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19日 星期一

蠅災、畜疫、瘡災、雹災(出8:20)

出埃及記八章:18 行法術的也用邪術要生出蝨子來,卻是不能。於是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都有了蝨子。
19 行法術的就對法老說:「這是神的手段。」法老心裡剛硬,不肯聽摩西、亞倫,正如耶和華所說的。
20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清早起來,法老來到水邊,你站在他面前,對他說:『耶和華這樣說:容我的百姓去,好侍奉我。 21 你若不容我的百姓去,我要叫成群的蒼蠅到你和你臣僕並你百姓的身上,進你的房屋,並且埃及人的房屋和他們所住的地都要滿了成群的蒼蠅。 22 當那日,我必分別我百姓所住的歌珊地,使那裡沒有成群的蒼蠅,好叫你知道我是天下的耶和華。 23 我要將我的百姓和你的百姓分別出來。明天必有這神蹟。』」 24 耶和華就這樣行。蒼蠅成了大群,進入法老的宮殿和他臣僕的房屋,埃及遍地就因這成群的蒼蠅敗壞了。
 
25 法老召了摩西、亞倫來,說:「你們去,在這地祭祀你們的神吧!」 26 摩西說:「這樣行本不相宜,因為我們要把埃及人所厭惡的祭祀耶和華我們的神。若把埃及人所厭惡的在他們眼前獻為祭,他們豈不拿石頭打死我們嗎? 27 我們要往曠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照著耶和華我們神所要吩咐我們的祭祀他。」 28 法老說:「我容你們去,在曠野祭祀耶和華你們的神,只是不要走得很遠。求你們為我祈禱。」 29 摩西說:「我要出去求耶和華,使成群的蒼蠅明天離開法老和法老的臣僕並法老的百姓,法老卻不可再行詭詐,不容百姓去祭祀耶和華。」 30 於是摩西離開法老去求耶和華。 31 耶和華就照摩西的話行,叫成群的蒼蠅離開法老和他的臣僕並他的百姓,一個也沒有留下。 32 這一次法老又硬著心,不容百姓去。
 
蝨子的災還未了,因為法老的心還是剛硬,神又下了一災給埃及,神要摩西去和法老傳達:若是不讓以色列的百姓去,還有一災要臨到埃及,那就是成群的蒼蠅;蒼蠅是可以飛的,自然是不會只逗留在百姓家,它們會飛進法老的宮殿以及法老的臣僕家中。
 
成群的蒼蠅在家中飛來飛去那就不用說有多噁心了,不但是噁心,它們也會造成實質的傷害。家中的食物就不用說了,它們都會被蒼蠅所污染,更有甚者,蒼蠅還會吸附在任何一切有傷口,或是像人眼睛和嘴那樣有開口有體液的地方;當我們家中只有一隻蒼蠅的時候,這是看不太出來,但是當蒼蠅多起來就會這樣。
 
法老驚懼了沒有?法老懼怕了,又召了摩西和亞倫來,他這個時候願意答應摩西和亞倫的請求、亦即放以色列的百姓出去敬拜耶和華神;他起先只願意百姓們就近敬拜神,但是摩西不允;法老雖然想要討價還價,但是摩西堅持神的要求,就這樣法老最終願意完全按照神的要求放以色列的百姓出去敬拜神。
 
摩西就為法老求耶和華,耶和華就照著摩西的話行,叫成群的蒼蠅離開法老和他臣僕跟他的百姓家;神為法老成就了這件事以後,但是法老又硬著心,不容百姓離去。你說法老怎麼這樣啊?這都是第幾次了,難道神就允許他的憐憫和慈愛這樣被法老的詭詐給糟踐嗎?自然不是!
 
到目前為止,神對埃及所失的災難都還是緩和的;不論是血水不論是青蛙,或者是蒼蠅,這些災難降下來還不會立刻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這是神對埃及人民的憐憫和寬容,也讓他們見識到神是真的有大能行奇事的神,目的是要法老放以色列的人民走而已。
 
蒼蠅的這個災害雖然是可怕,但是比起神後面所要施行的幾個大災,蒼蠅的災難實在是不算什麼。我們現在正在第八章,而第九章呢又講到幾個更為可怕的災害。蝇災之後是牲畜染眾疫之災,埃及人的牲畜死了不知道有多少,但是以色列百姓的牲畜卻沒有死。
 
畜疫之災完了之後,又是瘡災,讓埃及人及其牲畜的身上都長了瘡,包括那些行法術的術士,他們在神的面前也站立不住,身上也長了瘡。在瘡災之後還有冰雹,這可不是我們普通所看見的乒乓球大小的冰雹,神所降下來的是又大又重的冰雹,打在人和牲畜的身上會將他們打死,並且會摧毁田中的種植物,菜蔬和樹木。
 
這樣的損害是一降下來就造成了,就算法老後來又去求摩西,摩西又去求神,神把這災害給揭掉免除了,但是人和牲畜死了就不能再復生,被冰瀑打壞的農作物也就是損壞了,這些災害不是沒有後果的,法老一次又一次的對神心硬,那也是要付上代價的。
 
我們不能說神對埃及百姓殘忍,法老代表埃及人向以色列人犯罪,又有強迫是他們服苦役做奴工,又曾經有一段時期殺害以色列的男嬰;如今是神要帶他們出埃及地的時候了,他們又阻擋以色列人不讓他們離去;神還是不厭其煩,先是啟示後又慢慢地展示他的大能;只有在埃及法老的心繼續剛硬下去的時候,埃及人才要付上越來越重的代價。
 
在雹災發生以後,法老向摩西承認(10:27)「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華是公義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惡的。 這雷轟和冰雹已經夠了。請你們求耶和華,我就容你們去,不再留住你們。」我們當然明白神是公義的,但是法老和他的人民是犯了什麼罪呢?為什麼他們是邪惡的呢?
 
是因為他們答應了卻又反悔嗎?那當然也是其中之一,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們抵擋了義。所謂的義就是應當的,神是公義的,而以色列百姓成為奴工,長期的工作卻只獲得很少的食物,那不是公義的;而埃及人卻因為自己的利益,卻想保持這種情況下去,那就是不義的,也就是犯罪和邪惡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