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30日 星期一

保羅和人辯論(徒17:17)

使徒行傳十七章「16 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裡著急。 17 於是在會堂裡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 18 還有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什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 19 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 20 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什麼意思。」 21 雅典人和住在那裡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保羅到了一個滿城都是偶像的地方,那個城市叫作雅典;這個城市我們都並不陌生,因為到今天這個城市還存在,是希臘的重要城市。而希臘在羅馬帝國之前,曾經是一個重要的王國,在被羅馬帝國征服了之後,如今被改成亞該亞省。

雅典在保羅的那個時代,也是雅該亞的重要城市,和另外一個重要的城市哥林多以及堅革哩也相距不遠,這些城市的人民在當時都是敬拜許多偶像的,在城裡到處都可以見到偶像,甚至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偶像無處不在,成為了裝飾的一部分,就像埃及那樣。

雅典不但偶像眾多,並且學術清談之風盛行;我們不要以為只有偶像是害人的,有的時候這些自以為是的學術、哲學、理論也都一樣的害人;它們宣揚某種人生態度,像是這裡所講到的和保羅爭辯的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派的學士,他們的學問講出來都是一套一套的,那就是例子。

伊壁鳩魯門派是強調要追求快樂,他們認為沒有快樂就沒有善,最大的善是來自快樂,所以他們追求快樂;包括肉體上的快樂和精神上的快樂,也覺得人不當受任何的痛苦折磨;他們認為當人的慾望都得到滿足後,就會進入「毫無紛擾」的最高境界。

而斯多亞主義則是秉持泛神主義的物質一元論,反對任何形式的二元論,特別是伯拉圖的精神和物質世界的二元論,靈魂與身體的二元對立。斯多亞派認為世界有限而時間無限,世界不斷的起滅,而其中發生的事件,每一次都會重演重現。

他們認為「神」是宇宙靈魂和智慧;而此唯一的精神,分散於物質各體之中,神性的精粹和最高的智慧,是存在於「以太」中;是的,這個就是以太網路的以太,神的理性滲透整個宇宙,管理和掌握整個宇宙;而人是由靈魂與身體共同組成,而人的理性是來自神的理性。

這就是當時在希臘和雅典流行的理哲學,你們看一看,這看似有點道理的哲學,卻成了攔阻神的道的學問了,他們反而覺得保羅是傳講外邦鬼神的;有很多人相信這些人靠想像和推理出來的學問,而輕視神的道;就反而不相信神啟示的道了,所以保羅和他們爭辯,而就有群眾圍觀,並且將他們辯論的事當新聞奇事傳講。

當時的人以為靠觀察天地和人性,就可以明白並想通了這些道理,就成為高人一等的思想家了;這樣子的自己依靠自己的驕傲,就成了自己給自己找的攔阻,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凡自高的必降為低,反自卑的比昇為高;

在人的眼光之中,雅典的這些哲人,可能要看為比那些在庇哩亞的人還要更高明,但是庇哩亞人是甘心領受神的道,而不是靠自己去想明白,他們反而能夠領受真道,那使人得救的道。我們也要這樣,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