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5日 星期二

亞基帕王聽取保羅辯論(徒25:23)

使途行傳二十五章「過了些日子,亞基帕王和百妮基氏來到愷撒利亞,問非斯都安。 14 在那裡住了多日,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說:「這裡有一個人,是腓力斯留在監裡的。 15 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求我定他的罪。 16 我對他們說,無論什麼人,被告還沒有和原告對質,未得機會分訴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 17 及至他們都來到這裡,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來。 18 告他的人站著告他,所告的,並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 19 不過是有幾樣辯論,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又為一個人名叫耶穌,是已經死了,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 20 這些事當怎樣究問,我心裡作難,所以問他說:『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裡為這些事聽審嗎?』 21 但保羅求我留下他,要聽皇上審斷,我就吩咐把他留下,等我解他到愷撒那裡去。」 22 亞基帕對非斯都說:「我自己也願聽這人辯論。」非斯都說:「明天你可以聽。」
 
23 第二天,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同著眾千夫長和城裡的尊貴人進了公廳。非斯都吩咐一聲,就有人將保羅帶進來。 24 非斯都說:「亞基帕王和在這裡的諸位啊,你們看這人,就是一切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和這裡曾向我懇求、呼叫說:『不可容他再活著!』 25 但我查明他沒有犯什麼該死的罪,並且他自己上告於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 26 論到這人,我沒有確實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帶他到你們面前,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為要在查問之後有所陳奏。 27 據我看來,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各位可以看到,我在此章中又引用了大量的經文,原因無它,就是這些經文就是在陳述事實,並且是自我解釋的。不過我在這裡還是要介紹一個重要的角色,他就是經文當中所寫的亞基帕王。他和百尼基氏一起前來問非斯都安。
 
誰是亞基帕王呢,他就是大西律王的曾孫,而大西律王就是羅馬皇帝欽命的猷大王,他因著父親的戰功和救過愷撒的命,就被愷撒命為猷大地區的分封王;他也就是耶穌降生時期的,那個殺了伯利恆地區兩歲以下男嬰的,他是亞基帕王的曾祖父。
 
亞基帕王是世襲的分封王,但是猷大地區的大多數實際行政還是由派駐的羅馬巡撫來掌控,這其間的關係也是錯綜複雜的。不過分封王和巡撫的關係總是要搞好的才比較好;因此亞基帕王才在新舊巡撫交接之後就來拜訪新任巡撫。而百妮基氏則是亞基帕王的妹妹,曾經嫁人,後已經離婚,因此兩人分開來介紹。
 
相比於新派任來的巡撫非斯都,在此地居住了好幾代的亞基帕王當然要更了解猶太人的教宗和文化習俗;也因此,非斯都才拿這個糾纏了兩任巡撫的猷太人控告保羅案件,來訊問亞基帕王這個猶太通。這比起前任巡撫腓力斯兩年來對這個案件不聞不問要好得多了。
 
果然將是老的辣,亞基帕對於保羅的案件也有興趣來審問,就做好安排。他不是已經到了巡撫府了嗎?但是重新來過,第二天,他們再表演一次,他、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還帶著眾千夫長和城裡的尊貴人進了公廳。當時羅馬在該撒利亞扛著了有五個贏的軍隊,所以一共有五名千夫長前來,並且他們是進了公廳而非公堂,相信這是因為用來議事的公廳要比審案公堂更加的富麗堂皇,更符合王的身份。
 
我想這一下代表祭司長辯論的猶太人都嚇住了,原來他們還抱怨千夫長呂西亞前來聖殿和他們爭奪保羅,將之奪去,恐怕這時候都不敢再抱怨了吧!這就是世人所講究的排場和威勢的作用,但是這些排場、這些威勢只能對人起作用,在神的面前那真是不值一提。
 
部過這些方式是真的對猶太人有用,亞基帕提審保羅,似乎都是按著羅馬的法律,是為了羅馬皇帝的統治而考慮的。果然,在整個提問的過程中、雖然也有猶台人的代錶在其中,亞基帕根本沒有讓他們有發言的機會,而猶太任也沒有發作或是暴動。其過程到底是怎麼樣,我們在下一篇再來說明,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與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