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8日 星期四

約瑟見到便雅憫就哭了(創43:16)

創世紀43章:1 那地的饑荒甚大。 2 他們從埃及帶來的糧食吃盡了,他們的父親就對他們說:「你們再去給我糴些糧來。」 3 猶大對他說:「那人諄諄地告誡我們說:『你們的兄弟若不與你們同來,你們就不得見我的面。』 4 你若打發我們的兄弟與我們同去,我們就下去給你糴糧。 5 你若不打發他去,我們就不下去,因為那人對我們說:『你們的兄弟若不與你們同來,你們就不得見我的面。』」 6 以色列說:「你們為什麼這樣害我,告訴那人你們還有兄弟呢?」 7 他們回答說:「那人詳細問到我們和我們的親屬,說:『你們的父親還在嗎?你們還有兄弟嗎?』我們就按著他所問的告訴他,焉能知道他要說,必須把你們的兄弟帶下來呢?」 8 猶大又對他父親以色列說:「你打發童子與我同去,我們就起身下去,好叫我們和你,並我們的婦人孩子,都得存活,不至於死。 9 我為他作保,你可以從我手中追討。我若不帶他回來交在你面前,我情願永遠擔罪。 10 我們若沒有耽擱,如今第二次都回來了。」 11 他們的父親以色列說:「若必須如此,你們就當這樣行:可以將這地土產中最好的乳香、蜂蜜、香料、沒藥、榧子、杏仁都取一點,收在器具裡,帶下去送給那人做禮物。 12 又要手裡加倍地帶銀子,並將歸還在你們口袋內的銀子仍帶在手裡,那或者是錯了。 13 也帶著你們的兄弟,起身去見那人。 14 但願全能的神使你們在那人面前蒙憐憫,釋放你們的那弟兄和便雅憫回來。我若喪了兒子,就喪了吧!」 15 於是,他們拿著那禮物,又手裡加倍地帶銀子,並且帶著便雅憫,起身下到埃及,站在約瑟面前。
 
16 約瑟見便雅憫和他們同來,就對家宰說:「將這些人領到屋裡,要宰殺牲畜,預備筵席,因為晌午這些人同我吃飯。」 17 家宰就遵著約瑟的命去行,領他們進約瑟的屋裡。 18 他們因為被領到約瑟的屋裡,就害怕,說:「領我們到這裡來,必是因為頭次歸還在我們口袋裡的銀子,找我們的錯縫,下手害我們,強取我們為奴僕,搶奪我們的驢。」 19 他們就挨近約瑟的家宰,在屋門口和他說話, 20 說:「我主啊,我們頭次下來實在是要糴糧。 21 後來到了住宿的地方,我們打開口袋,不料,各人的銀子分量足數,仍在各人的口袋內,現在我們手裡又帶回來了。 22 另外又帶下銀子來糴糧。不知道先前誰把銀子放在我們的口袋裡。」 23 家宰說:「你們可以放心,不要害怕,是你們的神和你們父親的神賜給你們財寶在你們的口袋裡。你們的銀子我早已收了。」他就把西緬帶出來,交給他們。 24 家宰就領他們進約瑟的屋裡,給他們水洗腳,又給他們草料餵驢。 25 他們就預備那禮物,等候約瑟晌午來,因為他們聽見要在那裡吃飯。
 
26 約瑟來到家裡,他們就把手中的禮物拿進屋去給他,又俯伏在地向他下拜。 27 約瑟問他們好,又問:「你們的父親,就是你們所說的那老人家,平安嗎?他還在嗎?」 28 他們回答說:「你僕人我們的父親平安,他還在。」於是他們低頭下拜。 29 約瑟舉目看見他同母的兄弟便雅憫,就說:「你們向我所說那頂小的兄弟就是這位嗎?」又說:「小兒啊,願神賜恩給你!」 30 約瑟愛弟之情發動,就急忙尋找可哭之地,進入自己的屋裡,哭了一場。 31 他洗了臉出來,勉強隱忍,吩咐人擺飯。 32 他們就為約瑟單擺了一席,為那些人又擺了一席,也為和約瑟同吃飯的埃及人另擺了一席,因為埃及人不可和希伯來人一同吃飯,那原是埃及人所厭惡的。 33 約瑟使眾弟兄在他面前排列坐席,都按著長幼的次序,眾弟兄就彼此詫異。 34 約瑟把他面前的食物分出來,送給他們,但便雅憫所得的比別人多五倍。他們就飲酒,和約瑟一同宴樂。
 
上一章我們講到約瑟的哥哥們到埃及糴糧,被約瑟認出來,但是約瑟卻不想和哥哥們相認,只想要他們把弟弟便雅憫帶來。當時就新生一計,假裝認他們是奸細,定要他們留下一個人來當質,要他們把小弟弟便雅憫帶來,才能洗脫他們間諜的嫌疑,最後他們就扣下一個兄弟西緬而後離去。
 
西緬被扣了有多久呢?從43章的經文看起來,西緬可能足足被扣了半年到一年;他們從埃及回來了以後,就沒有打算立即回埃及去。約瑟叫他們把便雅憫帶來,但是他們回去後竟然這件事連提都沒有提,而是就開始了生活如常,日日吃著從埃及帶回來的糧食,而忘了還留在埃及的西緬。
 
只是那時候的饑荒似乎沒有盡頭,他們可能只在饑荒的第二年而已,這樣他們就把從埃及帶回來的糧都吃盡了。於是他們就要考慮要再回到埃及去糴糧,藥膜他們這個時候就不得不考慮那個埃及的主事者(約瑟)的要求,以及他們的兄弟西緬還被他所扣住的事實。
 
這個時候雅各(也就是以色列)要求他的兒子們再為他們回到埃及去糴糧;而這個時候他們只能講出埃及地的主事者對他們的要求,那就是要將他們的小弟弟帶上,與他們同行,否則不但他們不能夠再糴糧了,舊年被扣的西緬恐怕也要性命難保。
 
雅各(以色列)當然不願意,然而儘管他不願意,但是這是個汏荒年,並且救命的糧食乃是在埃及的手中,他的兒子西緬也在埃及的主事者手中;再加上他的兒子們指證旦旦,若是這次想要重回埃及去,沒有便雅憫同行是萬萬不能的,到最後以色列也只能妥協接受。
 
哥哥們帶著便雅憫上路了,他們所有的人心裡都忐忑難安,家中的老父也是忐忑難安,直到他們來到約瑟的處所,約瑟卻是大大的歡迎他們,給他們用最好的宴席來招待他們;而這些人不知道有約瑟,在吃宴席時雖然心裡的吊桶可能放下來了一半,但是他們還是摸不著頭腦、還是害怕。
 
此章中用了一些文字描寫約瑟以及兄弟之間的猜測的情節,因為約瑟在他的兄弟面前一直在演戲,不讓他們知道自己還活著並且如今在埃及掌了權。對於約瑟來說,以往在父家的生活必然歷歷在目地浮現在眼前,但是如今想起來卻又好像是恍如隔世。
 
約瑟哭了,但是他還是必須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哭,不能讓他的兄弟們看見他哭。哭好了,心情平復了,他又要裝著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臉回去面對他的兄弟。既然如此,為什麼約瑟又要有如戲耍他弟兄一般的,在他的兄弟面前演這齣戲呢?
 
約瑟這個人的一生,可以是說找不到什麼污點的。在他的前半生可以說是沒有做過什麼壞事,但是卻是以被害者的身份一直保持正直和誠實;他因為神給他所鋪的路而成為埃及最有權柄的人;在此後也沒有聽說他有什麼以權謀私的行為, 或者是做出什麼不道德的事情來。
 
唯有在這裡,約瑟並沒有告訴他的兄弟們他的真實身份,這樣不算是說謊,更不算是用說謊來陷害人。他也沒有用他的權力來加害他的哥哥們(或者說是復仇)反而在糴糧這件事上恩待他的兄弟,給他們糧但是卻不收他們的銀子。
 
這就是約瑟,即使在幼年時被自己的兄弟所傷害,在這裡他也沒有想到要報仇。雖然現在板著臉對他的兄弟們在演戲,但是實在是想要使他們全家都搬來埃及,當然這也是神的安排,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