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8日 星期三

亞波羅來到以弗所(徒18:24)

使徒行傳18章「24 有一個猶太人名叫亞波羅,來到以弗所。他生在亞歷山大,是有學問的,最能講解聖經。 25 這人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訓,心裡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只是他單曉得約翰的洗禮。 26 他在會堂裡放膽講道,百基拉、亞居拉聽見,就接他來,將神的道給他講解更加詳細。 27 他想要往亞該亞去,弟兄們就勉勵他,並寫信請門徒接待他。他到了那裡,多幫助那蒙恩信主的人, 28 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
 
前面我們說到保羅路經以弗所,但是只是稍做停留,可能只是停留了一個安息日,也有進到會堂和猶太人辯論,但是眾人請他多住些日子,他卻不允,只是說「神若許我,我還要回到你們這裡。」便辭別了他們,繼續他到敘利亞的旅程,但是他註定還要回來。
 
這個時候出現一個叫亞波羅的猷太人,這個人和保羅類似,也是在主的道大有熱心,日後也是到處的宣教;這個人有學問、有口才,很能講解聖經(這裡的聖經當然還是指舊約聖經);他也在主耶穌的道上受了教訓,也將耶穌的事情詳細講論教訓給人聽。
 
我們在這裡看到的經文論述恐怕是他的事工的早期,因為這個時候他只是單單曉得施洗約翰的洗禮,還沒有受奉主耶穌的名的洗禮;是百基拉和亞居拉聽見了他的講道,才將神的道給他講解的更加詳細。之後他也像保羅那樣四處宣教,就想往亞該亞去(也就是馬其頓和哥林多一帶地方)
 
這是一個人所看的、自發做事工的典型,所謂的自發的,是指沒有人差派他,而並非是沒有神的感動與差遣;保羅在剛受了啟示的時候,也是自發的願為主作事工,後後來也很難說是教會差遣了他,或者是神在幕後策劃了一切,有教會支持他的事工。
 
我們常說的教會差遣,只不過是事工方式的一種;我們一定要明白,就算是教會的差遣,那也必須是神的策劃才能使事工成功;但是神的策劃有各種各樣,也不乏是傳教的人受感動,再尋求教會的支持;而亞波羅後面的事工,則更像是這種形態。
 
如今有些人因為只見過教會差遣人的事工,就堅持只有教會的差遣才是正統,這是一種故步自封的井蛙看法,在過去以及在如今,世界上都有很多非經由教會支援;例如像是基金會,或是宣教團體(像大家都熟知的讚美之泉,就是獨立的宣教事工。
 
在亞波羅的身上,我們還看到熱心與神的道的斷層。在亞波羅還沒有對神的道完全明瞭時,神就已經讓他對宣教大發熱心了,有火熱在會堂裡放膽講道了。他那個時候講的道會不會完全正確?恐怕不會。但是宣教甚至是傳道者可能本來就不會是百分之百正確,我們只不過是將救恩介紹給你們認識,那救恩就是耶穌基督自己。
 
有許多牧人,已經身為牧師,聽其早期和晚期所講的道也不太一樣;那麼到底是早期所講的道比較真,還是晚期所講的道比較真?這我們也很難判斷,並且更不敢說誰聽了什麼道,那麼到底能否得救呢呢?
 
而且是不是所傳的道正確了,人就一定得救,而且也會有重生的生命,也活出耶穌基督的樣子出來?當然不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猶大聽了耶穌所傳的道,他就不會出賣主了。同樣的道理,若是人聽了的道並非是完全正確的,或是沒有按照正確的方式受洗、那就不能的救嗎?當然也不是。
 
我們的得救與新生命都是在於主、或是說主的靈;十字架上的強盜沒有受過洗,也沒有機會聽什麼好的講道,但是他的靈在主的面前大大的悔改了、也得救了;我們這些聽了較完整神話語的,如果得救的話,那麼和他的救的方式也是一模一樣,願上帝賜福給你們,感謝讚美我們的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