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1日 星期一

保羅的羅馬行前段(徒27:1)

使徒行傳二十七章「1 非斯都既然定規了叫我們坐船往意大利去,便將保羅和別的囚犯交給御營裡的一個百夫長,名叫猶流。 2 有一隻亞大米田的船要沿著亞細亞一帶地方的海邊走,我們就上了那船開行,有馬其頓的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我們同去。 3 第二天,到了西頓,猶流寬待保羅,准他往朋友那裡去,受他們的照應。 4 從那裡又開船,因為風不順,就貼著塞浦路斯背風岸行去。 5 過了基利家、旁非利亞前面的海,就到了呂家的每拉。 6 在那裡,百夫長遇見一隻亞歷山大的船要往意大利去,便叫我們上了那船。 7 一連多日,船行得慢,僅僅來到革尼土的對面。因為被風攔阻,就貼著克里特背風岸,從撒摩尼對面行過。 8 我們沿岸行走,僅僅來到一個地方,名叫佳澳,離那裡不遠有拉西亞城。
 

9 走的日子多了,已經過了禁食的節期,行船又危險,保羅就勸眾人說: 10 「眾位,我看這次行船,不但貨物和船要受傷損,大遭破壞,連我們的性命也難保。」 11 但百夫長信從掌船的和船主,不信從保羅所說的。 12 且因在這海口過冬不便,船上的人就多半說,不如開船離開這地方,或者能到非尼基過冬。非尼基是克里特的一個海口,一面朝東北,一面朝東南。 13 這時微微起了南風,他們以為得意,就起了錨,貼近克里特行去。

14 不多幾時,狂風從島上撲下來,那風名叫友拉革羅。 15 船被風抓住,敵不住風,我們就任風颳去。 16 貼著一個小島的背風岸奔行,那島名叫高大,在那裡僅僅收住了小船。 17 既然把小船拉上來,就用纜索捆綁船底,又恐怕在賽耳底沙灘上擱了淺,就落下篷來,任船飄去。 18 我們被風浪逼得甚急,第二天眾人就把貨物拋在海裡。 19 到第三天,他們又親手把船上的器具拋棄了。 20 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顯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

在此,路加又用了不少的篇幅來紀錄了保羅在此後的旅程。前面說到,巡撫非斯都與亞基帕王審了保羅,並且決定要按照保羅的要求讓他上告於愷撒。當然要上告於愷撒、那麽人犯就要解往羅馬帝都去。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巡撫派出一位百夫長,那麼也會有許多士兵同行戒備。被押解的囚犯也不止保羅一人,我們也看到,他們也允許路加與保羅同行,這樣我們才能看到如此詳細的旅程記載。

要知道這支隊伍只是一個地方政府所派出的隊伍,他們是有自己的武力,但是他們也一樣要遵守羅馬帝國的法律,他們也要自己張羅一路上的交通工具,特別是當要坐船渡海的時候,他們得像平民那樣和船東買艙位,人吃馬嚼的都要自己張羅。

在那個時代,流線形的船身還是屬於高科技,民間的商船都還不一定是像羅馬帝國戰船那樣有美麗的外觀、敏捷的操控性,所以多數的航線都只不過是延著海岸線航行,萬一有什麼問題還可以容易靠岸;不像我們今日的輪船,一離港就立刻航向汪洋大海。

當然在當時、航海更是靠天吃飯,最好是有順風,但是風太大、造成海象不穩的話也不行。特別是到了季節更替之際,風又大又猛、又辯幻無常,航海實在是需要經驗還有運氣。是的、航海是需要依靠運氣的,需要避免掉惡劣的壞天氣。

在這裡從第4節開始,路加就寫出路上遭遇到的種種行船的問題,行止並不順利;到了第10節這裡,又寫出保羅有感前行的路並不平安,於是向百夫長提出警告。但是保羅是誰呢?他不過就是一個猶太人的傳教人,最多就是有幾次乘船的經驗而已吧,現在還只不過是個囚犯而已。

要說要讓百夫長不聽船長和掌舵的,而去聽保羅的靈感,我相信任何人都不會這樣做的,特別是此時一停下來,可能就要在此地過冬;而船長所提議的再趕一程,就能夠趕到非尼基去過冬,那是一個島上的海口城市,總比現在所在的小地方克理特要好多了。

於是那艘船就起了錨,要往非尼基前去,這段路程並不長,只是從革哩底蹈上的一個地方移到另一個地方而已,沒有想到卻出了大亂子,成了差一點就船毀人亡的大海難,這個經過我們要到夏衣片再來敘述,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