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25日 星期日

以巴弗提離開保羅(腓2:25)

腓立比書二章:23 所以,我一看出我的事要怎樣了結,就盼望立刻打發他去; 24 但我靠著主,自信我也必快去。 25 然而,我想必須打發以巴弗提到你們那裡去,他是我的兄弟,與我一同做工一同當兵,是你們所差遣的,也是供給我需用的。 26 他很想念你們眾人,並且極其難過,因為你們聽見他病了。 27 他實在是病了,幾乎要死,然而神憐恤他,不但憐恤他,也憐恤我,免得我憂上加憂。 28 所以我越發急速打發他去,叫你們再見他就可以喜樂,我也可以少些憂愁。 29 故此,你們要在主裡歡歡樂樂地接待他,而且要尊重這樣的人, 30 因他為做基督的工夫幾乎至死,不顧性命,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
 
除了打發提摩太前往腓立比去,保羅還打發了另外的一個同工弟兄名叫以巴弗提的也前去,在這一章的最後幾節當中、保羅就是在講述他的事。這個人對於腓立比教會的弟兄姊妹來說並不算陌生,因為他是來自腓立比的,是受腓立比教會所差遣的。
 
雖然腓立比的弟兄姊妹認識過去的以巴弗提,但是他們很可能並不認識如今的以巴弗提,要知道人跟在保羅的身邊是會改變的,要不是受不了保羅對於事工的熱情、自己受不了而離開,要不然就是被保羅感染,也成為和保羅一樣的對福音的火熱。
 
以巴弗提不是福音的逃兵,如今他要離開保羅回到腓立比去並非是他所想要的,他是保羅的同工,用保羅自己的話,他是和保羅一起當兵的;而當兵就是服役的意思,他們都是主的僕役,也熱愛他們所做的事。那麼為何以巴弗提要離開保羅?
 
那是因為以巴弗堤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輕,保羅說他幾乎病得要死,所以他的離開並不是逃兵,而是傷兵的後送。原本以巴弗提被差派跟隨保羅是要幫助保羅並且照顧保羅的,但是現在因為以巴弗提的病,他不但不能照顧保羅,反而要保羅來照顧他了。
 
於是以巴弗提的後送成為了最合理的選擇了,他在病中也想念他的家鄉故土,但是這可能也是神手所作的奇妙引導,或許在日後又要用他在別的地方作不同的事工,接觸到不同的人群;或許這樣一來,基督的福音又有不同的管道可以傳開了。
 
我們傳道人為主作工,有的時候會有自己的異象,或者是說自己的想像。例如我想成為像保羅那樣的使徒、大佈道家;或者是我想成為教會裡的大牧者,牧養眾多的人;這樣想並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如果人人都是這樣想的話,那有沒有可能都實現呢?
 
當然這是不可能事情,一個身體不可能都是眼睛,一個身體也不可能都是手而沒有腳,有的人要去佈道,但是照顧人的事也要有人作;以巴弗提被差派來就是來照顧保羅的、而非是要上台佈道的,他欣然接受這個工作並且盡心盡力的去做。
 
或許他有一點過於執著、或者是太過於習慣他所做的,而保羅也可能過於依賴他了,因此主讓他生病了,到了時候就讓他回到腓立比去,這樣他也可以為保羅在羅馬所行之事作見證;即使生病並不是一件好事,但我們相信神所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選擇。
 
保羅說我們應當尊重以巴弗提這樣的人,因為他是作事努力認真的人;甚至因為他的努力得以補足教會對於保羅供給不足之處,這樣的人我們應當尊重的,或許教會也應該想想為什麼對保羅的供給不能到位,那麼以巴弗提在保羅的身邊應當是一件好事啊,那為什麼神還要讓以巴弗提離開保羅呢?
 
許多的時候神會用一個人的優點,並且讓他的優點大大的發光;但是當時機轉換,在我們所不能了解的原因裡,我們的優點會和神的旨意是相衝突的,那時神也會用他的手段來指導我們前面的道路。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