emmanuel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路加福音查考(35) 永生的奧秘 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正確的傳福音(徒26:20)

使徒行傳二十二章「19 亞基帕王啊,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 20 先在大馬士革,後在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以及外邦,勸勉他們應當悔改歸向神,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 21 因此猶太人在殿裡拿住我,想要殺我。 22 然而我蒙神的幫助,直到今日還站得住,對著尊貴、卑賤、老幼作見證。所講的並不外乎眾先知和摩西所說將來必成的事, 23 就是基督必須受害,並且因從死裡復活,要首先把光明的道傳給百姓和外邦人。」
 
保羅向亞基帕王分訴他為何要作如今他所作的,首先他說他是順服那天上來的異象,這才是人應當傳福音的理由,把自己所經歷過的、分享見證給萬民知道,這樣其它的人才能經歷和你一樣的。雖然我們未必都能經歷保羅所有的那天上來的異象,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當經歷耶穌基督。
 
你可以想像有的人從信主到成爲傳道人,卻從來沒有經歷過耶穌基督嗎?我真的不願意看到此等景象的出現,但是恐怕卻真的有出現過,那就是近代的神學院系統所造成的;本來神學院應當是給有志傳福音的人來讀的,但是如今已經成了學院系統中的一個選擇。
 
就有許多人將神學院當作高等院校升學當中的一個選擇,和其它的大專院校放在一起選擇,由考試的結果或者是在學成績的分數來取決進哪一所學校就讀,畢業了以後,就像是在三百六十五種行業之外再多加一個選項,當牧者成爲了一種糊口的職業,講道成了一場演出。
 
當他們講到耶穌基督,因為他們聽過了許多場其他人的講道,他們一樣可以依樣畫葫蘆,將別人的經歷套在自己身上,一樣可以講道講得活靈活現、但是他們卻沒有真正與神相交的經歷。我想如今這樣的傳道人和牧師並不在少數。
 
這並不是說他們就不能當好傳道和好牧師,人從事任何一種行業都可能會愛那個行業並將那個行業作得很好。當老師的也不見得就是上帝叫他們去當老師的,當會計師的也不見得是神叫他們去當會計師的,那他們也當得不錯,那牧師也可以如此。
 
但是保羅並不是,他乃是順服天上的異象才出來傳道的,這故事我們才在使徒行傳中第三次的提到了。我自己也是如此,是有從天上來的呼召才出來作傳道的。像這樣被召的人,不是因為作這個(傳道)是有收入才作的,有的時候,我們會從自己在世界上的工作所得,來支持傳道的事工。
 
而我們傳道,所傳的會是什麼呢?保羅說他乃是「勸勉他們應當悔改歸向神,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這就是保羅所傳的,我相信真實經歷過過神的人,無一不感受到神的聖潔美麗、也知道自己離神的聖潔美麗有多遠,那我們就會自己悔改,也會傳人都是需要悔改的,行事當與悔改的心相稱。
 
是的,人都應當悔改歸向神,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這種話並非是人所愛聽的,但是這卻是人所真正需要的真理。如果傳道人只想要討人喜悅,那麼所傳的道就會不同、不談悔改也不要求人該如何行事,只講神要如何給人祝福。這種道不是神的真道,但是因為這種道受人歡迎,反而能夠吸引很多人來。
 
反而是傳真道的傳道人,可能因為這樣的真道不討人喜歡,結果願意聽的人反而並不多,就不那麼興旺;但是保羅說「然而我蒙神的幫助,直到今日還站得住,對著尊貴、卑賤、老幼作見證。」是的,神的幫助就是我們這些傳道人的幫助,我們因著神的幫助,就都站立的住,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8日 星期五

保羅所傳的道(徒26:20)

你們知道掃羅被大光照到的故事在使徒行傳中一共被提到三次嗎?第一次是敘述事情的發生經過,保羅自己如在五里霧中,他甚至也不太清楚這事情發生的意義;而第二次是保羅在憤怒的猶太人面前為主耶穌作見證,他甚至還沒有講完就被憤怒的猶太人打斷了。
 
唯有第三次,他是在猶太地的分封王亞基帕王面前為主作見證,這一次的敘述,沒有第一次路加寫下這個故事中的許多細節部分,但是第三次路加所寫下的敘述,是保羅在亞基帕王面前的敘述,他不但更完全的敘述了主是如何呼召他起來傳福音的,保羅更留下他是如何順主的命而傳福音的,這是給我們這些傳福音的人最好的指引。
 
保羅先是述說主召他的經過,然後他再向王述說,他是如何按照這天上來的呼召而傳福音的。這些經文是在使徒行傳二十六章當中。
 
使徒行傳二十六章「16 「你起來站著!我特意向你顯現,要派你做執事,作見證,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事證明出來。 17 我也要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18 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旦權下歸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
 
「19 亞基帕王啊,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 20 先在大馬士革,後在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以及外邦,勸勉他們應當悔改歸向神,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
 
我們從經文中可以看到,福音加上神的能力是可以讓被魔鬼蒙了眼睛的人醒悟,從黑暗歸向光明,主並且說「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我們知道那基業乃是指天上的基業,其中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便是永生,那是為一切成聖的人所預備的。
 
在主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信主」「罪蒙赦」「成聖」和「得基業」這幾件事是順序發生的,初代教會以及保羅對這些順序的理解都沒有問題,例如保羅,他傳福音時所作的工作也正是如此;他說他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召他的異象。
 
他所傳的福音便是如此的,他說他乃是「勸勉他們應當悔改歸向神,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這裡保羅在被亞基帕王審問時,向王短短的一段敘述,就將他多年來奉召所傳的福音的核心重點工作給講了出來。當然人的工作不是福音有能力的原因,然而無疑的,保羅所傳福音的方法是值得我們學習的。他所傳的重點也應該是我們的重點。
 
保羅曾在加拉太書中寫下「如果向你們傳講的福音,與我們所傳的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1:8)保羅稱那些不同的講論「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福音是不可以添加也不可以減少的,無論是添加或是減少都是更改。
 
你們有聽過一些嘻嘻哈哈的福音嗎?只強調來得平安喜樂、受祝福。差不多根本不提到還需要悔改、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這樣的福音是否與保羅所傳的相差太遠?基督徒的「成聖」到底是必需的還是一個選項?或者是「因信罪蒙赦」就足夠了,這就是看你如何解釋主的話了。
 
保羅明白主的話與主所給他的呼召,他的明白不是建立在一句話的解讀上,而是生命層次的認識與相交,我們只要看保羅傳福音的重點便可以明白,悔改和相稱的行為是不可少的,同樣的訊息也是來自施洗約翰「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於你們。
  


2021年10月7日 星期四

保羅再見證主的差遣(徒26:16)

使徒行傳二十六章「15 我說:『主啊,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16 「你起來站著!我特意向你顯現,要派你做執事,作見證,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事證明出來。 17 我也要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18 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旦權下歸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
  
19 亞基帕王啊,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 20 先在大馬士革,後在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以及外邦,勸勉他們應當悔改歸向神,行事與悔改的心相稱。 21 因此猶太人在殿裡拿住我,想要殺我。 22 然而我蒙神的幫助,直到今日還站得住,對著尊貴、卑賤、老幼作見證。所講的並不外乎眾先知和摩西所說將來必成的事, 23 就是基督必須受害,並且因從死裡復活,要首先把光明的道傳給百姓和外邦人。」
 
保羅向亞基帕王作見證,他還是向人見證主耶穌基督。然而這裡有主的一段話、也等同在見證保羅自己。那是主差派保羅的一段話,就是從16節到18節所記載的一段話,因爲是對傳道人所講的,我們就來好好的看一下主所說的是什麼。
 
主說要派保羅作執事,做見證,也就是將他所看見的事和主(將要)指示給保羅的事給證明出來。這就是傳道人真正要做的事。將他所看到的事還有主所指示的事(福音)傳給更多的人,向多人作見證。那麼主是要差遣保羅去到哪裡去呢?
 
這裡也說了「我也要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旦權下歸向神」,傳道人是要去到撒旦權下的百姓中去,既要到他們那裡去傳道,也會救保羅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不致遭害。
 
為什麼這樣說,這豈不是矛盾嗎?因爲撒旦權下的百姓是不會對神所差遣來的傳道人客氣的。所以真的、傳道人去到很多地方會容易被害,在如今多處的地方有法律保護還比較安全,在保羅的那個時代,直到我們之前的很長的世代,人們都曾經迫害傳道人。
 
但是主說:我會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這就成了我們的安全保障,主自己來保護我們,使我們能夠作他的工,我們要去要叫那些撒但權下的百姓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旦權下歸向神。是的,這就是傳道人傳福音所作的事。
 
我們在沒有信以前也是這樣,我們心裡的眼睛也是瞎的,我們不知道除了我們所在的物質世界以外還有靈的世界;我們認為在世上我們值得追求的就是物質的富裕,在世生活的滿足;所以我們滿足於吃喝嫁娶、耕種蓋造的日子,有這些就滿足了。
 
我們從前是在黑暗中,如今領受了光明的道、眼睛就明亮了起來。我們認識了神的道,就不甘再被撒旦所控制,所以我們要離開撒旦權勢,歸向神。如今我們自己得救,也要把這道傳給還沒有得救得的人。然而不只是如此而已,後面那句話也很重要「又因信主,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
 
這句話什麼意思呢?我們眼睛明亮、脫離撒旦的權柄固然很好。但是糊塗的死是死,明白了如果還是要死那也一樣是死、不是嗎?所以我們還要「信主」「成聖」「同得基業」,這我們將要得到的基業、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永生,這使我們不會再死。
 
「信主」並不是指僅僅相信耶穌是主而已,我們不只一次指出,信也有像、和忠於主的意思;主所教訓我們的,我們都敬虔遵行。這樣我們就可以「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這裡就是指我們因爲「信主」的緣故也得以「成聖」,因爲其它一切同得產業的人都是「成聖」的。我們的在成聖以前的罪,也都得蒙赦免了。
 
這就是主和保羅所說的話,是如此的差遣他;我們雖然不是保羅,在所成就的事情上大小雖然是有分別,但是主也是同樣的差遣每一個傳道人,這些話我們都可以共勉之,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6日 星期三

保羅曾用腳踢刺(徒26:14)

使徒行傳26章「1 亞基帕對保羅說:「准你為自己辯明。」於是保羅伸手分訴說: 2 「亞基帕王啊,猶太人所告我的一切事,今日得在你面前分訴,實為萬幸。 3 更可幸的是,你熟悉猶太人的規矩和他們的辯論。所以,求你耐心聽我。 4 我從起初在本國的民中,並在耶路撒冷,自幼為人如何,猶太人都知道。 5 他們若肯作見證,就曉得我從起初是按著我們教中最嚴緊的教門做了法利賽人。 6 現在我站在這裡受審,是因為指望神向我們祖宗所應許的。 
 
7 這應許,我們十二個支派晝夜切切地侍奉神,都指望得著。王啊,我被猶太人控告,就是因這指望。 8 神叫死人復活,你們為什麼看做不可信的呢? 9 從前我自己以為應當多方攻擊拿撒勒人耶穌的名, 10 我在耶路撒冷也曾這樣行了。既從祭司長得了權柄,我就把許多聖徒囚在監裡;他們被殺,我也出名定案。 11 在各會堂,我屢次用刑強逼他們說褻瀆的話,又分外惱恨他們,甚至追逼他們,直到外邦的城邑。 
 
12 那時,我領了祭司長的權柄和命令,往大馬士革去。 13 王啊,我在路上,晌午的時候,看見從天發光,比日頭還亮,四面照著我並與我同行的人。 14 我們都仆倒在地,我就聽見有聲音用希伯來話向我說:『掃羅,掃羅,為什麼逼迫我?你用腳踢刺是難的。』 15 我說:『主啊,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
 

這裡講到保羅有機會在亞基帕王面前為自己辯護,其實這樣比在巡撫面前辯護更為凶險。因為巡撫是羅馬官員,他們有任期,時間到了就調回羅馬去,他們可以不管猶太人的宗教制度,但是猶太地的分封王則是就住在猶太地的,他也出錢維護修理聖殿的。

如果他要討好猶太人,那麼在這個時候保羅就危險了,他可能就會答應將他轉送去耶路撒冷去聽審,那麼保羅大概率就會死在路上。但是如今亞基帕王是在新任巡撫的面前主持聽審,那麼他當然要顯示他在猶太人面前有權柄,並且是忠於羅馬的朝廷,所以我想不管保羅怎麼說,既然他要上訴於愷撒,那麼他就會將人送往羅馬,以示他對愷撒的尊敬。

當然在這個時候,保羅並不知道這些,他一直被關在巡撫府內,對外的消息也沒那麼靈通。那麼他會怎麼為自己辯護,這就是我們這一篇文章的重點。如果是你、那你又會怎麼為自己辯護?是搞清楚猶太人控告的重點是什麼,自己有沒有違犯那些事,對不對?

但是保羅並沒有,他完全沒有講到猶太人的規則,他自己的行為(要知道他當時是完全有不在場的證據和證人的),他為自己辯護時卻完全沒有提到這些,那你們知道他為自己辯護時所講的是什麼呢?對了,他所講的就是主耶穌基督。

就像他知道自己的講述會讓人不清楚這些和案件有什麼相關,在一開始,他就請求亞基帕王要耐心聽他所講的,這樣子,他才能夠將他所要講的耶穌基督的事情給講完。所以他又從他自己原是迫害基督徒的這些事情開始講起,說他自己原是猶太教中最嚴謹的法利賽人。

然而發生了什麼呢?就是耶穌基督發生在保羅的生命中,這個故事在第二十二章中保羅對猶太人講過了,原本的敘述更是在第九章當中,這也是使徒行傳第三次記載這個故事,也就是保羅又再一次的在為主耶穌作見證,而不像是為他自己作辯護。

在第14節當中提到了主的話,他說「掃羅,掃羅,為什麼逼迫我?你用腳踢刺是難的。」這句話當中有一句話是新提到的「你用腳踢刺是難的」這句話在第九章和第二十二章中都是沒有的。這是說牛在訓練的過程中,若是反抗,比如說會去踢犁,那主人就在犁上綁上一些荊棘,牛就不敢再踢了,這就是告訴保羅不要再做無謂的爭扎。

在我們的生命中,是否也常常的會用腳踢刺呢?刺在那裡,它是不會去傷害牛的,除非牛去踢它。我知道有一個姐妹,她就一定要向教會中認識的人推銷保建品,也不聽勸告;我們是勸告過了,但也沒有再採取其它的行動,就交託給主。最後她就不再來教會了,據我們側面的了解她也是虧了很多錢,這就是一個用腳踢刺的例子。

你說你有熱情和時間和人溝通、和人連絡,如果是用在傳福音或是帶人靈修難道不好嗎?但是卻沒有,自以爲有自由和權利可以作自己想要作的事,最後就是用腳踢刺,自己受傷害以後就只能停止了。我想任何人如若想要傷害耶穌基督的教會,那就是在用腳踢刺,我們是不能與神對抗的。

當然保羅這次見證的重點並非是他以前的過犯與用腳踢刺的經歷,主對保羅說了更多的話,我們在下一篇中將會更多的來介紹,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5日 星期二

亞基帕王聽取保羅辯論(徒25:23)

使途行傳二十五章「13 過了些日子,亞基帕王和百妮基氏來到愷撒利亞,問非斯都安。 14 在那裡住了多日,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說:「這裡有一個人,是腓力斯留在監裡的。 15 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求我定他的罪。 16 我對他們說,無論什麼人,被告還沒有和原告對質,未得機會分訴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 17 及至他們都來到這裡,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來。 18 告他的人站著告他,所告的,並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 19 不過是有幾樣辯論,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又為一個人名叫耶穌,是已經死了,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 20 這些事當怎樣究問,我心裡作難,所以問他說:『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裡為這些事聽審嗎?』 
 
21 但保羅求我留下他,要聽皇上審斷,我就吩咐把他留下,等我解他到愷撒那裡去。」 22 亞基帕對非斯都說:「我自己也願聽這人辯論。」非斯都說:「明天你可以聽。」
 
23 第二天,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同著眾千夫長和城裡的尊貴人進了公廳。非斯都吩咐一聲,就有人將保羅帶進來。 24 非斯都說:「亞基帕王和在這裡的諸位啊,你們看這人,就是一切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和這裡曾向我懇求、呼叫說:『不可容他再活著!』 25 但我查明他沒有犯什麼該死的罪,並且他自己上告於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 26 論到這人,我沒有確實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帶他到你們面前,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為要在查問之後有所陳奏。 27 據我看來,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各位可以看到,我在此章中又引用了大量的經文,原因無它,就是這些經文就是在陳述事實,並且是自我解釋的。不過我在這裡還是要介紹一個重要的角色,他就是經文當中所寫的亞基帕王。他和百尼基氏一起前來問非斯都安。
 
誰是亞基帕王呢,他就是大西律王的曾孫,而大西律王就是羅馬皇帝欽命的猷大王,他因著父親的戰功和救過愷撒的命,就被愷撒命為猷大地區的分封王;他也就是耶穌降生時期的,那個殺了伯利恆地區兩歲以下男嬰的,他是亞基帕王的曾祖父。
 
亞基帕王是世襲的分封王,但是猷大地區的大多數實際行政還是由派駐的羅馬巡撫來掌控,這其間的關係也是錯綜複雜的。不過分封王和巡撫的關係總是要搞好的才比較好;因此亞基帕王才在新舊巡撫交接之後就來拜訪新任巡撫。而百妮基氏則是亞基帕王的妹妹,曾經嫁人,後已經離婚,因此兩人分開來介紹。
 
相比於新派任來的巡撫非斯都,在此地居住了好幾代的亞基帕王當然要更了解猶太人的教宗和文化習俗;也因此,非斯都才拿這個糾纏了兩任巡撫的猷太人控告保羅案件,來訊問亞基帕王這個猶太通。這比起前任巡撫腓力斯兩年來對這個案件不聞不問要好得多了。
 
果然薑是老的辣,亞基帕對於保羅的案件也有興趣來審問,就做好安排。他不是已經到了巡撫府了嗎?但是重新來過,第二天,他們再表演一次,他、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還帶著眾千夫長和城裡的尊貴人進了公廳。當時羅馬在該撒利亞駐著了有五個營的軍隊,所以一共有五名千夫長前來,並且他們是進了公廳而非公堂,相信這是因為用來議事的公廳、那是要比審案公堂更加的富麗堂皇,更符合王的身份。
 
我想這一下代表祭司長辯論的猶太人都嚇住了,原來他們還抱怨千夫長呂西亞前來聖殿和他們爭奪保羅,將之奪去,恐怕這時候都不敢再抱怨了吧!這就是世人所講究的排場和威勢的作用,但是這些排場、這些威勢只能對人起作用,在神的面前那真是不值一提。
 
不過這些方式是真的對猶太人有用,亞基帕提審保羅,似乎都是按著羅馬的法律,是為了羅馬皇帝的統治而考慮的。果然,在整個提問的過程中、雖然也有猶太人的代表在其中,亞基帕根本沒有讓他們有發言的機會,而猶太人也沒有發作或是暴動。其過程到底是怎麼樣,我們在下一篇再來說明,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與你們。
 

 
 

2021年10月4日 星期一

保羅要上告於愷撒(徒25:11)

使徒行傳二十五章「1 非斯都到了任,過了三天,就從愷撒利亞上耶路撒冷去。 2 祭司長和猶太人的首領向他控告保羅, 3 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將保羅提到耶路撒冷來,他們要在路上埋伏殺害他。 4 非斯都卻回答說:「保羅押在愷撒利亞,我自己快要往那裡去。」 5 又說:「你們中間有權勢的人與我一同下去,那人若有什麼不是,就可以告他。」
 
6 非斯都在他們那裡住了不過十天八天,就下愷撒利亞去。第二天坐堂,吩咐將保羅提上來。 7 保羅來了,那些從耶路撒冷下來的猶太人周圍站著,將許多重大的事控告他,都是不能證實的。 8 保羅分訴說:「無論猶太人的律法或是聖殿,或是愷撒,我都沒有干犯。」 9 但非斯都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問保羅說:「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裡聽我審斷這事嗎?」 
 
10 保羅說:「我站在愷撒的堂前,這就是我應當受審的地方。我向猶太人並沒有行過什麼不義的事,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 11 我若行了不義的事,犯了什麼該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辭。他們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實,就沒有人可以把我交給他們。我要上告於愷撒。」 12 非斯都和議會商量了,就說:「你既上告於愷撒,可以往愷撒那裡去。」」

保羅在巡撫腓力斯在任的最後兩年,就一直在巡撫的關押底下住著,腓力斯既不放他,又不審他。如果說要審他,這就是個羅生門案件,猷太人堅持說他有罪,但是保羅又說他自己什麼事都沒有做;然而雙方又都拿不出什麼犯罪的證據來。

其實保羅是應該釋放的,但是如果是放他恐怕要激起猶太人的暴動,他們還說本來他們已經要自己處理保羅了,但是千夫長呂西亞前來,將保羅奪來,保護了起來,並使得猶太人要來巡撫這裡才能夠告他。在這個情境裡面,猶太人對於羅馬的官府的處理,還頗有怨言呢。在這麼大的壓力下,如果保羅不是羅馬公民,恐怕早就交給猷太人處理了。

所以腓力斯在他巡撫任上最後兩年,就一直沒有處理保羅的案件;現在有一個新任的巡撫非斯都要來接腓力斯的任,這樣事情才有了轉機,但是這個轉機是對雙方的。非斯都到任了以後巡遊到耶路撒冷,猶太人一看到是新任的巡撫,就立刻把他們對於保羅的要求給提了出來,要他提保羅到耶路撒冷審問。

他們原是想要在路上設伏殺他;但是新任巡撫非斯都也沒有那麼傻,如果將保羅押來耶路撒冷,先不說路上會不會出什麼安全的問題,在這裡無論是怎麼審,只要事情不如猷太人的願,那麼事情就難了了,恐怕激起猷太人的暴動,非斯都才不會上這個當。

後來非斯都回到巡撫府的所在的愷撒利亞,猷太人果然跟隨著來告他,新官上任三把火嘛,如果非斯都在這件舊案上再採取拖延的態度,那就很難交代的過去了於是開庭審保羅,但是又能審出什麼新花樣呢?還不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案件又陷入膠著。

非斯都想要討好猷太人,就問保羅「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裡聽審嗎?」其實這一問是異常的凶險,如果保羅說好的話,那麼在路途上,在監獄中,都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因為那裡是猷太人的老巢,巡撫的控制力量薄弱;看樣子是非斯都想要甩鍋,讓這個案件在耶路撒冷「自然」的解決掉。

保羅可能是看出來了這一點,於是他把愷撒皇帝給搬了出來,他是羅馬公民,有權按照羅馬帝國的法律來接受審判,而不能夠被任何人、任何官員給撮湯圓就把他的權利給撮掉了。一個國家國民的公民權,實在是其國力的表現,在此就是羅馬帝國的勢力以及耶路撒冷的宗教勢力在角力。

以祭司長為首的宗教勢力要求要處理保羅,然而羅馬帝國的權威也不容被動搖,既然保羅說要上告愷撒,那麼無論如何,巡撫也不能將之交到耶路撒冷去受審。有的人說保羅要上告於愷撒、最後也是死於愷撒的手裡,那是自己作死,但是我們看到這裡的情況,保羅是在被要求交到耶路撒冷的情形下,要求上告與愷撒,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

就正如主曾對保羅所預言的「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在此之後,保羅就終於要踏上往羅馬的旅程了,這也不是個容易的旅程,我們會再加以說明;願神保守我們、也賜福給我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2021年10月3日 星期日

保羅長時間被拘(徒24:27)

使徒行傳24章「 24 過了幾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猶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來到,就叫了保羅來,聽他講論信基督耶穌的道。 25 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說:「你暫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來。」 26 腓力斯又指望保羅送他銀錢,所以屢次叫他來,和他談論。 27 過了兩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留保羅在監裡。」
 
又是不短的一段、但是讀了幾乎可以自解的經文;前面我們說了保羅因為帶著外邦教會給耶路撒冷的捐項、來到耶路撒冷,結果被祭司長等人要抓捕並私刑殺害他;好在有神的保守、保羅這才被羅馬的軍隊以及巡撫給保護(管束)了。
 
巡撫使用拖延的方法來對付猶太人,但是猶太人也並沒有放棄,他們仍然希望在訴訟中使保羅受刑,或者是在押送的過程中能夠暗殺他。總之、猷太人要殺他的心並沒有放棄,只要保羅一天不死,他們就不放棄。而巡撫因為有人緊緊的咬住要告他,也不好輕易地把保羅釋放。

那個時候並不像我們現在有取保候審的制度,並且如果巡撫真的把保羅放了出去,並要求他不能離開猶太境內,那麼其實保羅被暗殺的可能性也很高,所以他就是被這樣的關著,一關就是兩年,期間因為巡撫也欣賞保羅的智慧和見識,也數次找保羅談話,當然保羅也向他傳耶穌基督的道。

他和他夫人、猷太女子土西拉都聽了保羅所傳的道,但是他們信了沒有呢?我猜是沒有,保羅和他講論公義、節制和將要來的審判,巡撫腓利斯這個現在的審判者,聽到那個將要來到、並且是沒有人能夠逃罪的審判,就甚為害怕。

對於末日的審判,會害怕也是正常的反應;我們在初聽到末日的審判時,可能也是害怕的;但是在我們信主日深時,就漸漸地接受,甚至是判望那審判的來到,因為那是主再來的日子。也會是我們能夠進入榮耀的日子,唯有那不信從,不肯放棄這世界的人,就會害怕到底。

巡撫腓力斯到底有沒有因為與保羅多次的談話就信主得救呢?我們在這裡並不敢斷言,因為他後面兩年的任期結束了以後,就離開了這裡,而使徒行傳的後面也沒有再提到他了。不過至少我們可以看見在這兩年間他是沒有信主的,因為他還指望保羅送他銀錢。

很可惜的,這是他和保羅對談多次的動機。因為我們說了保羅是帶著給耶路撒冷聖徒們的捲項來到耶路撒冷的,那可能是一筆不小的錢,腓力斯可能認為保羅以及所差派他來的教會是富有的,那如今保羅被關押,而他是有權柄釋放保羅的,那麼保羅那方面豈不是應該表示表示!

這樣的態度,和初代教會當中,那些得聖靈後就悔改的人是絕對不會有這種貪財之舉的;我們看到在路加福音19章記載著稅吏長撒該被主呼喚就悔改了,他願意把他所有的ㄧ半分給窮人,並且如果訛詐了誰,就願意四倍賠償於他,這才是人真正得救了之後該有的表現。

你看,保羅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傳道家,腓力斯和保羅有那麼多次相談的機會,也得聽了耶穌基督的福音,但是至少在我們知道的這兩年,卻沒有能夠信主得救,是什麼攔阻了他,是他的權柄嗎?是他自覺高保羅一等的驕傲嗎?是他自覺是有智慧有思想的人設嗎?

這些都是很有可能的,在我們的生命中,是否也充滿了那些妨害我們生命翻轉的東西呢,我們如今雖然是名為得救,是否也像腓力斯那樣存在著一些罪惡,甚至是體面的罪惡呢?願神保守幫助我們的靈,能夠活出一個與得救的恩相襯的生命,感謝讚美我們的主,也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2021年10月2日 星期六

路加福音查考 34

 敬拜讚美 10/02/2021 聖靈充滿我 FireMakers 真實的悔改 榮美的救主-約書亞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路加福音查考(34) 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想更多人也能看到這篇嗎,請按讚或分享


 

2021年10月1日 星期五

保羅的磨難(徒24:1)

使徒行傳24章「1 過了五天,大祭司亞拿尼亞同幾個長老和一個辯士帖土羅下來,向巡撫控告保羅。 2 保羅被提了來,帖土羅就告他說: 3 「腓力斯大人,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並且這一國的弊病因著你的先見得以更正了,我們隨時隨地滿心感謝不盡。 4 唯恐多說,你嫌煩絮,只求你寬容聽我們說幾句話。 5 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裡的一個頭目。 6 連聖殿他也想要汙穢,我們把他捉住了。 8 你自己究問他,就可以知道我們告他的一切事了。」 9 眾猶太人也隨著告他說:「事情誠然是這樣。」
 
10 巡撫點頭叫保羅說話,他就說:「我知道你在這國裡斷事多年,所以我樂意為自己分訴。 11 你查問就可以知道,從我上耶路撒冷禮拜到今日,不過有十二天。 12 他們並沒有看見我在殿裡或是在會堂裡,或是在城裡,和人辯論,聳動眾人。 13 他們現在所告我的事並不能對你證實了。 14 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認,就是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道,我正按著那道侍奉我祖宗的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書上一切所記載的; 
 
15 並且靠著神,盼望死人無論善惡都要復活,就是他們自己也有這個盼望。 16 我因此自己勉勵,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 17 過了幾年,我帶著賙濟本國的捐項和供獻的物上去。 18 正獻的時候,他們看見我在殿裡已經潔淨了,並沒有聚眾,也沒有吵嚷,唯有幾個從亞細亞來的猶太人。 19 他們若有告我的事,就應當到你面前來告我。 20 即或不然,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會前有妄為的地方,他們自己也可以說明。 21 縱然有,也不過一句話,就是我站在他們中間大聲說:『我今日在你們面前受審,是為死人復活的道理。』」
 
22 腓力斯本是詳細曉得這道,就支吾他們,說:「且等千夫長呂西亞下來,我要審斷你們的事。」 23 於是吩咐百夫長看守保羅,並且寬待他,也不攔阻他的親友來供給他。」
 
同樣的,這24章,我們也要很快的講解過去,因為經文都寫得很明白了,又是敘述事情發生的經过,沒有太多需要講解的地方,就是保羅被押解離開了耶路撒冷,而且是讓大隊人馬無預警的押送,到了巡撫所在的安提帕底;這樣、猷太人計劃要在路上擊殺保羅的想法就落了空。
 
巡撫要猷太人如果要控告保羅,就要到安提帕底來,在那裡,應該是有更多的羅馬軍隊駐守,而相對的,祭司的勢力就要相對薄弱了。這些祭司和長老也只好乖乖的組團上去安提帕底,等他們到了安提帕底,那已經是五天以後的事了;那些發誓不殺保羅就不吃飯的40個死士,如今若不是已經吞下誓言,乖乖地吃飯,要不然到這個時候恐怕也已經沒有力氣和羅馬軍隊戰鬥了。
 
既然只能文鬥,祭司長還帶上一個辯士叫帖土羅的,他上來說話就先拍巡撫的馬屁,還說是靠著巡撫才得享太平,本國向來有的弊病也是靠著巡撫的高瞻遠矚才的以更正云云。這些話從祭司長的辨士口中說出來、給人的感覺特別噁心,那豈不是在承認過往千年神的帶領還不如一個羅馬巡撫幾年的施政嗎?
 
我們再看保羅的答辯,就顯得正氣昂揚、不卑不亢,他也承認(讚許)巡撫在此地有多年的斷事經驗,樂意讓巡撫審判這個案子,他再詳述他到耶路撒冷不過是十二日,也並沒有在會堂裡,或是在城裡,與人辯論,或是聳動人,糾結群眾等等的作為。
 
他所承認有一件事,就是當天在千夫長面前審判的時候,曾經對他們大聲喊出一句話「我今日在你們面前受審,是為死人復活的道理。」就這樣,控告保羅的人也講不出他的什麼具體罪行來,保羅也不承認他做錯了什麼,而且到這個時候,我相信巡撫大概也聽出來了,他們所爭論的還是宗教上面的事情,保羅是否守了猷太人的宗教規矩。
 
而巡撫此時也當然明白,保羅是一個羅馬人,要他為了猷太人的宗教爭議,判殺一個羅馬人,這他是不會做的。我想他在羅馬宮廷裡也有政敵,這件事很有可能變成政敵拿來攻擊他的把柄;然而,如果猶太人吵吵嚷嚷不肯罷休,造成他在此地的統治不穩,那也是不行的。
 
所以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一個字,拖。如今猶太人是在氣頭上,等我拖你們個三五個月,一年兩年;最好你們自己就忘記了這件事情。所以他就說要等候千夫長呂西亞來到(不知道此事關千夫長什麼事?)另一方面就將保羅收押,也吩咐要寬待他,也不攔阻他的親友來供給他。
 
這對保羅來說是優待,但是他卻因此失了自由,並且時間不短,一關就是好幾年,你可以想像他的痛苦嗎?接受這種待遇嗎?我們下一篇再來討論這件事,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憐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