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9日 星期二

對某些人,多說無益(路20:8)

路加福音二十章「1 有一天,耶穌在殿裡教訓百姓、講福音的時候,祭司長和文士並長老上前來, 2 問他說:「你告訴我們,你仗著什麼權柄做這些事?給你這權柄的是誰呢?」 3 耶穌回答說:「我也要問你們一句話,你們且告訴我, 4 約翰的洗禮是從天上來的,是從人間來的呢?」 5 他們彼此商議說:「我們若說從天上來,他必說:『你們為什麼不信他呢?』 6 若說從人間來,百姓都要用石頭打死我們,因為他們信約翰是先知。」 7 於是回答說:「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 8 耶穌說:「我也不告訴你們我仗著什麼權柄做這些事。」
 
在Yi這一段經文當中我們還可以看見祭司長和文士長老們的算計,他們為自己的位份計算,所以他們不能去領施洗約翰的洗,你就不能承認施洗約翰給人施洗的權柄是從天上來的;但是他們看到施洗約翰所帶起來的聲勢是如此的浩大,也不敢說他沒有天上來權柄的,因為怕百姓們要打他們。
 
這些猷太人的長老還算是有點自知之明,但是他們怕錯對象了,如果說他們要怕百姓,不如說他們更應該要怕那位賜權柄的神;他們不是沒有想過施洗約翰的權柄是來自於神,但是他們依然想用自己的算計來保住自己的位置和利益;於是他們回答「不知道從哪裡來的」
 
這就是他們經過計算之後的回答,不將刀子遞到對手的手中,也不願冒著犯眾怒的危險;可謂是四平八穩,也不失於真實的回答,因為他們確實也不知道約翰的權柄是從哪裡來的;可能想過有可能是來自神,但是也不確定,他們就是不能信,也不想去求得真相,他們只想過現在的日子。
 
對於他們這樣不痛不癢的回答,主耶穌要怎麼對付他們呢?在北方有一句形容人的話叫做滾刀肉,就是那韌性極強又油滑的油脂絲膜,就算拿鋒利的菜刀也不容易切開;拿來形容人就是說那人油鹽不進,滑溜的抓也抓不住,切也切不斷;和這種人辯論就只是白費工夫而已。
 
主看到來找自己質問的這群祭司和長老們,知道他們就是這樣的人,主並沒有和他們白費唇舌,也不是不想救他們;只是因為他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承認自己是錯的,或者是承認對方有高過他們的權柄;既然如此,和他們鬥嘴可有任何的益處嗎?只是白費口水而已。
 
所以主對他們說:「我也不告訴你們我仗著什麼權柄做這些事。」這是以人子的身份和他們平起平坐,不卑不亢的回答,是公平的,也是合理的;然後他轉身將時間花在那些願意聽他說話的民眾的身上,並且是以奉差而來的先知身份和他們說話,讓他們明白,讓他們得益處。
 
各位弟兄姊妹,福音是要傳給萬民的,但是福音也不是給所有人的。萬民所指的是很多的人而不是所有的人;我們在傳福音的時候都會遇到有、怎麼傳也傳不動的情況;到那個時候我們要知道何時停止,否則就是白費力氣,或者還會留下什麼後遺症也說不一定。
 
我從前也犯過這樣的錯誤,和人家辯論基督的真理,有的時候我想信自己所講出的道理已經把對方卡的死死的,不能再閃避問題;但是就算是不合理,對方還是不會承認自己所主張的是錯誤的;後來我看見使徒行傳中記載了保羅在初期會和猷太人辯論耶穌就是基督,把人辯倒了,然而人還是不信;我這才覺得好過一點。
 
我們會如此作,那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如主那般、能夠看透人心腸肺腑的雙眼。也缺乏神所賜的天上來的智慧。十字架的道理對於某些人就是捆鎖、就是愚拙;「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林前1:18)我們所花的時間若是花在那些願意聽的弟兄姐妹們的身上,不知道可以造救人多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