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徒20:20)

使徒行傳二十章「 20 你們也知道,凡於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裡,我都教導你們。 21 又對猶太人和希臘人證明當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 22 現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不知道在那裡要遇見什麼事。 23 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 24 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
 
保羅在此說,當他在以弗所的時候,對於教會,凡是對弟兄姐妹有益的,不管是在私底下或是在眾人面前,他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這是個很重要的態度,我們是傳道,不是騙人入教。如果我們為了吸引人入教,為了傳道的「業績」,我們只說信教有多麼多麼得好,吸引人來信,還要進我們的教會,那是叫做傳教。
 
我們傳道,乃是要為了對方的好處,真真實實地把神的道傳給對方,那就叫做傳道。主耶穌曾這樣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做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主耶穌知道這些人用盡辦法,也要吸引人進來,而進來後,那些新人將會成爲更為變本加厲的去傳教。
 
這就是我們應當傳道而不是傳教的原因,因為道是永久不變的,而「教」則不是。道只有唯一的真理,但是「教」卻是門門面面,表面上看起來都是信奉主耶穌基督,但是每一個教都會有他們不同的教義,也有宣講不同的重點。
 
中午耶穌傳給我們的道都是美好的嗎?那也不是,主曾經說過,「有錢人進天國比駱駝穿過針的眼還要難」並且還要那個人去賣了所有的去賙濟窮人,還要來跟隨主。但是如今多數的教會因為怕得罪有錢人、讓他們不來教會,都不敢講這些教訓。
 
又有說「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  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 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 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做我的門徒。 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
 
這些話語我們要不要講?講了是不是對聽者有益,不講是不是對那些沒聽到的人有害?我告訴你們,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首先、我不太讚成在對大眾佈道的時候就講這些「太過於刺激」的,因為佈道首先是面對未信的人,講這些就真把他們給嚇跑了。
 
然而我們對人佈道一定要講罪與死,講悔改,講耶穌釘十字架的道理,因為這就是保羅所傳的基督;就如這裡所寫的「又對猶太人和希臘人證明當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這裡的「當信靠我主耶穌」就是宣教了。如果宣教時只講祝福和愛、以及信教所得的一切好處,那所傳的就根本不是基督,而是某種福教了。
 
但是入了教以後,我們應該將主所有的教誨都教傳給信徒,如同保羅在這裡所作的示範的那樣。他是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為什麼保羅要用「避諱不說」這樣的形容呢?就是指他也將那些不好聽的、不容易聽的,也都講給以弗所的會眾聽了。
 
這些難聽難懂的話,是我自己是在讀聖經的時候,自己領悟到其重要性的,這些是關係到人能不能進神的國的道,竟然不是從牧師那裡聽來的,這樣並不是對人有益的。我們作傳道的應該效法保羅,讓我們倚靠著真理,凡於人們有益的,是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