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9日 星期四

安撫社會(箴言31:6)

箴言31篇:6 可以把濃酒給將亡的人喝,把清酒給苦心的人喝。 7 讓他喝了,就忘記他的貧窮,不再記念他的苦楚。 8 你當為啞巴開口,為一切孤獨的申冤。 9  你當開口按公義判斷,為困苦和窮乏的辨屈。
 
王太后,也是一個母親,告訴利慕伊勒王要對女人和酒要有自制,不要將你的精力交給婦女,喝酒也是不相宜的。作爲王太后,她也告訴王:不要有敗壞君王的行爲。作爲王太后,她無法指導王如何作一個傑出的君主,但是至少不可以作一個惡劣的王。
 
我們也說過,連王太后也沒有勸王要滴酒不沾,但是一定要節制。酒在人類的歷史當中、可以說是一個在生活當中分不開的次文化。我並非是自己好酒才這樣說的,事實上我自己是滴酒不沾的,我只是從王太后以柔性勸諫的語氣中看出太后的這種保留。
 
王太后還說:「可以把濃酒給將亡的人喝」這是太后的悲憫,她看到人在肉身當中的悲苦,人的身體是一個必朽壞的身體;不管在當時或者是直到今天也都是無法解決人的痛苦。人生到了最後,痛苦是不斷的加增,但是又死不了、得活下去,那怎麼辦呢?王太后說:這個時候可以喝濃酒了。
 
濃酒可以讓人醉,有的人在一天的辛苦工作之後就來上幾杯,讓自己忘記身上的痠痛,讓身體在酒精幫助下的睡夢中,自己修補自己;第二天醒來又可以出去工作。但是這種靠酒精忘掉身體疼痛酸軟的方法需要付出代價的,酒精本身也是對身體有害的,只是那是慢性的,後果要到多年以後才會慢慢浮現。
 
既然這樣,濃酒還是不要喝,更是不要喝醉,以免對身體造成毒害。但是王太后說:可以把濃酒給將亡的人喝。人都快要死了,身體所有的痛苦都慢慢追上來,你還要在乎那些慢性和遠期的危害嗎?不在乎了!只求可以麻痺眼前的痛苦。
 
但是我們怎麼知道一個人是真的將要亡故?身體痛苦就用酒來麻痺自己的話,那我們就不知道人到底是註定要亡故、還是常喝濃酒給醉死的,所以這也要謹慎。對於普通人、我們也常有身體上和心裡的痛苦,那我們可以用酒解決這些痛苦嗎?
 
王太后說是可以的,她勸王可以把清酒給苦心的人喝,喝了以後就可以忘記他的貧窮和他的苦楚。注意,王太后所說的這件事情在近代的美國,於1920年頒布禁酒令時就曾經被充分的討論過,大家真的發現禁酒了以後,社會上有越來越多的痛苦案例和討論。
 
社會學家調查以後告訴大家:在禁酒以後,勞工階層就可以少花點錢在酒之類的飲品上,他們也不會有宿醉的問題,照說手裡的錢多了,又可以更有效率的工作,這個社會應該會變得更好才是,沒想到整體的調查是變得更加痛苦。
 
所以不要再覺得人不應當花錢和花工夫在暫時的,用酒麻痺自己的痛苦和問題上面,事實證明這樣的做法照顧到了人軟弱的本性,就像人也不能一直不間斷的工作,人是需要休息的,這就是為什麼神為人設立了安息日。
 
王太后還勸諫利慕伊勒王:你要做啞巴的口啊,世上有許多愁苦和孤單的人,王也要為他們伸冤。這是強化社會中的公平公義感,雖然有王的參與也不能做到完全的公平公正,社會也不可能做到完全幸福,但是王就應該做這樣的事。
 
要知道人民可能是貧窮和困苦的,但是即便是如此的,當貧窮和困苦的人在手上有了一點點能力的時候,他們又會去欺負比他們更不幸的人,例如這裡所說的啞巴和孤苦的人。如果王不替他們出聲,他們當然會變得更加孤苦。
 
但是這不一定是王太后要王出力的原因,自古在統治國家社會時都在講究這個,但那不是為了被統治人的苦難,而是為了統治者自己。若是社會中有這樣的欺壓和不公不義,那麼整個社會就會出現這樣的風氣和暴戾之氣,這種風氣在社會當中彼此震盪,就會變得越來越難以統治。
 
當然事情也不一定是像我這樣子以權謀論來看的,或許王太后就是出於她的一片慈心,覺得這就是應當做的事,王就該開口,要世人知道王要按公義判斷,願意為困苦和窮法的來辯屈。這樣國中才能感受到更多的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