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3日 星期五

不知足與不可測(箴言30:15)

箴言30篇:15 螞蟥有兩個女兒,常說:「給呀!給呀!」有三樣不知足的,連不說夠的共有四樣, 16 就是陰間和石胎,浸水不足的地,並火。17 戲笑父親,藐視而不聽從母親的,他的眼睛必為谷中的烏鴉啄出來,為鷹雛所吃。18 我所測不透的奇妙有三樣,連我所不知道的共有四樣, 19 就是鷹在空中飛的道,蛇在磐石上爬的道,船在海中行的道,男與女交合的道。 20 淫婦的道也是這樣,她吃了把嘴一擦,就說:「我沒有行惡。」
 
我們在箴言這裡又看到句子的交錯混合,上次我們已經講解了第17節,如今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第15節。第15節是不是有點奇怪呢?居然講到了螞蝗,也就是水蛭蠕蟲,還說它有兩個女兒;水蛭是也會有兒女,但是不可能像我們人類那樣的兒女,當然更不會說話。
 
所以這裡講的是一種比諭,螞蝗或是水蛭是一種吸附吸血的蠕蟲,它們黏附在被害對象的表皮,並且會不停的吸對方的血,一隻小小的螞蝗,在吸了被害者的血之後的身體、可以膨脹好多倍,也有一些土醫術,就用這種方法來吸出病患的壞血的。這就好像文中所說的「給呀!給呀!」這就是一幅不知足不滿足的景象,不是嗎?

看看這裡所說的有什麼呢,首先他說到陰間和石胎,以及浸水不足的地,並火。陰間我們聽說過但卻沒有看過,浸水不足的地和火我們也都知道,但是石胎又是什麼呢?其實我們所不熟悉的只是翻譯,原文就是說不能懷孕生子的女人。
 
浸水不足或是乾枯的地,農人看到了就想:我們要澆灌多少的水才夠呢?那就是一個不夠不夠;而火也是會吞噬一切它可以吞噬的東西。還有石胎,也就是不能懷孕的女人,所指的也是不能滿足,那所不能滿足的是什麼呢?大家就自行腦補那個畫面吧。
 
其實這裡所要著重講論的就是陰間,我們不說陰間是不能滿足的,但是陰間確實是永不說「夠了」。不論這個世界上來了多少的生命,所有的生命最後的歸宿就是陰間,而陰間是從來是不跟我們說夠了的。
 
再下來我們跳到18節,又是這種三樣與四樣,三種測不透和四樣不知道。這次是說測不透的奇妙有三樣,連他所不知道的共有四樣。比較起來,用螞蝗來比諭不滿足只不過是淺諭,在這裡所要講述的才是真正的妙諭。
 
是那些測不透呢?是鷹在空中飛行的道,以及蛇在磐石上爬行的道。為什麼測不透呢,是因為在那些道上沒有留下痕跡。當然如今我們有了攝影機和電腦屏幕,這些到就不再是所謂的測不透了;現在是可以測量的但是還是覺得很奇妙。
 
鷹在空中盤旋,好像它的翅膀一動不動,但是它就可以忽的上昇,忽的畫圈旋轉。在它那裡有我們所看不見的氣流,唯有身處那個空間的鷹可以自己感覺到,它也就乘波在空中翱翔,我們看得見卻測不透。
 
蛇的運動也是這樣,看蛇的身體好像是一個正弦波運動,那磐石也是個平面,但是爲什麼蛇的身體卻可以在上面直行或者也可以左轉和右轉,看起來連姿勢都不帶改變的。我們是測不出來,但是蛇自己知道腹部的鱗片是那裡觸地,只要這裡那裡多加一點力,就可以控制行進的方向。船在海中航行的道也是如此。
 
而作者所真正想要說的測不透和不知道的絕對是放在第4樣上面。男與女的交合或是交往是真正的迷霧。外人看這一個男的那一個女的好像應該可以很相配,但是他們自己相處時的感覺和所碰到的問題,也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甚至於一方卻並不知道另外一方的感受,這裡說測不透和不知道我感覺真的是很貼切。
 
順道還提到了淫婦的道,男女的交往已經是複雜難懂了。但是多少還受著社會的目的性以及道德來規範。男女的交往是以組成家庭延續後代為目的。但是淫婦卻不在這個規範裡面,她所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呢?她能夠使出的手段又有什麼呢?她的心更是難以捉摸!
 
這一段的目的就是在提醒人不知足的可怕以及要小心的處理看待男女的關係,特別是要小心淫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