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基督的真理加上謹守可以自誇(林後11:10)

哥林多後書十一章:「7 我因為白白傳神的福音給你們,就自居卑微,叫你們高升,這算是我犯罪嗎? 8 我虧負了別的教會,向他們取了工價來給你們效力。 9 我在你們那裡缺乏的時候,並沒有累著你們一個人,因我所缺乏的,那從馬其頓來的弟兄們都補足了。我向來凡事謹守,後來也必謹守,總不至於累著你們。 10 既有基督的誠實在我裡面,就無人能在亞該亞一帶地方阻擋我這自誇。11 為什麼呢?是因我不愛你們嗎?這有神知道。」
在第10節、保羅說:「既有基督的誠實在我裡面,就無人能在亞該亞一帶地方阻擋我這自誇。」保羅說無人能阻擋他在亞該亞一帶地方有「這」自誇;他用了一個非常限定,非常特定的的指定語句來說他的自誇,那你們明白他要自誇的是什麼嗎?
這就是指他是在凡事上謹守,特別是在傳福音的上面不收取任何費用是可以自誇的;當那些假使徒在哥林多地區講課要收取費用,並且也接受教會的供養;在那些人的講法當中是因為他們講的課程比較高級,但是保羅乃是用他這是謹守來反擊,說這是值得自誇的;
其實傳福音的人靠福音養生是應該的「主也是這樣命定,叫傳福音的靠著福音養生」(林前9:14),但是同時在收取養生的費用上也應當謹守,神是要我們養生、不是叫我們奢華;假設說有一個人人都作十一奉獻的大教會,如果對比有一千個信徒而只有一個牧師,那麼這個牧師可能會收到信徒平均收入一百倍的奉獻;這樣是否合理以及合神的心意呢?當然不是;
這個牧師應當留下他所需要的那一份,然後將多餘的九十九份拿去作其他的福音工作,這樣作的話就是謹守,同時也不至於影響信徒因奉獻而得福的權利;"因奉獻而蒙福",這是神所啟示過的,也是保羅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書信中提及、所告訴我們的真理;是沒有例外的,保羅對此一概念是非常認真的;
這就是何以他沒有例外的亦在此處運用上同一道理,他特別的在第11節對哥林多人解釋:「是因我不愛你們嗎?」,怎麼會讓人聯想到保羅不愛哥林多人呢?這裡所指的就是他不收哥林多人的奉獻、專收馬其頓人的奉獻,恐怕剝奪哥林多人蒙福的機會;
我相信保羅即使在收取馬其頓教會的奉獻時、也就是只取需用的如此這般謹守的,因為他是凡事謹守的;不像如今有些牧師因為信徒眾多、奉獻所得的收入很多、就過上異常豪華的生活,用頭等艙或私人包機旅行、住一晚要價平常人一個月薪水的旅館,那些就是不知謹守的;
保羅只收受來自馬其頓教會的奉獻而非哥林多人的奉獻,這是因為他有個特殊的原因的,就是在亞該亞(哥林多所在的省分)這裡他需要一個誇口來和那些假使徒爭戰的;他需要一個特別有力的武器來對付那些收取費用的假使徒,那麼完全不收取費用、白白傳福音就成了保羅強力的誇口;這樣就突顯了那些假使徒來到此處的真正目的,並不是因為真正受神差譴,乃是因為他們貪愛錢財,若要他們在收奉獻的事上像保羅那樣的謹守,他們就傳不下去了;
然而這是一個特殊的手段,並不是神所定意的;如果有人常拿保羅一面織帳篷一面傳福音來要求所有的傳道人也如此做,那麼他就是不明白聖經的啟示;神的定意乃是要叫傳福音的人靠著福音養生,也要讓得福音好處、並且順服奉獻的人因著他們甘心樂意奉獻而蒙福,這就是神的心意;
在此之外,我們看到謹守成了另外一種能力,可以用來誇口;第十節保羅所言基督的誠實也可以讀作基督的真理(標準本和新譯本聖經都是翻成真理);這是真真實實基督的道在保羅裡面,那麼再加上他的謹守,那麼在亞該亞一代就沒有人可以比得上保羅;他就可以以此來自誇;
但是這世上有另外一種傳道人,他可以很謹守很謹守,好像是苦行僧那樣,但是他就是沒有基督的真理在他裡面,那麼這樣他是被某種自苦所綑鎖的,這樣也沒有什麼可誇口的,我們謹守也要因著基督而謹守,蒙福也是因著基督而蒙福,當然誇口也要因著基督而誇口,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