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7日 星期四

不掐算永生的神的時刻

近日有些教會開始鼓勵會友參選公職,或是鼓勵基督徒往藝術、商界、政治、媒體等界發展;以及期待末世的財富大轉移,將財富轉移到信的人手中;這些說法所根據的就是以彼得魏格納為首的,新使徒教改運動的兩項理論,第一就是基督徒要攻下七個山頭,第二就是他的末世財富大轉移論;
 
這兩個理論的共同點就是沒有聖經教導的依據,或者是抓到一點薄弱的講法然後過度引申;說穿了,這兩種說法講到底就是彼得魏格納他個人的看見,如果說有聖靈的感動也最多就是類似單一見證,有點類似摩門教的約翰史密斯「獨自」領受聖父和聖子的啟示那樣。
 
差別在於約翰史密斯是另立新教,而彼得魏格納自己說他們所帶起來的只是一個教改運動;要人改入新教很難,但是要人接受新運動就比較容易,目前已有多位知名的靈恩派牧師接受這個運動,華人的靈恩派牧師更是不在少數,那我們是怎麼看待這個運動的呢?
 
前面我說這個運動所有的聖經理論薄弱其實還說的太客氣,其實聖經裡是有相反的教訓的;就以基督徒要攻佔七個山頭為例,在約翰福音15:19記載了主所說的話:「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
 
另外約翰一書4章「5 他們是屬世界的,所以論世界的事,世人聽從他們,6 我們是屬神的,認識神的就聽從我們,不屬神的就不聽從我們。從此我們可以認出真理的靈和謬妄的靈來。」光是從這些講述,我們就知道基督徒要攻佔某些山頭是很困難的;
 
以往的兩千年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如果神要用這種方式從撒旦那裡得地為業,那為什麼過去兩千年沒有發生,偏偏要等到現在?同樣的關於財富大轉移,為什麼18世紀、19世紀,20世紀都沒有發生,偏偏要留到21世紀?是因為要到21世紀才進入末世嗎?
 
如果說這種說法有一點實踐的影兒的話,那麼恐怕猶太人才是這種預言的真正對象,過去的數百年來、猶太人正在影響世界的重要領域中執掌重要的角色,並且他們也越來越富有;在此同時,他們也成了人們在暗中妒忌羨慕恨的對象;只是沒有基督徒什麼事。
 
在啟示錄22章中主對老約翰顯現並且說:「是了、我必快來。」結果過了近兩千年、主還是沒有來;如果今天主對人說他必快來,那還是有可能要再等一千年也說不一定!只是這快來要比老約翰所聽到的快來、要近了兩千年而已;這正是神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的道理;
 
彼得說主再來的日子:「10 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 11 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 12 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熔化。 」(彼得後書3章)
 
如果一切有形質的都燒盡了和廢去了、那麼基督徒因為財富轉移而拿到手的財富也沒有什麼用了、不是嗎?如果在末世前基督徒已經佔領了世間的重要山頭,那麼主何以要用這種相當突兀的方式來重返地上呢?這樣不是「壞了信徒為主所成就的大事」了嗎?
 
說到底、人們願意相信此種說法、多少是因為此種說法迎合了人們心底的潛在願望,也迎合了牧者們教會增長的願望;即使是基督徒,心底還是會藏有這種願望是正常的;到底是不是如此、我個人並不持樂觀的看法,並且我十分懷疑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結果的可能性;
 
至於那些受牧者鼓勵、出來競選低階民意代表(如里長)的弟兄姐妹,我只能寄予深深的同情了;可能十個出來競選的、最後會有一個選上的,到時候就被教會拿出來當樣板來宣傳,除此之外又有什麼呢?只得到了一個食之無味的公職,幹了一任之後還要不要繼續選下去?
 
非基督徒選上低階民代(如里長)可能還有些「辦法」讓競選經費來回本,但是一個真正的好基督徒、那些花出去的競選經費是一定回不來了,或者是他們也要學壞嗎?至於那些花了大量財力物力、卻競選失利的弟兄姐妹們,誰又來替他們著想和平反呢?
 
牧人應當要成為好的榜樣來帶領群羊,而不是推他們出去當炮灰,事後又無人聞問;願主憐憫我們,用這樣的經驗買到一個覺醒,認出真理的靈和謬妄的靈的話還不算太壞,永恆的生命要比地上的錢財來的更重要,感謝讚美主,願恩惠平安、從神和我主耶穌基督歸與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