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1日 星期日

宗教的外袍(路20:46)

路加福音二十章「45 眾百姓聽的時候,耶穌對門徒說: 46 「你們要防備文士。他們好穿長衣遊行,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們安,又喜愛會堂裡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 47 他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作很長的禱告。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罰!」
 
在前面主耶穌駁斥了撒都該人的理論,也教訓了文士們,顯明他們其實什麼也不懂;但是這樣就罷了嗎?還沒有!在這裡主要向民眾來宣布:告訴他們要小心防備文士,因為那些文士多半是虛有其表,並且是自私自利、只願意顯得自高,並沒有真正對人的愛心。
 
主並不是第一次說這樣的話了,他以前曾對門徒們說過:「你們要謹慎,要防備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酵。」那次是在坐船渡湖的時候,是在私人的場合;但是這一次卻是在大庭廣眾,並且是在多人的面前要民眾們要防備那些文士們。
 
我們有句話說「打人不打臉」,主自己也在登山寶訓當中說過「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是吧?那究竟為什麼、我們的主要做出這種公開打文士臉的行動呢?為何他不與文士們維持和睦呢?畢竟這樣的講話多少導致他們在後來一定要除他而後快。
 
原因就是,與人和睦並不就代表可以成為「鄉愿」,孔子說「鄉愿,德之賊也」。什麼是鄉愿?那就是不看事理之老好人的意思;別人這樣做也好,那樣做也好,總之最重要的並不是對與錯,而是不要與人發生爭執。而孔子就嚴厲的批評那樣的人,因為那樣的人就是害德之人。
 
在孔子的看法裏面,如果一個人遇事不問是非對錯、見違反道德之事卻不干涉,那就是助紂為虐了。這是確實是如此的;在人追求與神和睦、永遠的生命的道路上,如果有人誤導他人、讓人走上錯誤的道路,那豈不就是害人與神分離,與神為敵嗎?
 
文士(與法利賽人)想要藉各種方式來包裝自己,或是故意作很長的禱告,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敬虔敬拜神,而是顯露自己,讓人看見而崇敬他,那就是自高,讓人以為他們是神也重視的人;這樣、人可能會追隨他們的腳步,以為自己也是在追求神,但是其實卻是走上一條錯路。
 
他們自高,甚至在彼此之間形成一種小競爭,在衣裝上用心思,想要出奇制勝;在會堂和宴席上,更是在心中渴想高位,這樣的行為將人的追求全都誤導了;這樣還不算,他們在真正重要的事上,例如公義、憐憫和信實上面,他們反而不去行。
 
不但不去行,他們還侵吞寡婦的家產;因為婦女在當時見識不高,既然是寡婦又沒有人可以商量,就很容易被騙;有些文士會鼓勵人多多奉獻,說這樣可以為她們死去的家人積攢功德,她們就被騙了;這樣的宗教人士實在是害人的。主說: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罰!」
 
主所說的話當然不是只是針對在歷史上那一群叫作「文士」的人,而是對於所有假藉神的名義卻誤導人與害人的所謂宗教人士。在歷史上天主教曾經賣過贖罪卷,在某些程度上是不是侵吞了寡婦的家產?在現今有不肖的牧者也在作類似的事情,這些人的將來也要受主嚴厲又不留情的審判。
 
身為宗教人士,我們應該是肩負了主所交待的更大的使命,那也就表示擔負了更大的責任;如果我們知道主人的心意卻又不去照著做,那僕人不就是要受更嚴厲的刑罰嗎?願主憐憫我們,一直保守我們遠離罪惡,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