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3日 星期日

保羅長時間被拘(徒24:27)

使徒行傳24章「 24 過了幾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猶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來到,就叫了保羅來,聽他講論信基督耶穌的道。 25 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說:「你暫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來。」 26 腓力斯又指望保羅送他銀錢,所以屢次叫他來,和他談論。 27 過了兩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留保羅在監裡。」
 
又是不短的一段、但是讀了幾乎可以自解的經文;前面我們說了保羅因為帶著外邦教會給耶路撒冷的捐項、來到耶路撒冷,結果被耶路撒冷的祭司長等人要抓捕並私刑殺害他;好在有神的保守保羅這才被羅馬的軍隊以及巡撫給保護(管束)了。
 

巡撫使用拖延的方法來對付猶太人,但是猶太人也並沒有放棄,他們仍然希望在訴訟中讓保羅受刑,或者是在押送的過程中能夠暗殺他。總之、猷太人要殺他的心並沒有放棄,只要保羅一天不死,他們就不放棄。而巡撫因為有人緊緊得咬住告他,也不好輕易地把保羅釋放。

那個時候並不像我們現在有取保候審的制度,並且如果巡撫真的把保羅放出去,並要求他不能離開猶太境內,那麼其實保羅被暗殺的可能性也很高,所以他就是被這樣的關著,一關就是兩年,期間因為巡撫也欣賞保羅的智慧和見識,也數次找保羅談話,當然保羅也向他傳耶穌基督的道。

他和他夫人、猷太女子土西拉都聽了保羅所傳的道,但是他們信了沒有呢?我猜是沒有,保羅和他講論公義、節制和將要來的審判,巡撫腓利斯這個現在的審判者,聽到那個將要來到、並且是沒有人能夠逃罪的審判,就甚為害怕。

對於末日的審判,會害怕也是正常的反應;我們在初聽到末日的審判時,可能也是害怕的;但是在我們信主日深時,就漸漸地接受,甚至是判望那審判的來到,因為那是主再來的日子。也會是我們能夠進入榮耀的日子,唯有那不信從,不肯放棄這世界的人,就會害怕到底。

巡撫腓力斯到底有沒有因為與保羅多次的談話就信主得救呢?我們在這裡並不敢斷言,因為他後面兩年的任期結束了以後,就離開了這裡,而使徒行傳的後面也沒有再提到他了。不過至少我們可以看見在這兩年間他是沒有信主的,因為他還指望保羅送他銀錢。

很可惜的,這是他和保羅對談多次的動機。因為我們說保羅是帶著給耶路撒冷聖徒們的捲項來到耶路撒冷的,那可能是一筆不小的錢,腓力斯可能認為保羅以及所差派他來的教會是富有的,那如今保羅被關押,而他是有權柄釋放保羅的,那麼保羅那方面豈不是應該表示表示!

這樣的態度,和初代教會當中,那些得聖靈後就悔改的人是絕對不會有這種貪財之舉的;我們看到在路加福音19章記載著稅吏長撒該被主呼喚就悔改了,他願意把他所有的ㄧ半分給窮人,並且如果訛詐了誰,就願意四倍賠償於他,這才是人真正得救了之後該有的表現。

你看,保羅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傳道家,腓力斯和保羅有那麼多次相談的機會,也得聽了耶穌基督的福音,但是至少在我們知道的這兩年,卻沒有能夠信主得救,是什麼攔阻了他,是他的權柄嗎?是他自覺高保羅一等的驕傲嗎?是他自覺是有智慧有思想的人設嗎?

這些都是很有可能的,在我們的生命中,是否也充滿了那些妨害我們生命翻轉的東西呢,我們如今雖然是名為得救,是否也像腓力斯那樣存在著一些罪惡,甚至是體面的罪惡呢?願神保守幫助我們的靈,能夠活出一個與得救的恩相襯的生命,感謝讚美我們的主,也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