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9日 星期三

保羅受審與對質(徒22:24)

使徒行傳二十二章「17 「後來我回到耶路撒冷,在殿裡禱告的時候魂遊象外, 18 看見主向我說:『你趕緊地離開耶路撒冷,不可遲延。因你為我作的見證,這裡的人必不領受。』 19 我就說:『主啊,他們知道我從前把信你的人收在監裡,又在各會堂裡鞭打他們。 20 並且你的見證人司提反被害流血的時候,我也站在旁邊歡喜,又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裳。』 21 主向我說:『你去吧!我要差你遠遠地往外邦人那裡去。』」
 

22 眾人聽他說到這句話,就高聲說:「這樣的人,從世上除掉他吧!他是不當活著的!」 23 眾人喧嚷,摔掉衣裳,把塵土向空中揚起來。 24 千夫長就吩咐將保羅帶進營樓去,叫人用鞭子拷問他,要知道他們向他這樣喧嚷是為什麼緣故。

25 剛用皮條捆上,保羅對旁邊站著的百夫長說:「人是羅馬人,又沒有定罪,你們就鞭打他,有這個例嗎?」 26 百夫長聽見這話,就去見千夫長,告訴他說:「你要做什麼?這人是羅馬人!」 27 千夫長就來問保羅說:「你告訴我:你是羅馬人嗎?」保羅說:「是。」 28 千夫長說:「我用許多銀子才入了羅馬的民籍。」保羅說:「我生來就是。」 29 於是那些要拷問保羅的人就離開他去了。千夫長既知道他是羅馬人,又因為捆綁了他,也害怕了。」

正如我們在前一天當中所說的,保羅站在憤怒的群眾面前分說他為何要傳講耶穌、也是在為耶穌就是基督作見證;他的見證中是有條有理,敘述分明,還有別的證人;但是我也說了,群眾在群情激動的情況下,根本不會考慮你的見證,更不會去尋訪證人;他們對於這樣難以相信的見證,直接用一個結論就處理掉了,那就是說:「你在說謊!」

其實在保羅自己的見證當中,他就有轉述主對他所說的話「因你為我作的見證,這裡的人必不領受。」是啊,當我們作見證的時候,自以爲講的詳盡,真心真意的講,就以爲對方就會接受;無奈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做錯事的人會找各種各樣的藉口、作各樣的分說,我們長此以往,我們對這些藉口都會有存疑,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就是認爲它們很都是謊話。

保羅當然還想更多的勸薦耶路撒冷的猷太人,但是這時候,猷太人已經不再容保羅再多加分說,原本還安靜下來聽保羅講話的,這個時候就有人起來高聲反駁,並且已然不再用理性來反駁了,就直接、粗暴的喊著說「這樣的人,從世上除掉他吧!他是不當活著的!」

雙方這時候全無交集,群眾只想要除掉保羅,把講話的人除掉,我們以後就聽不到這種話了。就像當初耶穌在耶路撒冷,他要傳真道給他們,並且他也有許多的見證,難道主在耶路撒冷有少醫治人嗎?趕的鬼還少嗎?但是他們最後還是高喊「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

把耳朵捂上,或是乾脆將說話的人除掉;沒有人批評了,那我的生命就是沒有問題了 。很多人在被擠迫的情況下都會選擇這樣作。保羅嘗試和他們溝通,但是他們胸中早就帶著仇恨而來,但是完全不聽他講也好像不對,在聽過他講了神話一般的敘述,夠了,就用憤怒表將他的嘴塞住吧,於是就喧嚷,把塵土揚起來,製造混亂。

那個羅馬千夫長或許聽不懂保羅用希伯來話和他們說些什麼,但是看到此種情況也知道不能再把這個人放在明處,這樣暴亂就不能止息;於是就將保羅帶進營樓,想要先搞清楚這場騷亂的緣由,而他所想到的辦法就是用刑供,就將保羅綁了,準備要鞭打他。

然而保羅自從出生就是羅馬籍的,羅馬的公民有公民權,他們不能未經審判就被定罪,因此千夫長的此等行為也是觸法;於是只能好好的問保羅。如果保羅不是羅馬公民,千夫長能不能夠頂住群眾的壓力,不隨便定罪保羅,就將案子結了,那都是很難說的。

彼拉多在審耶穌的時候就是先將耶穌鞭打了,再屈服於群眾的要求,將我們的主就判了釘了十字架的刑罰。一個人的權利是否真的能被公義的維護?在這個世界上都真是很難說,有的政府會維護,有的政府也就很輕易的給踐踏了;但是羅馬政府是會要維護他們公民的這些權利,然而只限於公民。

但是這件事還沒有這樣的完結,他們還是要解決這件事,要叫保羅與猷太人對質,這個我們明天再說,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