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日 星期日

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4:8)

提摩太後書四章:6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7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8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保羅這個神的僕人,他的後半生可以說都是為基督而活,不但活得謹慎,也努力尋求神的心意、盡心盡力的將神所交付的工作做好。但是人在世上的壽命總是有限的,沒有人可以永遠不死,就算是耶穌所愛的門徒也是一樣、人總是要死的。
 
在這裡,保羅已經知道他自己的死期將近;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許多有先知恩賜的人確實是對於將要發生的是有提前的預感,而保羅自然是有此恩賜的人,說自己被澆奠也不是隨便說說的,在其它書信當中我們也沒有見過保羅總是這樣到處說。
 
被澆奠指的是被祭祀,這是舊約獻奠酒的禮儀,中國人也有類似撒酒於地紀念逝去的人的禮儀。保羅說自己將要離世時的口吻平靜,沒有害怕的感覺,反而好像是出外長久工作,如今工作既已完成,是時候返回家中的那樣疏了一口氣那般。
 
對於沒有來世指望的人,死亡自然是最大的恐懼、最大的災難。對於基督徒來說,死亡當然還是有痛苦,但是好像是婦人懷了孕要生產,分娩時是要一痛,但是這短暫的痛苦過去後就將這腹中終日背負的重擔和壓力放下,卻可以得著一個新生命。
 
可以預感到自己死亡的保羅也自然會感受到那新生命的喜悅,他說打仗和跑路這兩個例子,身在其中時都是承受著莫大的壓力和痛苦;打仗我是沒有經歷過、馬拉松我倒是跑過許多許多場,那種全身承受巨大壓力而不得解,只盼望跨過終點線的那一剎那、這壓力能解的那一刻來臨。
 
如今終點在望、勝利就在眼前,保羅也已經知道主所交託給他的、他已經守住了。屬靈的爭戰、奔跑那屬天的道路和持守我們所信的道就是三種形容我們基督徒需要盡的本分、需要完成的過程。基督徒得勝的道路不是簡單輕鬆的,而是要持守到底才終要得勝的。
 
是要從此以後,才能是真正的得勝;是要從此以後,才能得著公義的冠冕。這個冠冕就是神給定一個人是受審悅納和滿足的記號。在此之前,我們還只是「算得是」公義的,和暫時是得勝的。直到審判的判決下來,神公義的冠冕賜下來那就是底定了。
 
我們說基督徒是得勝者,是 overcomer,好像是我們不被罪惡的水給淹沒,我們還保持了一顆頭浮在水上那樣;意思是說我們沒有被水給淹死。但是這個得勝只是眼前的暫態,要比那些已經沒頂的人要好些;但是直到渡到彼岸真正上了岸,那時我們的得勝才算是完全,水這才不能再害我們。
 
這公義的冠冕不是僅僅給保羅這樣為主作了許多事的使徒的,這公義的冠冕是要賜給所有那些敬虔度日,愛慕神、等待神再來的所有人的。我們如今還活著的人,你們是羞於見主面還是盼望能見主面呢?現在還有不多的時間主就要來了,願上帝賜福給你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