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日 星期五

保羅的磨難(徒24:1)

使徒行傳24章「1 過了五天,大祭司亞拿尼亞同幾個長老和一個辯士帖土羅下來,向巡撫控告保羅。 2 保羅被提了來,帖土羅就告他說: 3 「腓力斯大人,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並且這一國的弊病因著你的先見得以更正了,我們隨時隨地滿心感謝不盡。 4 唯恐多說,你嫌煩絮,只求你寬容聽我們說幾句話。 5 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裡的一個頭目。 6 連聖殿他也想要汙穢,我們把他捉住了。 8 你自己究問他,就可以知道我們告他的一切事了。」 9 眾猶太人也隨著告他說:「事情誠然是這樣。」
 
10 巡撫點頭叫保羅說話,他就說:「我知道你在這國裡斷事多年,所以我樂意為自己分訴。 11 你查問就可以知道,從我上耶路撒冷禮拜到今日,不過有十二天。 12 他們並沒有看見我在殿裡或是在會堂裡,或是在城裡,和人辯論,聳動眾人。 13 他們現在所告我的事並不能對你證實了。 14 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認,就是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道,我正按著那道侍奉我祖宗的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書上一切所記載的; 15 並且靠著神,盼望死人無論善惡都要復活,就是他們自己也有這個盼望。 16 我因此自己勉勵,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 17 過了幾年,我帶著賙濟本國的捐項和供獻的物上去。 18 正獻的時候,他們看見我在殿裡已經潔淨了,並沒有聚眾,也沒有吵嚷,唯有幾個從亞細亞來的猶太人。 19 他們若有告我的事,就應當到你面前來告我。 20 即或不然,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會前有妄為的地方,他們自己也可以說明。 21 縱然有,也不過一句話,就是我站在他們中間大聲說:『我今日在你們面前受審,是為死人復活的道理。』」
 
22 腓力斯本是詳細曉得這道,就支吾他們,說:「且等千夫長呂西亞下來,我要審斷你們的事。」 23 於是吩咐百夫長看守保羅,並且寬待他,也不攔阻他的親友來供給他。」
 
同樣的,這24章,我們也要很快的講解過去,因為經文都寫得很明白了,又是敘述事情發生的經过,沒有太多需要講解的地方,就是保羅被押解離開了耶路撒冷,而且是讓大隊人馬無預警的押送,到了巡撫所在的安提帕底;這樣、猷太人計劃要在路上擊殺保羅的想法就落了空。
 
巡撫要猷太人如果要控告保羅,就要到安提帕底來,在那裡,應該是有更多的羅馬軍隊駐守,而相對的,祭司的勢力就要相對薄弱了。這些祭司和長老也只好怪怪的組團上去安提帕底,等他們到了安提帕底,那已經是五天以後的事了;那些發誓不殺保羅的40個死士,如今若不是已經吞下誓言,乖乖地吃飯,要不然到這個時候恐怕也已經沒有力氣和羅馬軍隊戰鬥了。
 
既然只能文鬥,祭司長還帶上一個辯士叫帖土羅的,他上來說話就先拍巡撫的馬屁,還說是靠著巡撫才得享太平,本國向來有的弊病也是靠著巡撫的高瞻遠矚才的以更正云云。這些話從祭司長的辨士口中說出來給人感覺特別噁心,那豈不是在承認過往千年神的帶領還不如一個羅馬巡撫幾年的施政嗎?
 
我們再看保羅的回答,就顯得正氣昂揚、不卑不亢,他也承認(讚許)巡撫在此地有多年的斷事經驗,樂意讓巡撫審判這個案子,他再詳述他到耶路撒冷不過是十二日,也並沒有在會堂裡,或是在城裡,與人辯論,或是聳動人,糾結群眾等等的作為。
 
他所承認有一件事,就是當天在千夫長面前審判的時候,曾經對他們大聲喊一句話「我今日在你們面前受審,是為死人復活的道理。」就這樣,控告保羅的人也講不出他的什麼具體罪行來,保羅也不承認他做錯了什麼,而且到這個時候,我相信馴服大概也聽出來了,他們所爭論的還是宗教上面的事情,保羅是否守了猷太人的宗教規矩。
 
而巡撫此時也當然明白,保羅是一個羅馬人,要他為了猷太人的宗教爭議,判殺一個羅馬人,這他是不會做的。我想他在羅馬地也有政敵,這件事很有可能變成政敵拿來攻擊他的把柄;然而,如果猶太人吵吵嚷嚷不肯罷休,造成他在此地的統治不穩,那也是不行的。
 
所以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一個字,拖。如今猶太人是在氣頭上,等我拖你們個三五個月,一年兩年;最好你們自己就忘記了這件事情。所以他就說要等候千夫長呂西亞來到(不知道這關千夫長什麼事?)另一方面就將保羅收押,也吩咐要寬待他,也不攔阻他的親友來供給他。
 
這對保羅來說是優待,但是他卻因此失了自由,並且時間不短,一關就好幾年,你可以接受想像他的痛苦嗎?我們下一篇再來討論這件事,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憐憫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