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6日 星期二

保羅的新生(徒9:15)

使徒行傳九章「15 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 16 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17 亞拿尼亞就去了,進入那家,把手按在掃羅身上,說:「兄弟掃羅,在你來的路上向你顯現的主,就是耶穌,打發我來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滿。」 18 掃羅的眼睛上好像有鱗立刻掉下來,他就能看見。於是起來受了洗, 19 吃過飯就健壯了。」
 
這一段經文是主講他對保羅(或是此處的掃羅)的計劃,是對亞拿尼亞說的。主告訴亞拿尼亞,這個人是他所揀選的器皿;還好亞拿尼亞沒有問主:那我呢?主揀選人有他自己的計劃,自己的旨意,因為要用他的情景場合與對象的關係。
 
我們看看主要用他去面對哪些人呢?主說他要面對外邦人,也要去面對君王們(在原文裡所用的詞是多數、表示不止一個君王),以及以色列的兒女們。主所說的外邦人我們都很清楚就是非猶太人的主意,而以色列的兒女們,我想並非是指在耶路撒冷以及猷大地的以色列人,而是指居住在外地的猷太人的後裔。
 
我們知道保羅(掃羅)是大數人,那是一個外邦的城市,但是保羅的父母都是猶太人,可能是因為經商的需要而必需要住在外邦人的地區;但是他的父母是非常注重猶太文化的保存,所以就讓保羅受受猷太文化的教育,等到他長大還送他回耶路撒冷,在最有名的夫子迦瑪列的門下受教。
 
因此保羅既明暸及熟悉猷太人的語言文化,也深入學習了舊約聖經的教導;此外他對於外邦人的文化,外邦人的語言文字也是有一定的了解與熟悉;這部分的優勢就不是神現在所差使的亞拿尼亞所有的了。我們知道傳福音一定是要和被傳的對象有一定認同,我們要認同他們,他們也要能夠認同我們。
 
我們從上個世代的中國和台灣很常見的外國傳教士,我們就可以看出這種需要。當年的傳教士來台灣(或者中國),許多都還不會中文;於是他們來到台灣就很努力的學中文,甚至是學台語;到了他們開始傳教的時候,中文都已經說的很好了,也知道很多成語典故;甚至我要說他們的台灣話要說的比我這個台灣出生的外省人來的都要好。
 
你要和傳教的對象傳道,你一定要能跟他們做深度的溝通,明白他們的相信以及阻礙,你這樣才能夠進行心靈層面上面的討論。有的時候就算是語言能夠相通,但是我們對於語言細微處的差別不能好好掌握,那就不能將許多精義講解的明白。
 
這些條件保羅都具備了,除此之外保羅還具有一項特質,是很少有人具備的;就是他能夠為信仰熱心、積極、主動的採取行動。我們要記得在本章的一開始,掃羅(也就是保羅)是自己去求見大祭司,去求允許的文書,好讓他可以讓他去逮捕那些信基督的人。
 
這樣的人在當時雖然是反對基督的,但是他一旦回轉過來,回想起他過去的錯,許多他以前所經歷過的事情,例如他曾親眼看見司提反的從容就死,這時候回想起來,就反而驅使他為傳福音更加的努力,即使是要犧牲,要流血,他也都不在乎,只當作是還福音的債。主也的確說了,保羅將會為主名受許多的苦,這是預言,而後也確是如此。
 
亞拿尼亞聽了主的話,就順服的按照主的指示,進到掃羅所住的地方,給他按手禱告,他眼中的鱗片就掉了下來,也就看見了;一個神的僕人就重新誕生了,還是還有更多的試煉要經過呢,我們下面再來討論,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