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日 星期一

當察看天象(路12:54)

路加福音十二章「54 耶穌又對眾人說:「你們看見西邊起了雲彩,就說『要下一陣雨』,果然就有。 55 起了南風,就說『將要燥熱』,也就有了。 56 假冒為善的人哪,你們知道分辨天地的氣色,怎麼不知道分辨這時候呢? 57 你們又為何不自己審量什麼是合理的呢? 58 你同告你的對頭去見官,還在路上,務要盡力地和他了結,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官交付差役,差役把你下在監裡。 59 我告訴你:若有半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裡出來。」
 
我們的題目和主耶穌的開場白都是用天象來開頭的;主說你們已經學會用觀看天上的雲彩就能夠預知半天一天的天氣將如何;這是人的預知功能,雖然不像神那樣可以從起初看到末後,但是人不是麻木沒有知覺的,不是雖然看到然不能理解的。
 
我們有感知的功能,有理性判斷的功能,這些都是神所賜給我們的,使我們能看、能聽、還能思想;我們與神的關係,也是建立在神會用他的啟示來告訴人真理是如何;神的啟示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普遍啟示,是神藉著他所造的萬物來向人顯示他的本質。
 
羅馬書第一章「20 自從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這裡所講的就是普遍啟示;有普遍啟示就有特殊啟示,那就是神藉著先知和使徒,還有主自己的話來向人顯明神的道,那就是特殊啟示。
 
特殊啟示雖然特殊,但是卻不會與普遍啟示相違背,一錠有他的同質性,因為是出自同一位神;除非這個啟示者和造物者不是出於一源,否則這兩類的啟示是不會相衝突的。所以保羅也用羅馬書的那一節經文,要我們體察神的作為。
 
基督教不是一個要我們緊抱著經書,一成不變就照著作的宗教;那只是猷太教的後期,在法利賽人的那個時代,他們所作的事,他們以律法代替了真神、活神。主在這裡對眾人說什麼呢?他是在說:你們要觀看神的作為!神在施展他的作為,你們看到了嗎?
 
主所說的是他自己所行的事,你們見過成群成群的人、瞬間就被醫治了嗎?即使是難症、重症、人認為不可能醫治的殘疾都被醫治了。要知道中國字裡面的這個「殘」字,就是沒可能醫治的問題,人只能湊合的這樣過一生,那就是殘。
 
耶穌所行的神蹟要超過過去所有的眾先知,他應驗了舊約中所有對於彌賽亞的預言;如果他不是那應許要來的彌賽亞,是來拯救萬民的,那麼又有誰會是呢?主在這裡問以色列的眾民:法利賽人和律法師說我是個褻瀆的人,說我是靠鬼王趕鬼的,是犯安息日的,那你們說我是誰?
 
我可以告訴你們,雖然耶穌已然這樣告訴他們,問他們;但是在他們裡面,律法以及一些其它根深蒂固的東西已經牢牢的抓住了他們,他們雖然眼見了那麼多的神蹟從一個人的手中行出來,但是比起聖殿的雄偉,大祭司的衣袍和法器,聚會中眾人尊崇的高位,他們後來還是選擇高喊:"釘他十字架!"。
 
只有很少的人真正知道改變要來臨了,神要藉著他的兒子道成肉身來拯救我們,耶穌基督在地上的傳道,這就是拯救開使的時刻,但是以色列人就眼看著這個神子人子在他們的眼前行神蹟,並且親自的啟示,但是他們就是不能明白,以至與神為仇敵。
 
從這件事反思我們自己,其實我們中間的許多人也是如此,我們相信宏偉的會堂,人多的聚會,甚至是牧師講的道合不合我的胃口;為了這些事,我們無法自己觀看,自己好好思考,神所啟示的真理到底是什麼,我該如何回應神的啟示,而正確的回應神的啟示就是信。願上帝幫助我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