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0日 星期日

巡撫認為保羅癲狂了(徒26:24)

使徒行傳二十六章「24 保羅這樣分訴,非斯都大聲說:「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 25 保羅說:「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癲狂,我說的乃是真實明白話。 26 王也曉得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膽直言;我深信這些事沒有一件向王隱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裡做的。 27 亞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嗎?我知道你是信的。」 28 亞基帕對保羅說:「你想稍微一勸,便叫我做基督徒啊? 」 29 保羅說:「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鏈。」30 於是,王和巡撫並百妮基與同坐的人都起來, 31 退到裡面,彼此談論說:「這人並沒有犯什麼該死、該綁的罪。」 32 亞基帕又對非斯都說:「這人若沒有上告於愷撒,就可以釋放了。」
 
巡撫非斯都耐著性子聽保羅講他的領受、他的奉召、他所要做的事情,到這個時候他忍耐不了了,於是他就開口了「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非斯都和保羅認識了幾天,他從保羅的談吐、知識,認知保羅是有學問的人,這一點是無法否認的。
 
就連在這堂前答辯時,保羅的遣詞用句也都是顯得頗有學問;於是他只能說「你癲狂了吧!」這表明他完全不相信保羅所說的見證,認為他所說的都是狂言。保羅也不放棄,繼續勸非斯都;同時還將目標轉向亞基帕王,也勸亞基帕王相信。
 
非斯都是羅馬人,代表羅馬人得看法;亞基帕王雖然說是以東人、並非是猶太人,但是已經好幾個世代居住在猶太地區,作為羅馬帝國的猶態分封王,他應該是更認同於神會啟示給人,以及先知是如何在人間行事的,於是保羅就問亞基帕王信部信先知,意思就是問他信不信自己如同先知領受了神的召命,正在轉達神的旨意給世人,要眾人順服。
 
亞基帕王既然當了王,自然是見識多廣,也非是等閒之輩,他怎麼會聽不出來保羅話中的用意呢?於是他也根本不回答保羅的問題,免得浪費時間,直接反駁保羅,就將保羅的意圖挑明出來,勸保羅別白費心機了,「光你幾句話,就想叫我做基督徒嗎?」
 
保羅見他的意圖被王挑明了出來,索性將話給講明了,原來保羅是想傳福音,他的目標還不只是巡撫和亞基帕王而已,他向神所求要得到的,不只是王一個人,而是今天一切聽到這話的人,這就是保羅所存著的、傳福音的心,不論是猶太人、撒馬利亞人,外邦人,保羅誰也都不放過。
 
巡撫非斯都和亞基帕王以爲他們是在審保羅,他們卻沒想到保羅是在和他們傳福音。一般人被囚兩年,好容易有機會被提審、那就是有機會被釋放或是被移送到羅馬,總之處境不會現在這樣無休止的拖著要好吧!一般人都會努力表現,爭取被釋放,但是保羅卻還是抓著機會傳福音。
 
保羅是奉召傳福音的,他果然是忠於他的呼召;如果他今天不試著傳福音、只想著自己脫身的話,那他就違背了所召他的;保羅被召去傳的、是世人所看不出的黑暗與光明,撒旦和神的權柄的選擇。如果保羅今天就放棄,那豈不就是說他看重世上的事要多過於那看不見的事嗎?
 
我相信亞基帕王是信有神的,他因為世上的原因選擇在此時忽視了這個選擇,不當基督徒;但是他的心裡還是畏懼神的,但也不敢在巡撫非斯都的面前顯露出來,只是他也不敢隨便處置保羅,他也是怕被神懲罰,因此他就選擇置身事外,告訴非斯都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亞基帕王是這樣這樣說了「這人並沒有犯什麼該死、該綁的罪。」又說「這人若沒有上告於愷撒,就可以釋放了。」於是保羅長年被關鎖的命運從此就要被改變了,前路又會是如何,保羅就全部交在主的手裡了;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