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0日 星期三

葡萄園的比喻(路20:9)

路加福音二十章「9 耶穌就設比喻對百姓說:「有人栽了一個葡萄園,租給園戶,就往外國去住了許久。 10 到了時候,打發一個僕人到園戶那裡去,叫他們把園中當納的果子交給他。園戶竟打了他,叫他空手回去。 11 又打發一個僕人去,他們也打了他,並且凌辱他,叫他空手回去。 12 又打發第三個僕人去,他們也打傷了他,把他推出去了。

13 園主說:『我怎麼辦呢?我要打發我的愛子去,或者他們尊敬他。』 14 不料園戶看見他,就彼此商量說:『這是承受產業的。我們殺他吧,使產業歸於我們!』 15 於是把他推出葡萄園外殺了。這樣,葡萄園的主人要怎樣處治他們呢? 16 他要來除滅這些園戶,將葡萄園轉給別人。」聽見的人說:「這是萬不可的!」
 
我們在前面講到主不再和祭司及長老們爭辯,他們既不回答他所問的問題,那主也不告訴他們、他的權柄是從哪裡來的;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們的主就不面對這個提問,他轉頭就對百姓講了一個比喻,在這個比喻當中,他告訴我所有的人他的權柄是從哪裡來的。
 
經文有點長又直白,我想大家可能也很熟悉了,所以我就不再一句一句的解釋了;我們直接進入主所想要表達的是什麼。在這裡很明顯的是葡萄園的主人就是神,而葡萄園就是神帶領以色列人所建立的國度,那是既有國土又有靈界勢力的國度。
 
神將以色列的百姓托付給神在百姓當中所揀選的人,那就是神的僕人們;從摩西、亞倫以下,以及他們的後人。這些人就成了這個比喻當中的園戶;葡萄園是主人的,而園戶只不過是來這裡栽種的租戶,他們並不真擁有產業,但是時間久了以後,他們看到主人並不回來,就對產業動起了心思。
 
猷太人的祭司制度是半世襲的,雖然並不是一定,但是世祭司的職位卻總是在幾個家族當中輪來輪去;同樣是利未人,同樣是亞倫的後代,但是一個人的出生若沒有顯赫的家世,想要當上祭司那間是難上加難;然而某些人的兒子,特別是長子,祭司的位置好像是從小就為他預備好了的。
 
在這種情況下,這孩子可能認為祭司就是在我們家族裡可以遺傳下來的,是我們家的產業;而這正是大錯特錯的想法。當以色列人做得不好,神差遣興起先知來宣講神的話語,祭司和其他的宗教人士就覺得這是他們的權柄受到挑釁,就聯手起來對付先知。
 
許多的先知就這樣被對付、甚至被殺害,以至神所差遣他們的工作沒有辦法完成。那怎麼辦呢?在這裡說園主就要差遣他自己的兒子去,想說或許他們會尊敬他的兒子的身份,或者就不敢造次。那這裡我們知道這所說的就是主耶穌的到來。
 
這個比喻是主向民眾所說的,是在祭司長和長老質疑他是靠什麼權柄在聖殿裡教訓人之後,就向民眾們說的;也就解釋了他的權柄是從哪裡來的。前面我們說主耶穌是以人子的身分在抵擋祭司長、文士以及長老;但是其實他的真實身分乃是神的愛子。
 
園主人的愛子有沒有權柄來管理園子呢?當然是有啦;反而祭司長、文士和長老這些現在看起來像是有權柄的樣子,但是其實他們只是租用園子的園戶,卻在這裡長期的不法的佔用園子,又不願意交出租金(也就是果子)給園主。
 
主也在這裡也啟示其實園主要要的乃是果子,倘若園戶能夠對園主人交出果子,那麼園主人根本不會打發僕人以及兒子來到這裡催促或者是來處置;這就是當時以色列人的情況:人們在祭司的帶領之下好像是在敬拜神,但卻是不能結果子,於是才有了主的奉差而來;剩下的我們下次再講;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