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0日 星期五

推喇奴學堂的辯論(徒19:9)

使徒行傳十九章「8 保羅進會堂放膽講道,一連三個月,辯論神國的事,勸化眾人。 9 後來,有些人心裡剛硬不信,在眾人面前毀謗這道,保羅就離開他們,也叫門徒與他們分離,便在推喇奴的學房天天辯論。 10 這樣有兩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亞細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都聽見主的道。 11 神藉保羅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 12 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惡鬼也出去了。」
 
終於,保羅這次在以弗所作更有意義的長時間停留了,他進入會堂講道,一連三個月在會堂裡和人辯論神國的事;但是辯論這種事是很難產生出好的結果的;剛開始可能是要以道理來辯論的,辯著辯著就加入人的意氣之爭了。
 
在這裡的辯論也是這樣,辯倒後來就有人心裡剛應了;心裡剛硬的人就是不管對方怎麼做,怎麼說都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已經不是理性可以說服了,你們要知道有些人是永遠也不可能說服的。果然這些人就在眾人的面前會毁謗這道理,可能用語也已經不太禮貌、不太理智。
 
於是保羅就離開他們,不再把時間浪費在他們身上,因為已經到了多說無益的地步了;更重要的是,他叫門徒也與那些心裡剛硬的人分離,不讓門徒們受他們的影響。那他們出了會堂還聚會嗎?他們找到了一個叫推喇奴的學坊,開始在那裡舉行教學和辯論。
 
所謂的學房(坊)就是在那個時候的學校,是私人辦立的學校,相當於我們中國人的私塾。很多私塾或是學房都是不供飯的,所以只上半天的學;所以這些基督徒們就把這個地方給分租起來,用來做與他們的聚場所。就是直到如今,還是有很多的教會或是小組是這樣租用學校的。
 
這裡寫到他們在推喇奴學坊天天辯論,這樣做有兩年之久。這裡的辯論當然不是車輪轉,來來回回的講,而是有理有據的辯論;這樣的辯論可以辯兩年,七百多天;許多今時的牧師這一輩子都沒有辦法講出七百篇不同的講道,更不用說是與人辯論的。
 
許多的牧師講道講來講去,就是講耶穌愛你啊,耶穌揹負你的罪債啊,除此之外就是每年復活節和聖誕節的講道,但是去年的和今年的差不多,今年的和明年的也差不會太多。但是保羅和他們在以弗所的門徒們,可能還有對神的道有興趣的人,他們可不這樣的覺得,他們可是熱烈的在推喇奴學房討論神的道。
 
這種熱烈不但是是在他們的圈子中流傳,這裡說「叫一切住在亞細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都聽見主的道。」這告訴我們其實人們對於神的道是很有興趣的;而這種熱烈的討論,或是說辯論,只是更加的吸引人的注意而已。
 
信主的人熱心求知探討,主在這場事工當中也不缺席,這裡說「神藉保羅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這往往就是主用他的手對於作他事工的人給予的幫助,用以標記主給他們的權柄。連保羅的手巾和圍裙(織帳篷用的圍裙)拿來放在病人身上,病也退了,惡鬼也去了。
 
我們如今對主工作熱心的,也不一定就是有一個好的、規整的教會來等著我們來使用、來發揮。在開始的時候,有的時候會有一個低端的開始;但是只要是真心的,為主作工,為主闡明他的真道,主也會出手幫助我們的,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