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6日 星期一

保羅繼續宣教的旅程(徒18:18)

使徒行傳十八章「12 到迦流做亞該亞方伯的時候,猶太人同心起來攻擊保羅,拉他到公堂, 13 說:「這個人勸人不按著律法敬拜神。」 14 保羅剛要開口,迦流就對猶太人說:「你們這些猶太人!如果是為冤枉或奸惡的事,我理當耐性聽你們。 15 但所爭論的,若是關乎言語、名目和你們的律法,你們自己去辦吧!這樣的事我不願意審問。」 16 就把他們攆出公堂。 17 眾人便揪住管會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這些事迦流都不管。 18 保羅又住了多日,就辭別了弟兄,坐船往敘利亞去,百基拉、亞居拉和他同去。他因為許過願,就在堅革哩剪了頭髮。 」
 
在這裡的這一段經文可以說是述說了保羅旅行佈道的常見情事;他在哥林多待了一年又六個月,想必在此期間也建立了教會,可能還很興旺;當教會興旺到一個程度,就引起了猶太人的妒忌;這個時候,他們就想要聯手來害他,把他告到官府裡去。
 
他們把他告到亞該亞省的方伯那裡去,當時有一個新的方伯,名叫迦流。從他處理這個訴訟的方式,我們可以看到羅馬政府基本上對於這些宗教糾紛的態度。前面我們看到地方官員可能很容易被猷太人給蠱惑,一聽說保羅傳了有另外一個王就緊張了。
 
但是這個方伯就沒有那麼容易地被人所利用,可能是保羅已經知道該如何對答,也或者是迦流搞清楚了這些基督徒口中的王並不是在這個世界上的王,那麼這些事件就是純粹的宗教鬥爭。結果當猷太人拉著保羅到公堂,第一句話就露餡「這個人勸人不按著律法敬拜神」
 
這個律法和神,不都是猷太人的嗎?你們這些猷太人吧,本身都是外來人種,在我羅馬帝國的領土上,還自己在窩裡鬥;你們自己鬥就算了,還把我這個羅馬的方伯(省長)都給牽扯進來,那你們真是不知所謂,於是就告訴他們「你們自己去辦吧!這樣的事我不願意審問。」
 
這個宣布,就成了反嗜告保羅的那些猷太人的觸機;因為猷太人排斥保羅,但是猷太人本身在羅馬帝國裡又是被排斥的,我們在十八章的一開始還說到,羅馬皇帝下令所有的猷太人離開意大利,可見這種排斥情緒的真實。
 
在哥林多這裡,雖然猷太人是可以居住的,但是一般人民還是不喜歡他們;這時候看見猶太人控訴保羅失敗,眾人便揪住管會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這個管會堂的提尼不是前面所說的管會堂的基利司布,因為他和他全家都信了主,想必這個所提尼便是接替基利司的後任。
 
這個來控訴人的猷太人,還是管會堂的猷太人在公堂前被打,這件事迦流都不管。如果說所提尼控告保羅是宗教糾紛,那眾人在公堂上打人這可是個刑事事件,但是方伯卻都不管,這就是迦流方伯的巧妙利用人心了,叫這些猷太人往後再也不敢為這種事來到公堂了。
 
控告保羅的猷太人被駁回還被眾人打了,那麼以後還有什麼人敢來再控告保羅呢?所以保羅豈不是可以在哥林多高枕無憂了嗎?這也不一定,明面上的路子走不通,官府不可再被利用,那有沒有可能猷太人以後會採取什麼暗中的作法呢?這是很有可能的。
 
因此保羅在這件公堂事件後還是在哥林多教會又住了一段日子,在主在異象中告訴他「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保羅在哥林多的日子總是平安的;當然平安是很好的,但是除了哥林多之外,還有許多許多的地方沒有人將道傳過去。
 
因此保羅還是要啟程,這次他要經由海路,走地中海往回程去,要往以色列的北邊的敘利亞去;並且這一次還有百基拉以及亞居拉與他同行;看起來保羅可以留在哥林多享受建起來的教會,但是對於福音的虧欠感又讓他繼續起行,將福音傳給更多的人,感謝讚美我們的主,願上帝賜福給你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